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

    “所以你就给她下了药?”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丝毫没有理会那些从四面围拢过来的保安,一个跨步间,身子已经连带着夏雪,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前。

    一个男人喜欢美女,这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喜欢追求美丽的权力,可是,居然下作到靠下药而得逞,这就有些过分了。

    如果,今天夏雪不是遇到自己呢?恐怕此刻已经落到这个家伙的魔爪里面了,至于结果会怎么样,可想而知。

    听到苏灿的质问,男子脸上神色分明一变,特别是注意到对方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看着那如同刀芒一般锋利的眼神,让他本能的心头涌起一抹惊慌,身子本能的就向后缩去……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只有力的大手在那一瞬间锁住了自己的喉咙。

    他感觉自己将近两百多斤的身子都被拎了起来,而喉咙窒息的感觉,让他姿态羞耻的扭云力着身子,两只手死命的掰着脖子上的那只大手,可是那手却如同铁钳一般,难以掰动分毫。

    而苏灿如此肆无忌惮的举动,直接激怒了围拢过来的那些保安,领头的那个男子更是脸色阴沉的可怕,看着这个家伙手中拎着的男子一张脸已经从涨红化作铁青,虽然他也很不齿这个家伙的下作手段,可是要是死在自己管辖的地头上,终究是麻烦事。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个混蛋居然敢无视他的话,让他有种被羞辱打脸的感觉,一声沉喝,男子一个跨步间,握爪成拳,狠狠的轰向了眼前这个男子。

    在夜宫,开张这么些年里,还没有人敢公然挑衅夜宫,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敢在夜宫里动手,受害者还是燕京四九城里颇有身份的衙内纨绔,自己自然也拿这个家伙立立威!

    拳头撕破空气,轰向对方,他对自己这一拳有着绝对的自信,当初在军队中,他靠着这对拳头,可以轻易的碎裂寸厚花岗岩,可以裂十几条砖,当初更是兵王大赛中,打便八大赛区难逢敌手。

    拳头轰向的地方正是对方的腋下肋骨位置,绝对一击不死也重伤,可是想象中拳头入肉的感觉并没有发生,而是一只有力的大手包住了自己的拳头……

    他瞳孔一缩,一脸的凝重,那只手,他居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那个地方,又如何做到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自己的一击重拳?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拳头,不像是打在对方的手掌心上,而像是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一般,自己所有的力道都被卸去。

    不过不愧是军人出身,他只是短暂的凝滞,紧接着,身子就向后弹起的同时,双臂交叉的护在身前,挡住了身体要害……

    几乎同时,一只大脚已经看似随意的落在了自己的双臂之上,只是一瞬间,弹在空中的他脸色大变,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如同被一辆重卡击中了一般,两条交错的手臂根本挡不住对方的一脚,被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一声轰鸣,他感觉自己的胸膛都要塌陷了一般,脸色瞬间煞白,而身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泥土飞溅,他……挡住八大军区的兵王,却挡不住对方的一脚,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苏灿这一脚,让周围那些保安脸色都是大变,对于自己的头头,他们可是比谁都了解,那可是一个野蛮人一般的存在,此刻居然挡不住这个家伙的一脚踹,几个有眼色的保安,已经手忙脚乱的扶起自己的头头,却见他脸色煞白,嘴角溢血,甚至胸膛,都好似呈现不规则的塌陷!

    “拦……拦住他,不惜一切代价。”

    只是一声咬牙切齿的命令,周围十几个保安的手居然摸向了怀中,让场中苏灿几人脸色微变的是,这些人从怀里摸出来的不是棍棒,也不是砍刀,居然是一柄柄黝烟的手枪!

    即便是苏灿,神色也是阴沉了下来,夜宫,不过就是燕京一个娱乐场所而已,什么时候天朝已经强悍到,一个娱乐场所的保安,都可以明目张胆的配枪了?

    不过,也从这些家伙的手段,可以看出这个夜宫背后主人身份的强悍!

    场上气氛剑拔弩张,就连原本在苏灿的手爪间痛苦的扭云力着身子男子,也是惊惧的瞪大了眼睛,而那些被苏灿断手断脚的‘保镖’,此刻一个个都是很敬职的装起死来。

    “你特么的不是很牛吗,有本事再给老子牛啊!”被苏灿踹了一脚,几乎整个人都要废了的保安头子,气急败坏的抹去嘴角的血迹,一把从身边的一个手下手里夺过一把五四手枪,对准了苏灿,“小子,老子让你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你要做的就是听话,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也是你这种人敢乱来的地方?”

    “你不是很厉害?来来来,看看是你的脚厉害,还是老子的枪厉害……”男子的话还没说完,表情就凝固了,因为原先在自己手中抓着的手枪,此刻已经落在了地上,而自己手腕上,那只大脚丫子正点在上面……

    “看样子,还是我的脚厉害。”苏灿咧着嘴,笑眯眯的道。

    男子一张脸如同苏灿手中的倒霉蛋一般,先是一点点的涨红,接着化作铁青,不知道是胸口的‘内伤复发’,还是被苏灿羞辱的,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接着,他气急败坏的再次从身边手下手里夺过一柄枪,面目狰狞的对准了苏灿:“你特么的找死!”

    “啪!”

    一声脆响在耳边响起,男子满嘴的脏话再次被打了回去,他只感觉而过一阵翁鸣,而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

    短暂的失神,之后他才回过神来,自己居然被眼前的混蛋扇了一个耳光?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

    他无比的愤怒,接着就是抑制不住的委屈,太过分了,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个混蛋难道眼睛瞎了,难道就没有看到自己手中握着的是手枪?这家伙就不怕自己一枪毙了他?

    理智,一点点被怒火所吞噬,虽然他只是夜宫的一个保安头头,但是这些年里,即便是那些在外边风光无限的大少,或者商界大佬,都要给自己三分薄面,可是今天,自己的脸,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踩在了地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咔嚓一声,打开了手枪的保险栓,他要让这个挑衅自己威严的家伙付出代价!

    一瞬间,这处所有人都是紧张的屏气凝声,眼看着那扳机就要被扣下,然而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轻飘飘的响起:“秦刚,住手!”

    本部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