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断一腿
    ,!

    秦刚脸色狂变,一瞬间吓的脸上无一丝血色,如同白脸男一般苍白:“少……少爷,我……我错了,我不该鬼迷心窍!”

    “我问你收了那两个家伙什么好处!”白脸男没有理会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一字一顿的道。

    “一……一百万!”秦刚身子一个激灵,结结巴巴的道,“不过……少爷,我……我真不知道董家二少和苏家那位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白脸男并没有理会对方的解释,只是冷笑着道:“一百万?只是一百万,就让你夜宫堂堂的安保头子成为了两个小衙内的走狗,居然想在夜宫弄出人命来?仅仅一百万,你就背叛了我,我如何敢把夜宫的安全在交给你负责?”

    “少……少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该贪财,是我该死,是我该死,是我错了!”秦刚惶恐的匍匐在地上,如同一只狗一般,苦苦哀求着道。

    白脸男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你没有错……最起码有一句话,你说的没错……你确实该死!”

    秦刚听到白脸男那好似没有温度的声音,整个人都吓的瘫倒在了地上,接着惊惧的匍匐着身子就向着白脸男的大腿抱去:“少爷饶命,少爷饶命!”

    这一瞬间,周围的围观者都噤若寒蝉,而看着满是泥尘的家伙向着自己的腿抱来,白脸男脸上分明涌起了一丝厌弃,眼看着对方那双手就要沾上自己的裤子,就在这时,一只穿着十方鞋的脚就落在了那个秦刚身上。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脚,却直接将秦刚这个足有百八十斤的大汉踹出了一丈有余,那脚的主人才幽幽的收回了脚,赫然是先前的那个中年贾道长。

    白脸男看都没有看一眼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秦刚,那双眼睛已经看向了苏灿的另一边,那个此时捏着脖子,想咳又不敢咳的男子:“居然刚在夜宫给人下药,你胆子不小!”

    “幽少,是……是我郝万脑袋进水了,做出这种事来,我……我错了,我……我和王少是好哥们儿,看在王少的面子上,您就饶我一次吧。”男子如同被人踩住了尾巴一般,惊惧的瞪大眼睛,哆嗦着嘴巴结巴着道。

    而苏灿也从对方的口中,第一次听到这个白脸男的称呼……幽少!

    看着这个大腹便便,一副成功人士模样的男子此时那副怂样,这个叫幽少的家伙,似乎很有来头。

    被称之为幽少的白脸男,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饶有兴趣:“哦,王少又是哪位?说出下吓唬吓唬我!”

    “不敢不敢。”男子哆嗦着浑身的肥肉,冷汗更是如同不要钱一般从脸颊上滑落,“我……我哥们叫王跃龙……”

    “王跃龙?”白脸男歪着脑袋,好似在努力的翻看脑袋里的‘文档’,看看有没有保存这么个名字。

    许久之后,眼皮一翻:“没听过!”

    原本满怀期待的郝万脸色一变,一张脸就被恐惧所取代,在夜宫之外,他郝万在商界也算是一号人物,甚至政界,也能认识几个有头脸的人物,可是在夜宫,这一切都不好使。

    他可是听过这个如同痨病鬼似的男子的手段,当初一个身家跟他一般无二的家伙,正是因为在夜宫中没按规矩来,而且事后不把眼前这个男子放在眼里,认为自己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对方肯定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结果当晚再回去的途中,就出了车祸。

    那个家伙号称国外原装进口的悍马,直接被一辆渣土车碾压成了铁片。

    他当初去参加那个朋友的葬礼,听目睹那场车祸的人说,那个倒霉的家伙,最后连碎肉都拼不诚人形!

    而事后那件事只是被归结于普通的交通事故,之后不了了之,就像是一枚石子落在了死水里,连个响儿都没有!

    越想越恐怖,他心中更多的是后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这么倒霉的遇到这个家伙,而后就是各种怨恨,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挣扎着逃出来,自己至于追出来嘛,自然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断你一条腿,然后给我滚,以后夜宫不欢迎你!”白脸男面无表情的道。

    “幽……幽少,这个……这个……夜宫也没有规定不允许下……下药……是吧?”郝万吓的一个劲儿的摸着额头的汗珠,声音干涩的小声辩解道。

    “是吗?”白脸男微微皱眉,“好吧,那么现在就加上一条,刚在夜宫用下三滥手段给女人下药的,统一断一腿!”

    “贾侍道,给我去断了他的腿!”白脸男没有再看对方吓的浑身哆嗦的表情,冷声的道,“嗯,中腿!”

    那个贾道长动手了,确切说是动脚,只是一脚丫子,直接落在了那个胖子的两腿之间……

    苏灿分明听到了某种蛋碎了的声音,看着旁边这胖子就夹着腿哆嗦着倒在了地上,一张脸涨红的如同红皮虾一般,更让人发寒的是对方跨上裤腿间,居然有暗红的血液溢出,长大的嘴巴就发出一声颇具波浪形的惨叫……

    看着这一幕,虽然对于这个给夏雪下药的家伙,他也没有丝毫的好感,不过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不忍。

    他没有想到这个白脸男如此狠毒,而且那个贾道长,身为出家人,却下脚阴毒,一脚就断了人家的子孙根,此刻却好似无事人一般。

    “苏先生,你看这样解决,您可满意?”白脸男终于将目光落在了苏灿的脸上,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笑容,配合着苍白的脸颊,显得格外的诡异。

    苏灿面色微沉,他知道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对着手下下手,对着这个郝万下手,都只是做给自己看,给自己一种无形的压力而已,震慑自己而已。

    不过……也就那个贾道长,让他忌惮,但也只是忌惮而已,还没有上升到胆怯害怕!

    苏灿眼睛一挑,声音沉冷的道:“在说话之前,出于最基本的礼貌,是不是该自我介绍一下?”

    对方分明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可是自己对这个男子却是一无所知,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真的很不爽……

    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