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蝴蝶很漂亮
    ,!

    “借根烟?”

    在053疗养院深处一处树木遮掩的二层小别墅前,秦婉卿斜靠在一颗法国梧桐旁,斜着眼睛看一眼蹲在路边正在吞云吐雾的苏灿道。

    苏灿动作一顿,诧异的瞟一眼身边这个女人,不过还是抛出一根烟。

    今天在这里遇到这个女人,可以说本身就是一个意外,而之后他的旁敲侧击之中才了解,这个女人的老师,也就是那个实验室的王,居然是这疗养院的院长。

    这就大出苏灿的意料之外了。

    不过在华夏这样的人情社会,朝中有人好办事,既然那个王疯子是这里的院长,钱宇恒被转移到这处别墅的时候,自然享受到了整个疗养院最顶尖的医疗服务,再也不用为了一个病床而争得头破血流。

    秦婉卿随手接过香烟,而后点燃,深深的吸一口烟,那缭绕的烟雾从她嫣红的唇角吐出的时候,居然带着一种别样的魅惑……

    说实话,苏灿不是没有见过女人抽烟,但是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人把抽烟的动作都展现的如此的有味道。

    而这样一个抽着烟,身上还纹着纹身的女人,他真的很难将其跟一个天天穿着白大褂搞研究的‘研究人员’联系在一起。

    耳边听着别墅里,钱秧秧声音无比愉悦的指使着手下的声音,苏灿还是从错乱的思绪中抽出神来,看一眼身边正如同一个老烟枪一般吞云吐雾的女人道:“钱秧秧他父亲的伤势,手术真的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成功?”

    秦婉卿抽烟的动作一顿,看一眼苏灿之后,肉肉的双唇微启,呼出一口缭绕的烟云:“确切说百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因为你应该已经猜到我所说的那种办法指的是什么办法!”

    “生长液?”苏灿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的开口道。

    “对。”秦婉卿微微的点点头,“你也知道,我们研究的那个生长液,还是一个失败品而已,如果不能解决掉生长液中的隐患,那百分之一的概率都属于奢望。”

    苏灿自然知道那生长液的隐患,虽然含有纯净的能量,但是其中蕴含的那股破坏之力也同样恐怖,以钱宇恒现在如同活死人一般的情形,肯定承受不住。

    “这么说,你先前只是为了宽慰秧秧那丫头了?”苏灿微微的皱眉道。

    “也不是。”秦婉卿深深的看一眼苏灿,“如果你能够加入我们,跟我们一同完善生长液的开发,那百分之一的概率还是存在的,你应该也知道,你是我们生长液实验以来,唯一一个活下来,而且还是生长液的受益之人,你能够加入进来,我可以保证,他的伤治愈的概率能够达到百分之一,或许也有可能更高。”

    听着女人的话,苏灿眉头就是一挑,一双眼睛却是深邃了下来:“如果我拒绝呢?”

    “那……你未来的老丈人只能成为一个活死人,靠着这些医疗仪器苟延残喘咯。”秦婉卿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道,“而且,就算是再先进的器械,恐怕也保不了他多久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

    “如果你这么认为,我也不否认。”秦婉卿笑眯眯的如同一个妖精,“而且,你敢说生长液对你没有好处?加入我们,这对你对我们而言,都是双利之举。”

    苏灿双目锐利的盯着这个好似拿捏了自己七寸的女人,而面对自己的目光,对方也同样毫无畏惧的跟自己四目相对。

    最后,苏灿还是败下阵来,叹一口气:“好吧,你赢了!”

    他确实没法拒绝,毕竟那个半死不活的钱宇恒是钱秧秧的父亲,他不想也不能放弃任何可以救治她父亲的可能。

    秦婉卿松一口气,脸上却是忍不住绽放出一丝得意笑意来,对着苏灿伸出手来:“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

    看着这女人‘嚣张’的笑意,苏灿不由翻着白眼,这种被人威逼利诱算计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此时正好钱秧秧相召,苏灿丢掉手中的烟头,起身就向着别墅内走去,不过没几步,又停住了脚步,扭头看一眼正毫不掩饰的得意的秦婉卿,嘴角却是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恩……蝴蝶很漂亮。”

    蝴蝶很漂亮?什么意思?

    秦婉卿不知道这家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紧接着,脑袋里灵光一闪,秦婉卿一双美目就难以置信的瞪大的滚圆,下一刻紧张的伸手护住了胸口位置,一张脸却再无先前那种一切在握的淡定,有的只是涨红,还有那么一丝丝羞恼……

    这个混蛋如何知道自己这里纹了一只彩蝶的?

    ……

    “苏灿,你知道吗,就在刚才,原先那些不是出去考察,就是出去开讲座的医生都来电话了,告诉我随时可以回来组建团队,接手我爸爸的治疗。”别墅里,钱秧秧无比雀跃的道,接着又偷偷的看一眼别墅门口外那个女人一眼,“我……我知道,这一定都是因为那位秦小姐,你说我该怎样谢谢人家?”

    谢人家?

    苏灿瘪瘪嘴,就在刚才,自己还被人家拿捏着七寸,被迫答应成为对方长期可靠免费的实验小白鼠来着,苏灿都能够想象得到在之后一段时间里,恐怕要暗无天日了。

    看着钱秧秧在自己身边欢快的自言自语,苏灿却有些走神,这让钱秧秧很是不满:“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

    “啊,你说啥了?”

    钱秧秧不满的白一眼苏灿:“你说我今天请那位秦小姐吃饭,她会不会答应?”

    “也许应该可能不会拒绝吧?”苏灿眼角余光看着别墅外的那个女人,而后似无意的开口道,“秧秧,你说你妈妈那个日记本上的彩蝶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苏灿当初得到过钱秧秧她母亲的那个日记本,知道日记本的扉页上,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七色蝴蝶……

    钱秧秧神情也是一愣,不明白苏灿为什么忽然提起了自己母亲的日记本,这让她神色间也多了一丝黯然:“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她名字就叫彩蝶吧。”

    对于自己的母亲,她真的很陌生,她所有的一切,钱秧秧都一无所知,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母亲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