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争锋相对
    ,!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朗朗乾坤,居然有人敢如此肆无忌惮,今天敢在这四九城丢下一颗火箭弹,明天是不是就敢在这中南海丢炸弹?”首座的老人一巴掌将手中的文件拍在黄花梨木的圆桌上,一双眼睛之中闪动着精芒。

    “首长,我认为,这件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不管涉及到谁,绝对不能姑息。”作为末位的聂公民顺势开口道,“不然的话,我们何以给那死去的几位民警同志一个交待?何以给他们活在悲痛中的家人一个交代?”

    “我赞同。”坐在首长旁边的一个老人面无表情的道,接着,一双略显混浊的眼睛却是一转,“不过,老聂,在此之前我认为却是要先查清这事情的本质……听说老聂带走了当时车上的一个人,作为当时那件事情的见证者,是不是该配合警方的调查?为什么对方会将火箭弹瞄准他?燕京三千多万人口,那个凶徒不对准别人,却单单对准他,而且还连带着我们公安民警同志牺牲?”

    “嗯,这件事情,我提前已经调查出来了,听说那个小伙子叫苏灿。”餐桌另一边一个带着老花镜,满脸褶皱的老人却是呵呵一笑,眼神飘向了对面一个老人,“苏老头,你说巧不巧,那小子跟你是本家哟。”

    被点名的老人脸色微微一沉,想要开口,那个带着老花镜的老人已经再次开口:“首长同志,这位苏灿可不一般,五年前居然私自不听号令越边界,从而造成我们精心组建的龙刺小队几乎全军覆没,更是引起了外交纠纷,当初我们是决定要将他送上军事法庭,结果在半路上,居然被人劫走了!”

    “啧啧,我可是听说,他们当初逃走的五人,在国外过着刀口上舔血的营生,干下了无数伤天害理的恶事,这次被偷袭,指不定是在外结下的仇家的报复呢。”

    作为首位的老人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五年前那件事情,他并不陌生,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年,但是当初那件事情,可以说是军队中的丑闻,他如何能不过问?

    老人目光落向了未位的聂公民:“公民同志,关雄同志说的可是真的?”

    “首长,当初那件事情,本身就有蹊跷,当初分明是有些作了见不得光的事情,想要杀人灭口。”聂公民一脸急切的道。

    “老聂,你太感情用事了,事情结果是怎么样,党和国家难道还能污蔑他们吗?不过他们为什么要逃呢?这分明是做贼心虚嘛。”

    “董关雄,你少在那里扇阴风点阴火,五年前那件事情,你敢说你们董家没有参与其中吗?为什么当初发生那件事情之前,我会被突然的派出国外军事访问?你敢说不是你们董家在暗中动的手脚,将我支出国外?”聂公民顾不上首长在座,怒不可及的拍案而起,“老子告诉你,当年就是我放走他们五个的,有些人干下某些肮脏的事情,就想要杀人灭口,我告诉你,只要我聂公民一口气在,就休想!”

    “你看看,你看看,老聂,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还如此大的火气。”坐在首长旁边的面无表情的老人依旧平静的道,“当年那件事情,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说一句公道话,那事儿真不能怨关雄同志,当时在边界,缅国的王子居然在狩猎,结果却重伤在了越界而出的我方士兵的抢下,当初差点儿闹出严重的外交纠纷,关雄的处理,也是权宜之计嘛,怎么会真的不分青红皂白的要士兵的命呢?”

    聂公民怒不可及,这两个老头,明显坑洼一气,作为一个军人,在权术完弄中,真的不是他们这些烟暗政客的对手。

    聂公民将目光落向了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苏俊毅身上,他想起自己大女儿传来的有关苏灿的讯息,此刻忍不住开口道:“老苏,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餐桌上,其他两个老人的目光,在这一刻也是落在了苏俊毅身上。

    “你们说的那件事情,我当初也没有关注过,自然也不好发表意见……”苏俊毅清清嗓子,沉声的道,不过就在那一瞬间,他注意到首座那位透过来的眼神,苏俊毅的声音却是一顿,话语止不住一转,“不过,今天晚上讨论的……好似不是五年前那件事吧?而是有人公然在华夏的首都用火箭弹行凶!”

    “而且,刚才老聂也说了,这火箭弹的编号,属于咱们军中编制武器……这件事情确实要彻查,以防以后出漏子!”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餐桌上沉默许久,首座的那位老人终于沉声的开口道,似顾及到身边那位的感受,目光从苏俊毅身上收回,落向了依旧面现不忿的聂公民,笑呵呵的好似没有一点架子一般的道,“至于五年前那件事,大家既然有分歧……那么公民和关雄同志回头组建一个调查组,可以继续深查当年的事情……咱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当然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嘛。”

    聂公民心中一喜,看来事情有了转机,而董关雄脸上分明多了一丝阴郁。

    始终好似事不关己的苏俊毅,此刻却感觉自己背后好似已经被冷汗沁透,刚才首座那位的眼神,让他心底泛寒……

    ……

    苏灿此刻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第四幅图就如同无底洞一般,贪婪而疯狂的吞噬着身体三万六千个毛孔中涌入的那股气息,终于,在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后,脑袋中好似某个闸门被开启了一般,一声轻响,那第四幅图终于亮起,接着飞速的流转。

    原本禁闭的双目豁然睁开,那一瞬间,苏灿感觉自己的眉心一跳,好似有一株雨后的春笋,要从自己的脑袋中破颅而出一般,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古怪感觉。

    他的双目瞬间感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只是一瞬间,他看清了玻璃罐上十五个拳印轰出的三百九十五道裂纹,看清楚了那个站在王身边的叫做婉卿的女人胸牌上苍蝇般大小的几个小子:“生长液研究组组长秦婉卿!”

    顺带着,他居然还能看到对方白大褂下那雷丝边的紫色妞妞罩,以及一片惊人的波涛……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眼睛,居然能够透过白大褂,看到内里……

    这是透视之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