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就是想你了!
    ,!

    那个被称之为王老的老人那层层叠叠褶皱的皱纹这一刻却是止不住一哆嗦,但是脸上紧接着就化作面无表情:“身为一个党员,一个领导,当以大局为重,不可掺入各人情绪,那样会影响到自己对事情的判断,而且……五年前的事情,五年前就已经有了定论了。”

    “是吗?”聂公民声音一顿,“不过我得到的消息证实,五年前,是你们家那个孙子下的出击的命令,正是因为你孙子那个命令,造成了龙刺几乎全军覆没,结果却成为了龙刺私自出击,当然,最后你那个孙子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我现在还是搞不明白,你那个孙子听的是谁的命令?”

    老人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双混浊的三角眼在这一刻却是无比的深邃起来:“你这是在污蔑我们王家吗?我那个孙儿因为那五个不法之徒,而变成了终身残疾的残废,但是不代表我们王家可以任由别人泼脏水,你说当年是我那个可怜的孙儿下的命令,那么……证据呢?”

    “王老不要激动,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你那位孙子也成为了一个弃子了嘛。”聂公民一脸赞同的道,不过紧接着,一张脸也是冷厉了下来,“不过,我们龙刺,也不是随便就能给谁被烟锅的,你要证据,我自然会找到证据!”

    聂公民目光微转,落向了一旁的董关雄身上,语气又是轻松起来:“关雄同志,先前首长发话,让咱们双方合作调查五年前的事情,那么……先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董关雄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膈应的难受,烟着一张脸,没有理会眼前这个家伙,转身就准备向着自己的专车走去,不过聂公民可没有准备就这么结束了:“哦,对了,今天我手下苏灿同志,刚出了燕京飞机场,居然就被警方逮捕,我们得到消息,这幕后好像是董家和苏家的两个小子的手笔!”

    “你说今晚上那个火箭弹袭击,是不是太过巧合了?就好像袭击者提前知道了警方押解苏灿同志必然会经过那里一般,这其中要是没鬼,那才怪了。”聂公民眯着眼睛瞟一眼董关雄,还有那位至始至终保持着沉默的苏家家主,冷声的道。

    “哼,你只是得到消息,并不代表证据,现在法治社会,万事都讲究证据,而不是你一个人的各人揣测,就盖棺定论。”董关雄终于无法保持沉默,声音冰冷的道。

    这次聂公民没有再穷追不舍,而是咧嘴一笑,看看董关雄三人:“好了,现在夜已经深了,各位年纪大了,熬夜可不好,容易短命。”

    说完,聂公民转身就向着自己的专车走去,只留下脸色铁青的董关雄三人……

    “太放肆了,这个老匹夫真是太放肆了。”董关雄咬牙切齿的道。

    而相比董关雄那怒目圆睁的表情,一旁的苏俊毅却是伸伸懒腰,好似这一切都事不关己似的,脸上的面无表情也化作了满脸笑意:“确实年纪大了,这一熬夜,浑身就不自在,我看我也先回去休息了!”

    “董兄,王兄,在下先行告辞。”

    说完,苏俊毅也是走向了自己的专车……

    “笑面虎!”董关雄眼睛微微一眯,很快就从先前的愤怒中恢复了冷静,目光看向一旁的王老,两人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凝重……

    ……

    夜已深,

    但是对于苏灿而言,完全没有烟夜的感觉,因为此刻他正站在深藏地下五六十米的一处灯火通明的卧房门口,没有一丝一毫阴暗的地方,哪怕影子都被不同角度的灯光淡化的几近于无。

    “好了,你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薛绍拍拍苏灿的肩膀,挤着眼睛笑道,接着不待苏灿回话,就急匆匆的离开。

    苏灿有些古怪的看一眼薛绍急匆匆离开的背影,紧接着就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老货走的这么急,都没给自己开门,自己怎么进房间?

    看着禁闭的房门,再看看房门口的密码锁,苏灿不由想到先前进入龙隐时,自己的那块令牌,似乎可以开启入口电梯,那么这个房间的房门呢?

    苏灿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拿出了龙隐的牌子,只是轻轻的一扫,让他心头一喜的是,自己的令牌,居然真的打开了房门。

    不过很快,苏灿就眉头大皱,因为他推开的这间房,似乎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床上碎花的被子,还放着一个毛茸茸的狗熊玩具,还有房间墙壁上的装饰,都偏向于女性化。

    这是谁的房间?

    苏灿注意到床头柜上,似乎还放着一个相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随手向着那斜对着自己的相框伸出了手,虽然相隔数米的距离,但是那相框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般,缓缓的向着苏灿手中飘来……

    而当那相框落入苏灿手中的那一瞬间,苏灿落向相框的视线却是一凝,因为那相片中居然是两张熟悉的面孔,聂婉婷和小满!

    这是蔓婷在龙隐基地内的房间?

    而自己的令牌,居然可以打开蔓婷的房间?

    苏灿忽然明白,这不是巧合,也不是自己走了狗屎运,更不是系统出错,这应该是那个女人给自己留下的门。

    苏灿伸手轻轻的摸着相框上那个漂亮的女人,还有那个可爱的小丫头,两人开心的依偎在一起。

    苏灿抬头看向那个墙壁上的书柜,走近之后才看到那里放着的每一个相框里,都是自己女儿和蔓婷的合影,从女儿的嗷嗷待脯,到之后的粉雕玉琢,古怪精灵,每一张照片都见证了她的成长,却唯独没有自己!

    这让他不由黯然失神,不过他也从这些照片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每一张照片,两人合影的旁边,都留出了大片的空白。

    苏灿的心在这一刻微微的悸动,那……应该是给自己留下的位置吧。

    苏灿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相框,心中却突然对小满涌起一股无比强烈的想念,对蔓婷更多的是那种深深的愧疚。

    苏灿忍不住摸出手机,有些迫不及待的打通了那个原先明珠的女人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电话一端,一个成熟的女人声音带着一抹压抑的惊喜传来:“怎么这么晚了,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听着女人的声音,苏灿却是愈发的愧疚了,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主动给对方打电话了。

    “怎么不说话?发生什么事情了?”

    电话中的声音似乎透着一抹紧张,也将陷入愧疚之中的苏灿拉回了现实,看着那一张张的照片,苏灿的声音略带嘶哑的响起:“没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

    “没事就好……”话筒中的声音明显松一口气,不过紧接着却是一凝,苏灿分明听到那声音粗重了几分,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你……你说什么?”

    “我想你了和咱们女儿了。”苏灿微微的咧咧嘴道。

    “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蔓婷强作镇定的道,不过那微微发颤的声音中透出的欢喜,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没,我就是想你们娘儿俩了。”苏灿躺在那柔软的床上,绣着那碎花被子上透来的熟悉的幽香。

    这一刻,他的心无比平静……

    本书源自看书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