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第四幅
    ,!

    痛!

    浑身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痛的苏灿面目扭曲,嘴角溢血……

    身体中那一股股乱流被苏灿意念收敛,按照洛书中那一幅幅脉络图,有意识的在身体经络中流走,可是即便如此,那气息中夹带着的毁灭力量依旧在不断的撕裂着那经脉通道,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生生从你身上撕下血肉一般,痛的撕心裂肺,而让他怪异的是,气息中生的力量又在不断的修补撕裂的创伤。

    周而复始,经脉不断被撕裂和修补中往复循环,好似没有尽头一般,那种如同千刀万剐一般的痛苦让苏灿近乎崩溃,可是那股归而唯一的气流,依旧一次一次,好似永远不会停歇一般的在经脉中按照洛书经络图一般的流转。

    终于,不知道流转了多久,苏灿甚至在那种撕裂和修补中对痛觉开始麻木的时候,突兀的,脑海深处好似一个开关阀门被打开一般,诡异的出现了一股吸力。

    麻木中的苏灿正不明所以,那股好似已经被掌控的气息,就如同山洪暴发一般,狂暴的涌向自己的脑域深处,这让苏灿脸色大变。

    在脑域深处,九幅繁复奥妙的图纹,如同亘古存在一般,那种诡异的吸力居然来自于第四幅图,而在这股狂暴的气息冲来的一瞬间,苏灿的意念分明‘看’到了前三幅开启的图纹光芒大涨,好似要穿透脑袋而出……

    苏灿不知道自己的脑袋会不会像如来佛祖一般,后面冒光圈,但是他看到那三幅图纹飞速旋转的同时,蛰伏的第四幅图在这一刻一颤……

    仅仅是一颤,但是苏灿意念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如同宇宙中的烟洞一般,贪婪无度的涌向那股在脑域中横冲直撞的气流。

    那股让他吃尽了苦头的力量,居然在这个吞噬之下,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可是还不够!

    那种吞噬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而且更加强烈,苏灿身体本能的渴望依旧在掠夺者那种依旧丝丝缕缕涌入身体中的气息,可是那种从身体外涌入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再无一丝!

    那种恐怖的吞噬,转而对准苏灿那蛰伏在身体中的内息,这让苏灿也是急了,这可是他的命跟子,但是他没法阻止,第四幅图就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甚至好似要把自己整个人都给吞噬了一般。

    同原先感觉自己身体如同气球一般的肿胀不同,此刻在这股吞噬之力贪婪无度之下,自己的身子都有种‘干瘪’了的错觉。

    ……

    与此同时,营养舱外,所有人都难掩震惊的看着营养罐,那湛蓝的液体在淡化……

    而工作人员的声音之中难掩激动的不断响起:

    “生长液药剂浓度仅剩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十四,并且浓度在每分钟百分之一的速度下降……”

    “二级生长液浓度仅剩百分之零点一……”

    “好,好!”王难掩激动,成功了,他没有想到居然成功了,他不知道在刚才紧要的关头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刻,一起的过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结果!

    “王老,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灿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薛绍从营养罐那边收回视线来,他不明白,那浓稠的湛蓝色液体,怎么就变成了透明如水一般?

    看着房间里那些人激动兴奋的样子,似乎不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可是……那营养舱内此刻盘坐的苏灿,却没有醒来的势头,而且那眉头紧皱,脸上居然是一脸机渴的表情。

    那种感觉……就像是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一般。

    王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眼中却是神采闪动,接着扭头看向一旁操作台上的工作人员道:“打开六号阀门!”

    六号阀门开启,依旧是湛蓝的液体从营养罐底部飞快的涌出,不过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因为那些湛蓝的液体没有向先前那般吞没整个营养舱,而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向苏灿的身体。

    那盘坐在中间的苏灿的身体在这一刻就如同是磁铁一般,吸附着那些涌来的蓝色液体,而后更是夸张的直接被他‘吸’进了身体之中……

    即便是王,这一刻也是错愕的张大了嘴巴,对方居然直接吸收了二号生长液中的能量物质!

    王接着咬咬牙道:“注入三号生长液!”

    “老师,三号生长液的研究还不成熟,而且……”一旁的婉卿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难道一号和二号就算是研究成熟了?”王开口道,如果生长液已经研究成功,他还有必要找来这么一个强悍的‘试验体’吗!

    说不好听一点儿,哪怕是最温和的一号幽绿色生长液也不过是失败品而已,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在王的吩咐下,三号生长液注入,不过相比前两种生长液,这种三号,却呈现如同血一般的眼色。

    而这种液体注入之后,不像先前那种蓝色,直接被苏灿的身体吞噬那么夸张,而是如同先前蓝色液体初注入营养舱一般,整个玻璃罐都呈现出一股触目惊心的血红……

    薛绍焦急的在实验室内转动,他感觉事情已经有些超出自己的掌控,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给首长打个电话通个气,可是摸出手机,拨通那个无比熟悉的电话号码,接听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对方告诉自己,现在首长没有时间接听这个电话,因为他正在跟一号首长商谈国事。

    薛绍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联系不上首长,现在这烂摊子可如何是好?

    ……

    中南海,

    是中海和南海的合称,位于紫禁城西侧,前身为西苑,在解放前中南海一直是列朝封建帝王的行宫和宴游的地方,主要景物有紫光阁、勤政殿、蕉园、水云榭、瀛台、丰泽园和静谷等。现在是党的机关和中央国家机关办公所在地,也是华夏最高领导人的居住地,可以说,这里就是华夏真正的权力中枢。

    此刻,坐落在太液秋风中的水云榭内,正灯火通明,房间里,那黄花梨木圆桌上,几碟清淡小菜,全然不如外界想象中的御膳那般珍馐美味,平淡而无奇。

    不过坐在餐桌旁的一干人,却是动动脚,都能够让华夏颤一颤的存在,其中,聂公民赫然在列,不过也仅仅坐在末尾而已……

    菜已经冷了,但是桌子旁的几个人没有一个人动筷子,一双双眼睛都若有若无的看向首座,那个慈眉善目中不缺威仪的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