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峰回路转
    ,!

    秦婉卿也注意到了钱秧秧身边的苏灿,不知为何,每次注意到这家伙直勾勾看自己的眼神,她就莫名的浑身不自在,有种赤果果的呈现在人家面前的感觉。

    秦婉卿处于本能的伸手挡住了胸前位置,一双眼睛狠狠的瞪一眼苏灿,不过这家伙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收敛,反而看的愈发的放肆了……

    而此时,一旁的那个张主任,却是被钱秧秧顶牛的恼羞成怒,伸手指着钱秧秧,跳着脚咆哮道:“反了,反了你们,警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这些家伙都抓起来,还有那个床上的废物,给我丢出这个病房。”

    “你敢。”钱秧秧也如同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身子护在病床前,“徐队长,谁要是靠近病床,你们就给我反击。”

    钱秧秧说着,身边的徐进中等人却是一脸的为难,这些警卫虽然只有几个人,但是可都是荷枪实弹的,而且……在这里跟人家斗,是嫌活腻歪了吧?不过雇主有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护在病床四周。

    一时间双方对峙,气氛剑拔弩张,眼看着这边的警卫举着枪械已经冷漠无情的向着病床方向围去,秦婉卿也是眉头微皱,暂时从苏灿那边收回了视线,低沉的声音响起:“都住手。”

    原本嘴角已经勾起一抹胜利般的笑容的张主任神色一凝,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身边的秦婉卿居然开口阻止了,看着身边这女人依旧面无表情,他不由压低声音的道:“小秦,这些家伙如此目无法纪,如果不给他们惩罚,以后咱们这疗养院还不得乱套了?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事情必须要严肃处理。”

    “这件事情确实要严肃处理!”秦婉卿面无表情的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

    张主任脸色一僵,接着一脸尴尬的笑道:“这还有啥原委的,不都看出来了,这些家伙不服医院安排,私自抢占病床,而且还殴打护士长……”

    “是吗?”秦婉卿微微的点点头道,没有去看义愤填胸的钱秧秧一眼,扭头看向轮椅上的那个胖护士道,“张主任说的都是真的?”

    “千……千真万确!”不知道是因为腿上的疼痛,还是其他原因,胖护士脸上的脸色愈发的苍白了,声音都在微微的颤抖。

    “那你们两个告诉我,这张病床原先的病人是谁?现在在哪里?”秦婉卿话语一转,声音在这一刻却是无比平静的道。

    “呃!”张主任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来,接着一脸讪讪的道,“那位病人……病人这两天还没到,要……要过几天……”

    “既然是过几天,为什么病床在这几天宁愿空着,也不给这位病重之人使用?”

    “这个……那位病人身份特殊,那个……”

    “张主任。”秦婉卿伸手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声音却是冷冽了下来,“053疗养院,什么时候看身份安排病床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都要给中南海里面的那些老人排排队?编个号?”

    张主任额头惊出一层的细密汗:“不……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秦婉卿乜着眼睛看着那谢顶的脑门上都泛起细汗的张主任,声音幽幽的道,“还是说那个病人根本就不存在,而是你凭空捏造出来的?那么我想问问,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不要告诉我是你自己想这么干的,我可不记得你跟钱家有什么矛盾。”

    “没……没有,小秦,你……你可不要污蔑你张叔叔……”

    “请叫我秦医生,或者秦婉卿,咱们没有那么熟。”秦婉卿丝毫不理会张主任那张羞恼涨红的脸,一字一顿的道,“这件事情,我会如实的禀报我的老师,到底是谁的问题,都将一视同仁,正如张主任所言,无规矩不成方圆。”

    张主任被秦婉卿的话吓的脸色煞白,在无先前那一丝的威风可言,而秦婉卿已经懒的去看对方,而是将目光落向了病床上被各种管子插满的钱宇恒,那一刻,她的眼神却是有细微的异样,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还是落入了苏灿的‘火眼金睛’之中。

    难道这个女人认识钱宇恒?或是跟这个老钱有一腿?

    苏灿正诧异,就见秦婉卿目光转向了小嘴长大的滚圆的钱秧秧身上:“我研究过你父亲的伤势,主动脉缺失,说实话,即便是在053疗养院也比较玄乎!”

    钱秧秧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是谁,可是见到这个平日里在自己面前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张主任,此时在这个女人面前却怂的如同老鼠见了猫,也能猜出这个女人的不一般。

    而女人的一句话相当于给自己的父亲判了死刑,原本以为峰回路转,雨过天晴的钱秧秧却是脸色再次白的毫无血色,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不过……”秦婉卿欲言又止。

    原本绝望的钱秧秧好似看到了一丝曙光,紧张的扑上去,一把抓住眼前这个女人的双臂:“不过……不过什么,是不是还有办法?没关系,只要有办法,任何的风险我都不怕,哪怕多少钱,我……我都可以给!”

    “你确定你已经想好了?”秦婉卿静静的看着满脸急切的钱秧秧道,“要知道那个方法,或许可以救活你父亲,但是或许可以让你父亲直接下不了手术台,而且这个成功的概率,目前只有百分之一,甚至更低。”

    女人说到最后的时候,目光似有意无意的瞟一眼苏灿,却让他眉头也是一挑,心中立马想到了这个女人所说的那个方法。

    而此时的钱秧秧听到那低的近乎于无的成功概率,却还是犹豫了。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或许自己的父亲会活过来,但是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自己唯一的亲人就要永远的睡过去,这个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何去选择。

    秦婉卿没有逼着钱秧秧做出选择,只是低声的道:“你可以慢慢的考虑,不过……正好我老师做研究的别墅现在空着,你可以先把你父亲转移到那边,相比这里,那里的医疗条件要好很多。”

    “至于这些天你们所受的委屈,我们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秦婉卿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还不忘瞟一眼那个张主任和轮椅上的胖护士,让两人都是浑身一个激灵。

    不过对于两人,钱秧秧已经没心思去纠结了,此时的他化作了满满的惊喜,原本能够保住这个病床,她就已经很开心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更好的好事落到自己头上。

    这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和善,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的父亲可以接受更高水准的护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