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生长液……
    ,!

    看着苏灿离开的背影,原本还一脸义正言辞的王那眼睛却化作一丝于年纪不符的狡诈。

    这一幕可是落入一旁薛绍的眼底,脸上不免带上了一丝担心:“王老,您不会真的把这位当小白鼠了吧?这位要是等一下闹起来,我可拦不住。”

    “哪里的话,我会那么轻率吗。”王清清嗓子,一脸严肃的道,接着不耐烦的挥挥手,“好了好了,你赶紧走走走,我很忙,没时间陪你,嗯,回头让聂老头给我带武夷山大红袍,这是他欠我的。”

    薛绍一脸苦笑,这就下逐客令了?不过看着王已经转身离开,而且看着对方离开的脚步,居然有种迫不及待的味道,薛绍还真担心这个疯老头乱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的跟了上去……

    苏灿跟着那个叫婉卿的女人身后,来到了一个相对独力的空间。

    相比外边的喧嚣,这里显得要安静不少,而且房间里那些配置,即便是外行人,都能够看得出比先前那个实验室更加的高级。

    “苏先生,请!”婉卿站在房间中央一个怪异的仪器旁,对着苏灿瓮声瓮气的道。

    苏灿看着这些东西,那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看着什么都好奇,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苏灿也没有多想,就踏上了这个台子,正好奇的打量着中间挂满各种花花绿绿的管子的柱子,却见房间里的几个白大褂已经围了上来,一个个忙碌的操作着那些管子,不是黏在自己心口上,就是贴在自己的身体四处,或是夹着自己的指头,只是眨眼间,自己的身体上就挂满了花花绿绿的线路。

    苏灿脸色不由有些紧张:“你们这是干什么。”

    不就是一点儿烧伤,还有那么一些玻璃割破的伤口吗,随便涂点儿碘酒,以自己的那种恐怖的恢复力,恐怕明天早上就恢复的一点儿伤都找不到了,至于这样大动干戈么。

    搞的现在苏灿感觉自己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真想直接跑路……

    “这是生长液治疗的前期准备工作,苏先生不会这么没有胆量吧?”

    激将,这是最没水平额激将,不过想小爷我刀上火海都去过,害怕这么些管子?

    原本准备伸手拽那些线路的苏灿倒是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一脸傲然的瞟一眼不远处的那个婉卿,正想要说几句场面话,却见这女人随手拿起一个潜水咬嘴呼吸器和半面罩糊了上来。

    他正不明白怎么回事,就看着女人退了一步,对着不远处一个站在高大仪器之后的白大褂点点头。

    他不知道那个白大褂按下了哪个按钮,他只看到自己身边一米见圆的地方,升起了一个足有两公分厚的弧形玻璃柱,眨眼间就将自己封闭在了狭小的玻璃柱之中。

    这让苏灿神色一慌,他真怕这群疯子真的会把自己当小白鼠,给切片研究了,刚才那从台子下升起的玻璃,足有两公分厚,以自己的能力,短时间内恐怕也轰不碎,而且等自己轰碎,恐怕也窒息而亡了。

    就在苏灿心中发慌的时候,那个叫婉卿的女人闷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先生,治疗将要在一分钟后开始,请苏先生调解自己的心率,苏先生现在的心率有些过快了。”

    尼玛,不声不响的将老子关在了这个玻璃柱里,老子没有被吓出心脏病来,都算是老子强大了,心率过快算个屁。

    苏灿没有理会那个女人,因为接下来,房间里几个白大褂的声音,都一点儿不漏的通过玻璃柱内的扬声器传入自己的耳中……

    “心率恢复正常值……”

    “心肺功能正常……”

    “氧气阀开启……”

    “一号生长液准备完毕……”

    “生长液准备注入……”

    “一号阀门开启……”

    “二号阀门开启……”

    “三号……”

    苏灿鼓大了眼睛,听着那一声声的汇报声在耳边响起,这严肃的范儿,怎么感觉就跟火箭发射似的。

    不过苏灿还没有来得及吐槽一下,他就看着自己脚跟前,几个孔洞内,居然涌出了一股股幽绿而诡异的液体……

    苏灿傻眼了,妈蛋,这是想要淹死自己哇!

    苏灿本能不安的妞动着身子,想要躲开那些液体,不过液体涌出的速度很快,只是眨眼之间就没过了脚腕。

    苏灿想哭,他不过就是受了点儿皮肉伤而已,用点儿碘酒图图,要是能撒点儿云南白药,都算是奢侈了,结果稀里糊涂的被人弄到了玻璃罐里,还被贯入了这种不知道什么玩样儿的绿色液体……

    苏灿赶紧咬紧了此刻正在涌动氧气的咬嘴,这可是自己最后的生命保障了。

    平静下心神,苏灿细细的打量着那些粘稠的好似汤汁似的幽绿色液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古怪的……

    苏灿的动作一窒,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那没过脚腕的幽绿液体,居然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清凉气息,好似顺着脚背的每一个毛孔涌入身体之中……

    那丝丝缕缕的气息涌入身体之中后,就如同百川归海一般,聚拢在一起,虽然微弱的几乎可以无视,但是却不可否认那种气息的存在,正沿着身体的经脉开始缓慢的游动。

    苏灿难以置信,这就是生长液?

    不过这种气息对苏灿而言,简直太熟悉了,这不正是翡翠中那种气息吗?

    不对……这种气息显然要比那种玉石中的气息更加的驳杂,其中似乎还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

    “心率跟踪正常……”

    “肾上腺检测正常……”

    “心肺功能正常……”

    “……”

    听着身边工作人员略带紧张的汇报,婉卿缩在白大褂中的手却是紧张的握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玻璃罐里的那个男人,眼底难掩一丝紧张:“打开五号阀门!”

    原本忙碌着汇报数据的一干人动作都是一顿,其中控制按钮的一个白大褂脸上也是多了一丝犹豫:“组长,这五号阀门……”

    “打开。”说话的不是婉卿,而是急匆匆而来的王,紧随王之后的薛绍注意到玻璃罐里面的苏灿时,却是脸色大变,再没有先前的随意,一把拦住王:“王老,你这是做什么!苏灿他不过就是皮肉伤!”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怎么就知道他只是有皮肉伤?”王眼皮子一吊道,不过脸上却透着一种紧张和期待。

    “王老,这不是你的试验品,他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否者,你当不起这个责,我现在要求你们,立刻马上停止这个什么生长液!”薛绍现在真的后悔把苏灿带到这里来了,虽然他也不明白这些疯子研究的瓶瓶罐罐是什么玩样儿,但是看着这玻璃罐里,苏灿身上插着的线路,还有那个玻璃罐,还有那些绿油油的玩样儿,一看就不像是正常的玩样儿。

    “还愣着干什么,开启五号阀门。”王不理会薛绍,白一眼还在犹豫的白大褂道。

    薛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看着对方按下那个按钮,原先已经没过苏灿胸口的油绿色液体上涌的速度愈发的快了,而且诡异的是这种幽绿色得液体,居然化作了浓郁如深海般的湛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