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山坳深处的疗养院
    ,!

    “你说什么!剑侍受伤了?”行驶中的豪华商务车内,苏灿豁然站立起来,脸上神色第一次大变,接着就化作了满脸的急切,“那丫头呢,现在在哪里?立马带我过去。”

    “还有……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了那丫头!”苏灿脸上冷冽了下来,虽然那丫头天天一张傲娇的脸,而且自己这些年也没少被那丫头欺负,但是别人敢动剑侍,他苏灿绝对不能容忍!

    而且他也很好奇,是谁能让剑侍受伤?

    虽然那个小丫头人不大,但是她的身手苏灿可是见识过的,就算是现在的自己,想要拿下那个小丫头,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又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剑侍受伤?而对方冲着剑侍去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个……还是等一下你亲自问吧。”龙图看着苏灿那副要杀人的目光,眼皮子也是直跳,他已经替伤了那丫头的家伙默哀了,以他对苏灿的了解,这家伙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别人不招惹他,他都想咬别人几口肉,更何况现在有人招惹上他,恐怕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不过他觉得自己也是够可怜的,本来他来燕京完全就是为了拿解药而已,没想到此行会惹上这么多事,当时他找到钱秧秧那帮人,见到了受伤的剑侍时,脸上也是一脸的诧异,毕竟那个背着剑匣的小丫头片子,可是令姑婆都胆寒的主,在他的印象中,那丫头应该像一个超级赛亚人,打不死锤不烂的主,没想到居然受了伤,虚弱的躺在病床上。

    他当时得到了解药,本意也是打电话通知苏灿关于那个小丫头受伤的事情的,结果鬼知道自己和姑婆会无比窝囊的被人给阴了一把,之后还被软禁了。

    让他明珠横着走的龙家大少也是面上无光,毕竟想他龙图,在明珠好歹也算是明珠三秀的人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

    一路上,苏灿的神色无比阴郁,因为通过龙图的话,苏灿隐隐猜出了一个大概,钱秧秧带着她的父亲来燕京,就是希望寻求华夏最顶尖的医疗团队救助,而且这其中,苏山都已经安排好的,可是钱秧秧满怀期望的带着重伤昏迷的钱宇恒到燕京的事情并不顺利,因为当初约好的一处疗养病房,居然被人给占去了,以至于钱宇恒被送到燕京这些天,都没有进入病房资料。

    苏灿心中抑制不住的怒火,不用猜也知道,那个占去原先钱秧秧定下的病房之人,根本不是无心之举,而是有意为难钱秧秧!

    他倒要看看,这是哪个活的不耐烦的家伙。

    一路无话,当平缓行驶的商务车停落之后,苏灿就注意到前方狭窄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处关卡,几个神情严肃的士兵拦住了路口,在龙图司机出示了一张通行证之后,那几个士兵依旧一丝不苟的检查了车内一干人的身份,才被放行。

    苏灿此时也注意到这里已经是远离城市的喧嚣,是一处山林环境优雅的山坳,相比龙隐那处基地的粗矿,这里的环境虽然同样山林密布,却多了人工的痕迹。

    一路三步一岗,可谓戒备森严,而越往山坳内走,环境愈发的精致,修饰完美的树木,油绿的草坪,微波粼粼的湖泊,其间三三两两的行人,却穿着很常见的病号服,悠闲的游荡其间。

    “这里是燕京有名的053疗养院,能够进这里疗养的,那都是曾经进入帝国中枢级别的存在,任何一个人动动脚都能让帝国颤一颤,所以这里的戒备,可以说是燕京除去中南海之外,最严格的所在。”龙图似看出苏灿的疑惑,在一旁解释着道。

    “在建国之前的抗战时期,这里是053部队前线受伤军人的疗养之所,这处山坳易守难攻,只要在山坳口驻扎一个排的兵力,就可以阻挡地方的强火力,而建国之后无战事,这里经过几十年的修缮设计,慢慢就成为了帝国那些老一辈的疗养之所,不过当初的代号却是延传了下来,不比华夏的北戴河差,而且私密性更好,普通人鲜有知道这个053的存在!”

    “听说这处地下甚至挖出了可以抗击美帝国核弹攻击的地下防空洞,你也知道,那些老头子的命,比咱们普通人都要珍贵怕死。”

    “因为来这里的都是真正的达官贵人,为保证安全,疗养区内所有信号屏蔽,禁止私自同外界通话的,所以咱们想要联系钱秧秧她们也只能通过疗养所对外的座机电话,不过要经过一道道关卡审核,那样实在太麻烦。”当商务车在一处停车场停稳之后,龙图一边吃力的下车,一变解释道。

    苏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龙图的身边,沿着一条鹅卵石道,七拐八拐之间,一栋几乎被几十米的巨木包裹的三层小楼,就出现在了苏灿的面前。

    这是一栋透着苏联三四十年代风格的青砖建筑,虽然跟周围那些林木间散落的各色别墅式相比,谈不上好看,但是却有自己应有的历史底蕴。

    “看到那些别墅,都是那些国级副国级的存在,或者曾经的国级副国级享受的待遇,那些家伙,即便是不住在这里,那些疗养所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占用的,所以这栋唯一‘对外’开放的住院楼,就成为了香饽饽,里面一间破旧的病房的床位,都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享受的。”龙图啧啧有声,话语中不无嘲讽的道。

    在华夏,这个特权社会,这些对于苏灿而言并不为奇,他也不会像一个愤青一样各种怨天不公,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从一个人出生那一刻起,就主动了各种贫富贵贱,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仅仅是自然法则,也是人类法则。

    此时的他只是漠然的抬腿走进了这栋外表看着已经残破不堪的老式住院楼……

    令人称奇的是这外表看似灰败破旧的大楼,内里装修的却是无比的豪华,丝毫看不到那种上世纪遗留下来的落后破旧形象,统一的中央空调,墙壁上的吸音板,光洁的如同镜子一般的大块花岗岩地板,以及充满着现代气息的各种指示牌。

    跟外边的那些医院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如果硬要说不同,那么相比外边医院的人满为患,这里却显得冷清安静。

    本部来自看書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