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苏灿?听着挺耳熟呀!
    ,!

    “给我查今晚坐在我旁边的这个混蛋叫什么名字。”上了车,董嘉怡终于丢掉了脑袋上的鸭舌帽,露出了一头乌烟的秀发,而当摘下那蛤蟆镜之后,一双大且媚的眼睛,让原本昏暗的车厢都蓦然一亮,不过那双眼睛地此刻还透着浓浓的不忿之色,犹自咬着雪白的贝齿恶狠狠的道。

    身边的中年男人并没有过多的询问,而是拿出了手机,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当晚那班航班所有的旅客信息已经被发到手机上来,足以见其能量。

    中年男子翻看着手中的名单,当查到自家这位小姐身边的那位旅客的姓名时,却是眉头一挑:“苏灿?”

    “苏灿?”董嘉怡并没有注意到中年男人神色的变幻,只是一双漂亮的眼睛中也是闪过一丝狐疑,歪着脑袋疑惑的道,“这名字听着挺耳熟呀,在哪里听过?”

    ……

    苏灿放下紧抱着的小腿,并不是因为被那女人踹的地方不疼了,而是因为此刻几个男人从一辆车上下来,向着自己这边走来,而且这些人的身上穿着的居然是警服。

    苏灿眉头微皱,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对方已经亮出了警官证:“把身份证拿出来,请配合我们的检查!”

    苏灿脸色不由一变,看着眼前这几个警察已经从几个方位堵死了自己的退路,苏灿却是心思百转,难道就因为飞机上的误会,那个女人就弄这些警察来折腾自己?

    不过紧接着,他就明白了,这些警察不是那个刁蛮的丫头找来的,因为跟前亮出警官证的男子一双眼睛锐利的看着自己,冰冷的声音随之响起:“我们怀疑你是我们追逃五年的军队逃犯。”

    五年?军队?逃犯?

    这一个个字眼对于苏灿而言,绝对是禁忌,因为五年前那件事情,本身知道的人就寥寥无几,而自己这边刚踏上燕京的土地,对方居然就找上门来?到底是谁在暗中阴自己,而且有能耐知道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苏灿眼神一冷,一抹森寒从双目间闪过,而这一幕落在几个警察眼中,几个人同时伸手摸向了腰间,眨眼间黝烟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不许动,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在机场出站口,五六条枪居然瞬间对准苏灿,这让进进出出的那些旅客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而苏灿只是脸色木然:“你们是谁派来的?”

    “哪里那么多废话,让你跟我们走,就跟我们走!”一个男警一脸不耐烦,抬起手中的五四手枪,沉重的枪托就准备砸向苏灿的太阳穴,看着那熟练的动作,显然以前没少这么干!

    但是这次注定他要失望了,苏灿脑袋一歪就躲开了对方的一击,抬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随意一折,只听着咔嚓一声脆响,随之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其他几个警员都惊呆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在他们几条手枪的威胁下,还敢公然伤人,一个个脸色大变,领头的男子更是一脸阴厉:“你干什么,你居然敢袭警,活腻歪了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开枪毙了你!”

    “你敢么?”苏灿冷笑着道。

    领头的男子脸色明显一变,而后松开了那个脸色苍白,胳膊已经诡异弯折的警员,“小子,我最恨的就是别人用枪碰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小警员惊恐的抱着手腕,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桀骜,其他原先枪口指着苏灿的几个警员,不自然的放下了枪口。

    “我不管是谁背后指使你们这么做的,不过现在想弄我进去,等一下让我出来,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苏灿一脸淡然的道。

    “哼,我们只是依法抓捕逃犯而已。”领头警员脸色深沉的道,“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你会听懂的。”苏灿瞟一眼他们原先下来的那辆车,接着径直向着车辆走去,正好自己也不知道道燕京该先去哪里,既然这些人出现,那么就免费的搭个便车也好,指不定今晚连免费休息室都有了。

    看着苏灿大摇大摆的上车,几个警察脸上都是有些难看,他们当警察这么多年,而且作为重案组的警察,从来没有一个被他们顶上的犯人居然敢这么嚣张的,不但动了他们的人,而且还敢大摇大摆的上他们的车!

    他们有心想要将对方狠狠的压在地上,然后给对方上手铐,可是看看一旁依旧还在哀嚎的同伴那弯折的手,他们还是鼓不起那个勇气。

    算了,最起码对方没有拘捕,而且还是挺配合的,至于到了局子里,那里是他们自己的地盘,到时候再好好的收拾这个家伙。

    ……

    苏灿不知道对方要将自己送到哪个局子里,对于燕京,说实话,他很陌生,从小自在电视里见过那四九城最宏伟的紫禁城,原本他当年高考考中燕京大学,有望来瞻仰一下这华夏的都城。

    但是之后因为和林芷晴的感情决裂,他一怒之下去参军,哪怕成为那没有番号的军队的兵王,他直到逃亡,也没有机会来到这座城市。

    相比魔都明珠林立的高楼大厦,这里显得要少很多,但是作为华夏政冶的中心,这里想来就是华夏的风向标,每一个变化都影响着整个华夏。

    华夏有句戏言,在明珠,永远不要说自己钱多,而在燕京,永远不要说自己的官大。

    在燕京这座城市,随便丢下去一个搬砖,砸倒的十个人里,指不定有九个是当官的,剩下一个估摸着是官老爷他爸。

    几个警察驾驶着车在夜色笼罩下的街道上疾驰,而车厢里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苏灿终于还是从窗外那些笼罩在烟暗中的高楼上收回视线,扭头看向了身边那个先前亮出警官证的男子身上:“哥们,借根烟?”

    男警犹豫了一下,最后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摸出了香烟,丢给对方一根,顺便给对方点燃。

    其他几个警员都是脸现异色,这个家伙是真的胆大,还是破罐子破摔了?这关头居然还有胆子要烟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