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嘘,先让我处理一下家事
    ,!

    声音响起的时候,似乎还在很远的地方,可是当声音刚刚飘落,一个中年男子已经出现在了人群之外,接着一个跨步,身子已经出现在了保安头子的身边,伸手就不容拒绝的压下了对方手中的手枪……

    原本近乎失去理智的保安头子,只是一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一双眼睛带着一抹慌张和敬畏的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

    一直面对十几个枪口都神色不变的苏灿,注意到这个男人的时候,瞳孔也是微缩,脸上第一次泛起了一丝凝重,死死的盯着这个好似突然出现在场中的中年男子,因为从这个男人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跟唐十三类似的气息。

    而相比那些保安统一的制服,在这夜宫这样的风月场所,对方居然穿着一身藏青道袍,满头的长发不羁的盘在头上,由一根用的发亮的木簪固定,而苏灿再细细的打量,心中却是愈发的惊讶起来,因为这个看似人到中年的男道士,一双跟年纪绝对不相符的眸子,却在眨动间透着一股子人到暮年的沧桑之感,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违和感。

    而在苏灿自己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同样在打量着自己,却让苏灿浑身的不自在,有种自己浑身上下都被这个家伙看穿的错觉,身子不由微微的后退一步,满脸郑重的盯着对方。

    “贾道长,是……是这个小子在咱们这里先闹事的,董家的二少和苏家的那位少爷,在咱们这边被这个小子给殴打了,苏家的那位少爷,更是胳膊都被折断了,我让他配合我们调查,这个混蛋居然敢反抗。”一旁的保安头子没有了先前的桀骜,面对这个中年道士,居然满脸紧张的解释道。

    “你不要跟我解释,等一下跟你家那位少爷解释就好。”这个被称之为贾道长的中年道士饶有兴致的从苏灿身上收回视线,看都没有看一眼身边的保安头子,轻飘飘的道。

    也在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苏灿顺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那里一个年轻人一步一步的走来……

    之所以说一步一步,是因为他每一步都好似计算好了一般,一样的距离,一样的力道,甚至一样的速率,甚至双臂摆动的幅度都好似一样,给人一种感觉,这男子皮肉之下,好似隐藏着的是钢铁结构的机械人。

    苏灿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脸上,他确认自己没有见过这个男子,他长的绝对算不上帅,比起自己来,简直被甩到燕京五六环外了,但是那普通的五官拼凑在一起,却是让人看了一眼,就永远忘不掉的那种,最主要的是那张苍白的没有一丝一毫血色的脸。

    那简直不是活人身上的脸,好似被人从坟堆里扒拉出来的一般。

    年轻的男人一步步的走来,来到保安围拢的人群外,脚步根本没有停顿,而那些保安已经乖乖的散开了一条通道……

    男人终于还是停住了脚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苏灿,接着慢悠悠的从怀里摸出一条手帕,轻轻的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周围诡异的静,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响来,而人群中的苏灿也退后了一步,到不是害怕这个家伙能把自己怎么样,而是怕这个家伙传染给自己肺痨,一看这个家伙一张苍白的死人脸,一副痨病鬼的模样。

    “你如果在不松开他,恐怕真的就要出人命了。”男人擦掉额头的汗滴,终于带着一丝嘶哑的开口道,“我想你也不会想在燕京搞出人命吧?毕竟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苏灿看一眼手中已经翻白眼的那个胖子,此刻忽然索然无趣,随手一扬,对方臃肿的身子就被丢到了不远处的地上。

    沉闷的落地声中烟尘四溅,一堆烂泥似的男子半天没有反应,而后就是一阵咳嗽,夹杂着粗重的喘汽声,一双眼睛看向苏灿的时候,在没有了先前的桀骜,有的只是惊恐。

    他能够感觉的到,这个混蛋刚才真的想杀了自己,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你是谁?”苏灿眉头微皱,自从这个年轻人来到这里之后,他就感觉这里的温度都好似降低了十几度一般,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嘘,先让我处理一下家事。”白脸男一跟皮包骨头的手指压在那灰白的嘴唇上,神秘兮兮的道,接着一双眼睛就看向了一旁的保安头子秦刚……

    秦刚身子本能的一个哆嗦,眼角余光就见自家的少爷一只鬼爪一般的手慢慢的扬了起来。

    本能的,秦刚就想要躲开,不过那如同九幽之下飘来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不准躲!”

    果然,秦刚不敢再躲,眼睁睁的看着他扬起的巴掌扇了下来……

    啪!

    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山道,显得格外的清冽,苏灿看着那看似柔弱无力的手,一巴掌却在那个保安头子的脸上留下了五道暗红色的指痕,半张脸都高高的坟起,鲜红的血不受控制的顺着那个保安头子的嘴角溢出,只见他嘴角蠕动间,居然滑出了几枚森白的牙齿,可是他却不敢挪动身子分毫。

    “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一巴掌?”白脸男微微的喘一口气,好似那一巴掌用尽了他浑身所有的力量一般。

    “少……少爷打我,自然有少爷的理由。”秦刚低着头,瓮声瓮气的道,“不过……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夜宫的声誉,如果任由这个伤害了夜宫贵客的家伙离开,我们夜宫以后谁来这里还有会安全感?”

    “啪!”

    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相比先前那个,这次却更加的凌厉,甚至一巴掌之下,秦刚整个身子都凌空飞起,打着旋的砸在了地上,半天都难以爬起来。

    “跟我玩小聪明?你认为我是快死了?治不住你们了?”白脸男一张脸愈发的苍白了几分,如同涂上了厚厚的百粉一般,“你认为你跟董家还有苏家那两个小子之间的勾当,我就全部都不知道?”

    “来,现在说说,那两个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敢帮助他们扣下明珠龙家的大少?”白脸男脸色沉冷,语气淡漠的开口道。

    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