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为何前倨后恭?
    ,!

    范猛看着自己的外甥女,还有那一帮子的同学围拢过来,享受着那些人恭维的同时,脸上带上了十足的官家派头,而后才满脸威严的对着外甥女道:“宴会上的应酬简直让人烦不胜烦,那些家伙简直跟苍蝇似的围着打转,所以就先溜出来了,今天是晓丽的婚宴嘛,我这个当舅舅的怎么能缺席?”

    “谢谢舅舅。”晓丽大感自己面上有光,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的浓郁了,“那是舅舅面子大,这城里的商人谁敢不给舅舅面子?”

    晓丽的恭维让范猛脸上也是多了一丝傲然,瞟一眼晓丽身后的任维,脸上也是多了一丝严肃:“恩,你们两个的婚宴也赶紧拾掇拾掇,等一下我带你们上去,也让你们见见世面,顺便引荐几个人给你们认识!”

    范猛的话,让晓丽和任维狂喜,而身边原本满脸热切的一干老同学都是各种羡慕……

    “老……老舅,这……上面都是市里的领导,我们上去,会不会不太好?”任维心中也是无比的热切,他感觉一条黄金大道就在自己的眼前,只要自己踩上去,以后就要飞黄腾达了。

    “有什么不太好的?你呀,就是眼光太窄,这种宴会,人家削尖了脑袋都往里挤,哪里瞻前顾后的?”范猛不满的瞪一眼任维道。

    “就是,而且是老舅带咱们上去,谁敢说三道四?”晓丽不着痕迹的拍自己老舅一个马屁,一双眼睛却是不忘得意的瞟一眼被挤在人群之外的那个朱佩佩和她的男伴。

    眼珠子却是一转,阴阳怪气的道:“老舅,我这边可是有个老同学,也是从十八楼下来的呢,听说还在里面喝了酒水!”

    “是吗?”范猛眼睛在身前这些年轻人脸上一扫,似乎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嘴角一勾,“你们这些年轻人呐,也不是我说你,为了一点儿面子,都敢混到那样等级的晚宴里去,一杯酒水值多少钱?要是被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拎住了,以后还想不想在市里混了?”

    “就是,有些人为了出名,什么事儿都敢豁出去,就像前几天,某个网红,为了出名,直接直播造人,啧啧……现在的人呐,真的看不透。”晓丽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道,一双眼睛看着角落的朱佩佩,见对方似乎准备走,不由更来劲了,“你说是吧,朱佩佩?”

    “哎哟,佩佩这是要准备走吗?我老舅也是从十八楼的宴会上下来的,你们两个不好好聊聊?”

    朱佩佩和苏灿的动作都是一顿,而原先恭维的一干‘老同学’,此刻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原本被无视的朱佩佩和苏灿,一个个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范猛也是倨傲的扬起了头,在这些小年轻面前,自己绝对已经属于高高在上,可以挥斥方遒的存在了。

    一双眼睛此刻也是顺着一群人看去的方向瞟去,只是紧接着脸上的倨傲却是一僵,接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

    而这一幕,身边的晓丽并没有看到,一张浓妆的脸上依旧带着满脸的挖苦之色:“说不定我舅舅心情一好,你们还能成为朋友呢……我舅舅可是有的是钱……”

    晓丽得意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身边从始至终都当然倨傲的老舅,此刻居然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向了朱佩佩和她的那个男伴。

    晓丽眼珠子一转,难道老舅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揭穿那对男女的真面目了?

    只是,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得意,却见自己的老舅还没有走到对方的身前,那一双从来到婚礼现场就插在兜里的双手,居然满是恭敬的伸了出去,而那热情无比的笑声已经响起:“苏先生,好巧,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见到苏先生,真的是缘分呐。”

    原本看好戏的一干人,见到这范行长几乎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态度,一个个惊讶的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而原先各种尖酸挖苦的晓丽,那满脸的表情也僵硬在了脸上,神情无比的丰富精彩。

    苏灿淡然的看着眼前这个迎过来的胖子,他没有见过这个家伙,加上先前他和朱佩佩在这‘同学聚会上’的各种嘲讽,就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性,哪里会给对方好脸,一双眼睛好似没有注意到对方伸出来的一对胖手:“阁下是?”

    范猛丝毫没有因为无比的愤怒,反而满脸堆笑:“看我这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范猛,是杨州工行的行长,先前苏先生离开,范某还很是遗憾,没想到您居然在我外甥女的婚宴现场,你说这算不算缘分?”

    苏灿看着对方那热切和趁机的套近乎,心中就想笑,如果他知道他那个外甥女先前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此刻就不会这么借他外甥女来套近乎了。

    而此时的晓丽一干人,早已经面红耳赤,一个个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神色淡然的站在苏灿身边的朱佩佩,还有热情无比的那个范猛了,这在他们眼中绝对算得上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为何却前倨后恭?

    “苏……苏先生,跟我们家的晓丽是同学?”范增满脸期待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可是亲眼见那个被市委书记和市长亲自作陪的明珠大豪商对这位毕恭毕敬,极尽讨好,他也见到了那个大豪商因为崔家女婿是眼前这位的兄弟,而对崔家另眼相看,他更听到那个崔家女婿介绍的眼前这位男子的身份,钱氏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钱氏集团,在之前听说过有内部动荡,动荡之前,他们的市值就高达三千多万,而动荡之后,居然不降反正,前几天在a股早已跨越万亿大关,堪称a股这几年低迷期以来的一个奇迹。

    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够执掌这么大一个企业,这得多少钱呐?

    他自己虽然被人成为财神爷,但是他明白,自己之所以被人如此称呼,只是因为自己掌控着银行而已,银行钱再多,多白了也不是自己的钱。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同了,这才是真正的财神爷,那钱氏集团赚的钱可是大部分都进了他的口袋。

    苏灿看着对方热切的眼神,只是摇摇头:“我不是,她是。”

    范猛表情一愣,不过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热情:“一样一样,这位女士跟苏先生简直是一对璧人。”

    明知道是对方的恭维,朱佩佩脸上还是微微泛起一抹粉红,而这一幕落在范猛的眼底,心中更是一喜:“这位跟我们家晓丽能成为朋友,真的是晓丽的福分,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

    晓丽也从先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舅舅连连对自己使的眼色,她脸色僵硬,最后还是强制的咧开一个笑容:“是啊,佩佩,咱们……咱们都是朋友,是……是吧……我舅舅是工行行长,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

    她此刻真的后悔了,虽然不明白眼前这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自己的舅舅如此的热枕,但是如果早知如此,她先前也不会各种挖苦了。

    朱佩佩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人的热情,而此时的苏灿却是咧嘴微微一笑,瞟一眼脸色难看的晓丽和任维,嘴角却是微微的勾起:“我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的身份,因为谁都没有我有身份,也不看钱,因为……谁都没有我有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