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都是他两干的
    ,!

    不过也就在大家把钱宇恒往病床上转移的时候,原先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警卫同志,就是他们,他们在这里闹事,还打伤了我,赶快把这些家伙都给我抓起来!”

    苏灿等人转身,就看到原先那个胖护士,此时坐着轮椅,虽然脸色煞白,依旧一脸怨恨的看着房间里的众人,在她的身后,此刻正跟着几个警卫,这些人可不同于医院里那些披着保安制服的大叔,这些可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头兵,而且能够在这里当警卫警戒,这些人绝对是军队中的精锐级别。

    这几个警卫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出头年纪的汉子,此时出列目光冷冽的看着房间里的众人:“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在这里闹事?都跟我走一趟吧。”

    钱秧秧心头不由一慌,果然事情还是闹大了,在053疗养院,这些警卫可是整个拱卫疗养院安全的精锐力量,掌握的权利可不仅仅是一个保安这么简单。

    钱秧秧咬咬牙,就想要站出去争辩,不过却被一旁的苏灿拉住了胳膊,而苏灿已经排众而出,丝毫没有先前那种冷冽怒气,而是满脸的堆笑:“警卫同志,误会,这可都是误会,我们可没有在这里闹事,这病床是我们先前预约下的,现在只是把病人送到病床上而已。”

    “那这位护士长的腿是谁动的手?”面对苏灿的赔笑,警卫汉子冷冽的表情也是柔和了几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不过护士长的腿是实打实的折了。

    “是他,都是他两干的。”苏灿眼珠子一转,将手直接伸向了一旁的龙图和姑婆,而后满脸冤屈的道,“警卫同志不信的话,可以问那个胖护士,我可没有动手,像我这么和气的人,向来都是以理服人。”

    原本还在边上的龙图愕然的张大了嘴巴,看着苏灿正唾沫星子飞溅的在那里信口雌黄,一张脸都烟了下来,我类个去的,这货尽可以如此的不要脸?即便是一旁的钱秧秧,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警卫汉子瞟一眼龙图和姑婆,而后扭头看向了轮椅上脸色苍白的护士长:“他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他们都是一伙的,警卫同志,把他们所有人都抓了,一定要让这些家伙吧牢底坐穿。”胖护士也是一愣,接着就张口尖叫着道。

    苏灿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冷笑,不屑的瞥一眼那个胖护士:“这位胖大妈,说话要讲证据,你凭什么证明他们跟我是一伙的?”

    “胖……胖大妈?”胖护士气的肺都要炸了,你说我胖,我认了,但是你不能叫我大妈吧?本菇凉芳龄也就二十岁多二百二十个月而已!

    最可恨的是这个家伙分明在信口雌黄!

    胖护士指着苏灿尖声的对着警卫道:“他们分明跟你们这些人在一起。”

    “在一起就是一伙的?你这又是什么逻辑?”苏灿一个白眼,瞟一眼警卫汉子,“冤有头债有主,她腿上的伤跟我没有屁的关系,别来找我。”

    “她的腿是我干的。”龙图最终还是开口了,这一刻他感觉吃了半斤便便似的,恶心的想死,却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而一双眼睛却是冷冽的瞟着那个胖护士,“要怪只怪自己嘴贱,敢叫我瘸子,我就让你也变成瘸子!”

    胖护士注意到龙图那阴冷的目光,本身的身子一个哆嗦,可是看着警卫已经将龙图和那个姑婆围拢,丝毫没有要对病房里剩下的那些人动手的样子,她不由也急了:“警卫同志,还有那些家伙……那些家伙必须都带走,病床上的病人也不能在这里!”

    “凭什么!”原先以为祸水东引,躲过一劫的钱秧秧再也忍不住的开口道,这个家伙简直太欺负人了。

    “为什么?因为这个病床已经有病人占下了。”胖护士没有开口,说话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众人看向门口方向,就见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人四五十岁的年纪,脑袋已经微微谢顶,带着一个胶质的烟框眼镜,身着白大褂,此时脸色不喜的看向钱秧秧:“钱小姐,我想我先前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床位有空出来,我自然会给你的父亲安排,医生团队也会给你努力的联系,你这样不服从安排,你当053疗养院是你家人开的?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还动不动一点点规矩?”

    “张主任,你说这病床已经有病人占下了,那病人呢?”钱秧秧咬咬牙,一脸不忿的道,“这分明是我们预约下来的床位,你却告诉我被人占了!行,既然病床被人占了,我们也就认了,可是这床位分明一直空着,却将我父亲安排在一间杂物室内,我们原先沟通好的医疗团队,结果不是外出考察,就是做讲座,你是认为我钱秧秧可欺是吗?”

    “我知道,你一个小小的医生没有这个能耐,那么请你后面的人站出来,如果看我钱家不爽,就真刀真枪的来,如此往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

    “你……你放肆!”张主任被钱秧秧呛的脸色涨红,“哼!你是在质疑我们053疗养院咯?既然这样,那么钱大小姐亲带着令尊离开053疗养院,我们这里不治疗你父亲的这个病。”

    “我带不带父亲离开053疗养院,是你一个小小的主任说了算的吗?疗养院是你开的?”钱秧秧冷笑着道,心中却是大呼爽快,这些天她可是在这个姓张的面前没少受气,现在发泄出来,居然如此的爽。

    而在钱秧秧和那个中年男子争锋相对的时候,苏灿却并没有插嘴,此时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男人旁边气场高冷的女人。

    女人很漂亮,唯一遗憾的是那张脸有些冷冰,苏灿确认没有见过这张脸,但是这个女人从已进入病房,苏灿就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看着女人那一身宽松的白大褂,苏灿心中莫名的一动,不由想到了一个女人,接着苏灿偷偷的再用他那神奇的透视眼一看,我滴个乖乖,在那一大片的雪白波涛上,一只七色彩蝶展翅欲飞……

    这不就是龙隐那个实验室里的女人,秦婉卿?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本部来自看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