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杂物间……
    ,!

    钱秧秧一脸疲惫的离开了心脏内科主任的办公室,她没有想到燕京之行,居然会变的这样进退维谷,不但已经安排好的病房被人抢占,那个在她眼中简直就是绝世高手一般的剑侍也受伤了,最令她气愤的是就连原先联系好的医疗团队的主刀医生,在自己带着父亲到了燕京之后,那些家伙不是去外地做医疗讲座,就是出国考察之类,反正归根到底,人都不在。

    就这个心脏内科的主任,都是自己守了好几天才守到的,可是最后任由自己好话说尽,效果也不明显,从对方那爱答不理的神态就可以看出,自己想要让他们尽快给自己的父亲做手术,纯粹是痴人说梦。

    如果病房被占去,还算是巧合,那这些医生明显的推脱之词,还有剑侍的受伤,就算是傻子也看出问题来了,这是有人在针对她们。

    想她钱秧秧,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气?要是明珠的医生敢这样给自己摆脸,她钱大小姐早就一耳光上,告诉他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了!可是在这里,她必须忍着,不仅仅因为这里号称华夏的御医馆,汇集的是华夏医生中真正的王牌,更因为这已经是她救她父亲最后的希望了,如果有一点点的可能,她都不会放弃。

    “李秘书,我让你查的事情有眉目了没有?到底是谁占去了我们预约号的床位?”钱秧秧揉揉酸涩的眼角,语气难掩疲惫的道,她现在都闹不明白,到底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居然如此给自己玩阴的。

    “还……还没有。”身边的李媛,语气中也是透着淡淡的歉意的道,接着话语一转,一脸的小心翼翼的神情,“不过……我听说那个床位,至始至终并没有什么病人使用,而是完全空着的。”

    “空着?”钱秧秧身子一顿,接着秀拳却是一丝丝的握紧,心中抑制不住的泛起满满的怒火,如果是空着,却不让给自己只吊着一口气的父亲,那幕后之人就实在是可恶的不可饶恕!

    “给我查清楚,那床位是不是空着,还有,给我继续查,背后捣鬼的人是谁。”钱秧秧无比愤慨的道,心中更多的却是无助,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所在,她一个女流之辈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从来没有要和人争什么东西,她真的就是想要救自己的父亲而已,难道这也惹着别人了?

    如果……如果那个家伙在身边,遇到眼前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想出办法,自己也不用这样幸苦,只需要做回那个没心没肺的大小姐吧?

    莫名的,钱秧秧不由有些想念那个坏坏的,平日里时常气的她半死的家伙……

    “秧秧!”

    正在钱秧秧思绪万千之时,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从身后飘来,让钱秧秧也是一个激灵,接着却是自嘲的摇摇头,满脸的苦笑,看来自己是心中太过想念,所以都出现幻听了,看样子自己真的该好好的睡一觉了。

    不过钱秧秧还是转身,却注意到那个家伙的身影,正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这让钱秧秧愕然的张大了嘴巴,而后又是苦笑的揉揉眼睛:“没想到不但出现幻听,还出现幻觉了,看样子我真的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你没有出现幻觉,我昨晚就到燕京了。”苏灿没好气的一指弹在有些迷糊的钱秧秧的眉心,看着小丫头那深深的烟眼圈,还有脸上难以掩饰的疲惫,心中也是心疼不已。

    曾几何时,这丫头在自己印象中,完全就是那种满脑子坏水的刁蛮任性大小姐,脸上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傲娇嘴脸,什么时候如此疲惫无助过?

    而原先自嘲的钱秧秧双手捂着脑门,顾不上脑门上传来真实的疼意,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看着身前的苏灿,又似不相信的死命揉着眼睛,在确定身前站着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苏灿时,却是尖叫一声,随后无比惊喜的扑上前,一把抱着苏灿的脖子,开心的又蹦又跳:“真的是你,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钱秧秧开心的肆无忌惮的笑着叫着,苏灿的到来,对她而言绝对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不过紧接着,她脸上的惊喜就化作了满脸的紧张和歉意:“对……对不起。”

    “怎么了?”

    钱秧秧瞟一眼苏灿身边跟着的龙图,脸上的歉意更浓了:“剑侍……剑侍她受伤了。”

    钱秧秧满脸的愧疚:“本来我想要联系你的,可是剑侍她不让……她说她的伤不要紧,可是这两天,她整个人都躺在床上,非常的憔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带我去见她。”苏灿脸色微沉的道。

    钱秧秧微微的点点头,就在前面带路……

    ……

    相比外界动辄十几层的住院楼,这里三层的小楼显得格外的寒酸,而当苏灿见到剑侍和钱宇恒的时候,即便是已经猜到了他们的遭遇,还是忍不住满肚子的怒火,因为他们两人居然挤在一间只有五六平方的杂物间。

    而剑侍的情形,更是令苏灿眉头一挑,眼底凶光闪烁:“是谁动的手。”

    此刻的剑侍脸色苍白,一条手臂虽然被厚厚的纱布包裹,可是还是渗出了血水,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听到苏灿的询问,剑侍依旧是那副酷酷的嘴脸,哪怕受伤了,都不像一个女人那般娇弱,她只是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出手的那些人中,有一人招数很像十二生肖拳中的猴拳!”

    “他们?”苏灿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没想到伤剑侍的还不是一个人,居然无耻的围殴一个小女孩?简直无耻!

    猴拳?

    苏灿又注意到了一个关键,心中却是一动,如果记得没错,当初钱宇恒重金请来的那个叫做戴玉寅的家伙,好像就是那个什么山北戴家猴拳传人吧?难道是那群耍猴的家伙动的手?

    苏灿沉吟许久,才转移了话题:“这杂物间又是怎么回事?”

    看着拥挤的杂物间,甚至还散落着各种医疗垃圾,想他钱宇恒之前也算是商界叱咤风云的巨擘,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被人欺负成这样,如同一个垃圾一般被打发到了杂物间?

    “本……本来我们只能睡走廊,是……是我恳求疗养院,才被安排到了这里的。”钱秧秧脸上也有些难看,不过努力的泛起一丝笑容,故作轻松的道,“没关系啦,我们现在这里等床位,等到医院里腾出床位,我们就不用待在杂物间了。”

    苏灿没有理会钱秧秧的宽慰,冷声的道:“是谁占去了你们预约号的床位?”

    他苏灿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主,被人安排在杂物间,这不是对方的好心,而是赤果果的羞辱!

    别人既然敢把阴招用在自己人身上,他就要让对方好好的‘疼’一下,有些人,你不让他疼,他就不会长记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