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你是我的
    ,!

    “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人称幽冥。”白脸男微微的一咳,脸上似乎更白了几分,那张手帕微微的捂着嘴角,一双眼睛却看着苏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灿从对方看向自己的眼底看到了一抹莫名其妙的热切。

    苏灿微微皱眉,心中更多好奇的是对方这个古怪另类的名字。

    幽冥,如果苏灿记得不错的话,在曹植撰写的《王仲宣诔》中,有这么一段话:“嗟乎夫子,永安幽冥;人谁不没,达士徇名。”

    幽冥代表着地下,地府,阴间的意思。

    而同样,《晋书·礼志中》:“每感念幽冥,而不得终苴絰於草土,以存此痛。”代表着死者之意。

    这个家伙叫这个名字,实在指自己如同一个活死人?还是另有意义?

    苏灿不知道,但是他明白这个幽冥,应该是这家伙的假名!

    对于这个家伙的身份,他依旧一无所知。

    此时注意到怀中的夏雪似乎要坚持不住了,苏灿脸上也没有了好脸色,不想再跟眼前这个家伙浪费时间:“你是准备要留下我?”

    “不不不,苏先生误会了,我是得知苏先生今日大驾光临夜宫,身为夜宫的主人,自然要出来陪陪贵客,却没有想到会因为这些渣渣,发生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幽冥似乎紧张的解释这,因为语气过快,又忍不住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之后强抑着咳嗽声,从怀里颤巍巍的摸出一枚烟漆漆如泥丸似的东西,递向了苏灿,注意到苏灿眼底毫不掩饰的戒备,幽冥笑着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害你的,这枚是解毒圣品碧水丹!”

    “可以解开你怀中女子的所中只要,当然……你如果对她另有打算,算我没说。”幽冥咧嘴,对着苏灿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毕竟这东西,阴阳相合才是最好的解药。”

    苏灿脸色沉冷,对于眼前这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家伙,他真的不想去相信,可是此刻的夏雪浑身滚汤的如同被火烤着一般,而且眼神迷离,再无一次清澈,整个人都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绕着自己的身子,让他也是无比的尴尬,对那个地上抱着裆哀嚎的家伙更是愤恨的几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给夏雪下了什么药,居然药效如此强劲。

    “好吧,如果你担心这枚药有假的话,正好,那位龙图已经被我派人送出夜宫,想来此刻正在山门外等你,你可以让他身边那位老姑婆验一验,虽然对方只是偏远苗裔蛊毒师,但是这是否是毒药,还是分辨的清的。”

    苏灿不屑的瘪瘪嘴,那个老太婆要是能分的清,龙图被剑侍下的毒,也不至于现在还没解开吧?

    不过苏灿还是从对方手中取过了那枚看不清颜色的药丸,最终也没有去让那个老姑婆检验,直接给夏雪喂下,一双眼睛仔细的观察夏雪的变化,如果有异常,他不信眼前这个半条腿都好似要进棺材的痨病鬼,可以逃得出自己的手掌心。

    让苏灿松一口气的是,这个家伙没有欺骗自己,这个所谓的碧水丹,药效很强,而且强的有些过分,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原先还浑身滚汤、神色迷离的夏雪就安静了下来,而那双涣散的眼神也开始一点点的聚焦,十来分钟的时间之后,虽然夏雪依旧软到在苏灿身边,但是整个人已经同正常人无异。

    “你看,我不会骗人的!”幽冥轻笑着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苏灿看着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道。

    “呵呵,就算是我们两人有缘吧。”

    “我跟男人从来没有缘,而且还是你这种痨病鬼。”苏灿毫不客气的开口道,幽冥脸色没变,但是他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却是冷冷一喝:“放肆!”

    苏灿眼前一花,那个贾道长就已经向着苏灿靠近,一脚向着他踹来……

    苏灿眼角冷冽,他可不是倒在地上的那个倒霉鬼,看着对方的脚就要落向自己的腰眼,苏灿伸手轻揽着柔弱无骨的夏雪,同样一脚毫不避讳的迎向了对方的脚。

    波……

    双脚轰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沉闷响声,而是如同起球被踩爆了的破裂声,甚至那两脚之间的空气都好似扭曲一般。

    苏灿感觉一股巨力顺着脚背涌入身子,身子不受控制的后退两步,才卸掉对方的强悍力道,让他脸色也是一变,而那个贾道长,却好似没事人一般,甚至脚步如同立地生根一般,没有丝毫的挪动。

    “你想要对我动手?”苏灿一只手已经摸向了腰间,如果对方想要强留自己,哪怕这个贾道长再厉害,他也要拼杀出去。

    “不不不,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幽冥连连摇头的道。

    “好,那么告辞。”苏灿不再废话,转身就带着夏雪离开。

    原本围在四周的那些保安,看着苏灿走来,都是主动的让开了一条通道,无人再敢拦下他……

    苏灿一步一步的向着山门外走去,直到出了山门,确定对方看不到自己了,才瓷牙咧嘴的踮着脚,那个该死的家伙,难道那脚是铁打的么,快疼死他大爷的了。

    而同时,在山腰处的幽冥,直到苏灿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他才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目光,嘴角却是轻声的呢喃着。

    别人听不到,但是贾侍道却是听到了他的呢喃声:“你是我的!”

    贾侍道脸色在苏灿消失在山道上的那一刻,化作苍白,最终忍不住嘴角溢出一口血,那强忍着不动的脚,这一刻却已经如同抖筛一般哆嗦着,一双眼睛深处,此时已经带着一抹骇然。

    幽冥看着贾侍道的神情,眼睛微微一眯,没有紧张,反而带着一抹雀跃的道:“怎么样?”

    “比想象中要难缠,而且……他的那股力道很奇怪,跟我们似乎是两种体系!”贾侍道微微皱眉,擦去嘴角的血渍,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转移视线落向那个秦刚,还有郝万道,“这两个人怎么处理?”

    “这个胖子给我丢出山门,以后我不想再在夜宫见到他。”幽冥听到贾侍道的话,也是收起了脸上的雀跃,面若寒霜的看向了另一边的秦刚道,“至于他……他不是说他自己该死嘛,倒是有自知之明!”

    “嗯!准了!”幽冥径直转身吃力的向着山坡上走去,而他那无力的声音飘来,却让在场的所有人一个寒碜,好似他决定的不是一个人的身死,而是阿猫阿狗的生死一般,随意而无情……

    本部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