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各种嘲讽
    ,!

    晓丽眼神看似亲热的瞟着朱佩佩,而后话锋一转道:“对了,佩佩和你这个男朋友今天去那里参加宴会都见到了什么人?一定认识了不少的名流吧?”

    “也……也没跟那些人多交谈,我们只是喝了一杯酒水而已。”朱佩佩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在那个晚宴上,她和苏灿确实没有跟那些宴会的嘉宾交谈,之后她就接到了这边的电话,苏灿带着她来到了这里。

    而这个神情落在众人的眼中,却让他们心中‘明了’,朱佩佩和他的那个‘好朋友’恐怕也是削尖了脑袋,去蹭一下光,镀一下金而已,毕竟这样的晚宴,参加了一次,以后都是吹嘘炫耀的资本。

    要真的是晚宴上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晚宴才刚开始,他们一个电话,这两人就来参加一个所谓的老同学的聚会?

    晓丽原先还有一丝丝忌惮的眼神,在她看来,如果这两人真的是晚宴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要应酬那些大人物,一个同学聚会而已,显然没有那些大人物重要。

    此刻,她的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丝高高在上的傲娇:“也是,今晚那里的晚宴,参加的都是一些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是谁都能去套近乎的。”

    “就是,不过能够在晚宴上喝杯酒,那以后也可以吹嘘一段时间啦。”晓丽话语刚落,又一个显得尖酸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响起,却是酒桌上另外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此时一双眼睛看向晓丽的时候,满是讨好谄媚之色:“晓丽,我可是听说了,你舅舅不就是被人邀请着去那里参加那个晚宴嘛,你这今晚上婚礼,作为舅舅的,也该来露露脸的吧?把我们这些老同学也引荐给你舅舅见见呀,我听说你舅舅可是银行的大行长,真正的财神爷呐……”

    这个女子话语刚落,酒桌上除了先前那个胖妞,其他人更都是连连点头,再看向苏灿和朱佩佩的时候,更是眼神多了一丝讥讽之意,好似在看两个跳梁小丑一般,而看向晓丽和任维的时候,却是满脸热切,好似恨不得立马去抱人家的大腿。

    晓丽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一脸为难的道:“我舅舅恐怕还要等一下才能来我的婚宴上喝一杯,你也知道,我舅舅可是市里亲自邀请的宾客,他们那些头头脑脑聚一聚,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有很多朋友要应酬的嘛,不像那些蹭光的可有可无的人,随便喝杯酒就可以离开了!”

    晓丽说完的时候,还不忘眼神得意的瞟一眼朱佩佩和那个帅气的过分的男人,眼角却是一挑,一脸毫不掩饰的不屑,男人长的好看又有什么用,她先前在电梯口可是听到这个家伙的自我介绍了,不就是一个小保安而已,先前还有些忌惮这家伙扮猪吃老虎,现在却放下这个担心了……

    “就是,要我打肿脸去充胖子,我可是做不到的,虚荣就像是泡沫,这东西一戳就破,以后只会更加丢脸。”

    “哎哟,佩佩,你这衣服看着挺眼熟的丫,是在某宝买的吧,我看到同款才三百来块……这样的衣服怎么能参加那种高档的宴会呢,不是老同学说你,像我参加公司的年会,穿的晚礼服都好几千呢。”

    “你们知道什么呀,人家朱佩佩也不容易,咱们老同学,谁不知道她家里有个极品的哥哥呀,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就常被她那个哥哥抢走生活费……对了,佩佩,你哥哥结婚了没有?”

    “说起佩佩的哥哥,那日我在云水人家的赌场还见到他,输的那叫个惨哦……”

    “好啦好啦,你们这些人哪,别老抓人家的短,佩佩,恩……还有这位佩佩的同学,来来来,咱们大家一起来喝酒,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酒,也就晓丽这样气派的婚宴上才有,一瓶可是要好几千大洋呐,佩佩现在大学刚毕业,一个月的薪水,估计也就只能买这一瓶酒,今晚可要多喝一点儿……”

    “……”

    面对各种挖苦,还有那些朱佩佩‘老同学’的势力眼,苏灿只是无所谓的一笑,这个社会很现实,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这一切都是很正常。

    如果能够讨好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朋友,那些无用的朋友,能踩一脚怎么能放过呢。

    朱佩佩注意到苏灿投来的眼神,心中唯有苦笑,忽然觉得自己者做人还真是失败,男朋友劈腿了,家人又那么一副德行,让她伤透了心,现在连老同学都是这么一副势力的嘴脸。

    这些嘲讽她的人中,甚至还有几个是当初同学时期的‘闺蜜’,此刻为了抱那个晓丽的大腿,都恨不得踩她两下,那种尖酸刻薄的嘴脸,让她心中一阵发寒。

    回顾自己过去的读书生涯,朱佩佩忽然发现自己工作之后的朋友,似乎比这些人更加的真实,比如身边的苏灿,可以毫不犹豫的借十多万给自己,比如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木槿总裁,将自己一个小小的前台接待,提到了身边做一个贴身的秘书,又比如保安部的那三个油滑却坦荡的家伙,虽然每次都爱占自己各种口头便宜,却对自己这个刚大学毕业的新人照顾有佳。

    朱佩佩忽然有种迫切回公司的冲动,何必在这里被人鄙视?在明珠,自己虽然只是木总的一个小秘书,但是月收入轻轻松松好几万,还不算年终奖的,完全可以迈入金领级别。

    自己要是说出来,恐怕能镇住这酒桌上一大片的‘老同学’吧?可是她不屑于这么做,那样岂不显得她跟他们一群人一般的庸俗?

    而就在这时,身前各种得意嘴脸的晓丽眼睛却是一亮,终于没有再注意朱佩佩了,接着一张脸上就绽放开如花一般的笑容:“舅舅,你怎么这么早就下来了,都应酬完了?”

    晓丽也来不及挖苦朱佩佩了,忙不迭的向着朱佩佩身后的方向迎去,朱佩佩身后的任维脸上也是带上了讨好的神情,而原先还各种冷嘲热讽的一干‘老同学’,此刻早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紧随在晓丽和任维两人之后,甚至将原先被他们各种‘讨伐’的朱佩佩挤向了一边……

    晓丽的那个舅舅,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面对晓丽和任维毕恭毕敬的迎接,还有晓丽的那群巴结的‘老同学’,挺着一个啤酒肚,一步一摇晃,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威仪和傲然。

    这个人苏灿并不认得,不过也是,他只是在那个晚宴走了个过场而已,要是认得才有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