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龙隐总部
    ,!

    “老薛,你跟我说,我还能相信你们吗?”苏灿扭头,郑重的看着身边的中年男子,当初他组建那个没有番号的部队,虽然说是那个老头直接管理,但是很多传达的讯息都是通过眼前这位,所以当初两人的关系也很熟络,当年发生那件事的时候,这家伙为了护着他们几个狼狈逃回来的家伙,甚至被军部来的人直接野蛮的捆在了操场上。

    可是时间总会改变一个人,五年的逃亡,让他真的很难再相信别人了,哪怕这个人是那个老头的秘书,哪怕这个人是当初他们那群毛头小子口中的薛哥!

    “我以我的生命和军人的荣耀起誓,我绝对不会出卖老首长。”薛绍一脸严肃的发誓道。

    苏灿没有回话,只是随手熄灭了手中的香烟,一双眼睛漠然的看着窗外……

    东风猛士已经离开了繁华的城市主干道,出了五环之后,即便是身为华夏的首都,高架桥的四周景色也变的清冷了不少,没有了林立的高楼,也没有城市繁华的灯火,四周都陷入了烟暗之中,只有路边昏黄的路灯一直向着看不到头的远处延伸……

    直到最后,越野车进入了一片林区,通过一道道的关卡之后,才进入到了一个掩藏在山林之间的军营。

    苏灿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会有一个掩藏山林间的军营,不过夜色下,整个军营如同一头蛰伏的山洪猛兽,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苏灿在中年军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迷彩色的二层小楼,打开了一个钢铁闸门,钢铁闸门之后居然是一个需要指纹输入的密码门,苏灿看着中年军官输入指纹之后,两扇紧闭的金属门向着两边打开,才发现这是一个直通向下的电梯。

    苏灿不知道这个藏在军营中的电梯通往哪里,不由狐疑的看向身边的薛绍。

    似明白苏灿心中的疑惑,薛绍微微一笑:“这是龙隐的总部!”

    苏灿讶然,没有想到龙隐居然掩藏在这个山林的军营之中。

    “其实你有龙隐的令牌,是龙刺的大队长,内里植入了相应权限的芯片,甚至权限比我要大很多,你拿出那块令牌,在这里可以畅通无阻。”

    苏灿讶然,他只知道自己手中的龙隐令牌代表着龙隐的身份,没有想到这令牌居然还是高科技,他取出了那块被自己用来装x的紫金龙令牌,靠在感应区,果然,甚至不需要指纹,电梯门就轻松的关闭打开。

    苏灿和薛绍进入了电梯,才发现电梯里居然没有按钮,薛绍抬头看向了电梯一角的监控器,并没有说话,电梯却已经启动。

    “为了防止意外入侵,这里的电梯,即便是拥有令牌,也需要经过龙隐内部操控电梯,进入地下区域。

    苏灿点点头,他能够感觉得到电梯在平稳快速的下降,虽然他不知道下降了多少米,但是心中默默数了十五个数字,电梯才停稳。

    也就是说电梯下降了将近十五秒的时间,按照一秒钟下降一层楼三米的速度来计算,也就是说这十五秒的时间里一共下降了十五层,将近四五十米。

    电梯停稳之后,并不是直接打开电梯门,而是如同先前一般,薛绍输入指纹后,电脑再次确认对方身份,电梯门才打开。

    苏灿看着电梯外的景象,这居然是一个狭长的走廊,而且让苏灿惊讶的是,在这里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压抑,流通的空气,明亮的走廊,让人丝毫无法相信,这里居然已经是地下将近五十米的空间。

    在走廊的两侧是一扇扇禁闭的房门,通过房门上的门牌,可以看出房间主人的各种职权。

    最后,苏灿在薛绍的带领下,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在那里,他见到了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老男人。

    相比电视上的谨慎抖擞,一身便装的老人显得多了一丝老态,此时一双眼睛正直直的盯着走进门来的苏灿,如果有人看到这个老人,一定会震惊,因为这位是军部鹰派的代表,经常出现在华夏各类新闻中的聂公民。

    薛绍并没有跟着进来,看着苏灿进入房间之后,就毕恭毕敬的轻轻带上了房门。

    聂公民注意到苏灿一身褴褛,浑身是血的凄惨模样,脸色也是一变,接着怒不可及:“简直无法无天,那两个小子居然敢如此放肆!”

    “那两个小子?”苏灿大咧咧的在房间里的一个沙发上坐落,瞟一眼眼前这个老头,眼皮一挑道,“看样子你知道是谁跟我玩阴的了?”

    “这次把你引到这里的,正是董家的那个二少,还有……苏家的一个小纨绔。”聂公民冷声的道,“本来以为他们只是玩玩小手段,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如此无法无天!”

    “哼,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亲自登门去讨个说法,即便是董家和苏家,也不能如此动我的人!”

    “行了行了,聂老头,我是我自己的人,不是你的人,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现在跟你们没关系。”苏灿冷笑着撇清两人之间的关系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没大没小。”已经两鬓斑白的聂公民冷着一张脸道。

    “哟,难道还想让我叫你一声首长?”苏灿歪着脑袋道,

    “好伐!首长!老首长好,小的这厢给你敬礼了。”苏灿拍拍身上的乞丐装,站起身来,双腿并拢,一脸严肃的一个敬礼,接着眯着眼睛道,“我的那些战友这几年可都惦记着首长您老人家呐,说回头你下去了,跟他们一起喝酒,好好跟你谈谈人生。”

    “……”

    “哎哟,忘了,你现在不就已经钻到地底下了嘛。”苏灿冷笑着道,“人做亏心事了,还没死就先钻地底下了?”

    原本寒着一张脸的老人终于还是挂不住了,无奈的叹一口气:“我知道,你们都还在怨我,怨我当年没有站出来,可是你们知道吗……即便是我站出来,当年的结果也无法改变,而我不站出来,你们才有可能活下来!”

    “好了,聂老头,我不想听你解释!”苏灿一脸烦躁的打断对方的对话道,“我来见你,只是想要告诉你,我成这德行,可不是那两个废物造成的,你也太高估对方了!”

    “知道吗,半路上居然有人给我来了一发火箭弹,那两个小子找来的警察,全部over了,这才是真正的无法无天……”

    “你说什么?”聂公民的脸,第一次化作了震惊,接着一点点的阴沉了下来,那双原本平和的眼睛也是闪过一丝与年纪不相符的凶厉……

    看書网本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