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舞剑少年郎
    ,!

    安排好了钱秧秧一干人,苏灿才坐着龙图的商务车离开了053疗养院,不过眉头却始终深锁,虽然那个所谓的张主任,以及那个尖酸刻薄的胖护士,都受到了惩罚,但是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他可不认为钱秧秧预定的那个床位被抢占,是这医生和护士的原因,这两个人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需要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苏灿眼底闪过一丝阴霾,那个人不但对钱秧秧玩阴的,居然还敢对剑侍下手,这件事情不查个水落石出,绝对誓不罢休!

    苏灿犹豫了一下,眼底又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冷笑,看的一旁的龙图眼皮子直跳。

    瞅着这个家伙那满脸阴险的神情,这分明是有人要倒霉的节奏,想到这家伙疯狗似的乱咬人,深怕这家伙又咬到自己身上来,龙图赶紧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看到,眼角余光却注意到这家伙拿出那个没有牌子的智能手机,对着屏幕不知道在噼里啪啦的乱点着什么。

    以他对这个家伙的了解,这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此刻又不知道在算计谁来着,不过……不是自己就好,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

    苏灿和和尚聊了许久,将自己今天在夜宫新拍的‘动作教育杂技衙内宫斗’大片儿传给和尚共享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关掉了手机。

    收起手机,苏灿就注意到贼眉鼠眼的龙图,忍不住一翻白眼:“行了,这里没你啥事儿了,司机,前面路口停车!”

    “咳咳,我看还是由我们送你吧,你跟我说你住在哪儿,我直接让司机送你到家,你这荒郊野外的下车,也不好打车……”龙图清清嗓子,满是谄媚的道。

    苏灿白眼翻的都快看不到烟眼珠子了:“你说你脑子是不是打除皱针了,我什么时候说我要下车了?”

    “那……那你让前面停车干什么?”龙图也是有些迷惑了。

    “当然是你们两个下车啦。”苏灿理直气壮的道,“恩,我看你这商务车不错,司机也不错,这段时间就由我征用了。”

    “……”

    龙图感觉自己心头有一万只草泥马在翻腾,直到自己那辆奔驰商务车留下一抹尾气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龙图才无比憋屈的竖起了中指:

    “艹,死败类!”

    他觉得自己活的已经够无耻的了,结果这个混蛋简直比自己还无耻,这货活生生就是一个欺男霸女的纨绔恶棍。

    最让龙图郁闷的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那个混蛋就把他两个‘伤残人士’丢这儿了,也太不是玩样儿了吧?

    ……

    这里是一处青砖碧瓦的古院落,相比周围高楼林立,这处被百年古木环绕的庭院,颇有几分城市藏幽的韵味。

    此时,那青砖铺就的古廊道,一个脚步声急匆匆的响起,接着一个男子绕着回形廊向着庭院疾步的走来,不过却被一个寸发男拦住了步伐,男子满脸焦急的看向寸发男,却见他对着自己摇摇头,而后对着郁郁葱葱的庭院内努努嘴。

    男子抬起头,就见庭院里一个矫健的身影,一身对襟衫,手握一把古拙汉剑,挥舞间剑光闪闪,显得格外的华丽优雅,当最后一式舞闭,对方的长剑一扬,那剑却如同张眼睛了一般,化作一道匹练,完美的落入五米开外的剑鞘之中。

    这一切做完,一个清脆的鼓掌声却是夸张的响起,接着就是一个甜甜的声音:“堂兄的剑法真的是太漂亮了,人家看的都要入迷了。”

    场上之人深呼一口气,平复心跳,才微笑着摇摇头,看着满脸兴奋的从花丛后出来的靓丽女子道:“我这是杀人之剑,怎么可以用好看来形容?”

    “反正就是好看,我敢说这天下,再也没有一个人的剑可以舞的比堂兄的还要漂亮。”女孩鼓着腮帮,好似生气一般的道。

    “好啦好啦,漂亮就漂亮吧。”年轻人好似无奈的摇摇头道,眼角余光似注意到远处回廊口上的男子,眉头微皱,而后对着身边的女孩平静的道,“好啦,你也出来玩了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不然到时候婶婶又该责怪了。”

    “不嘛,我还不想回去。”

    “今天堂兄这边还有事处理。”年轻人眉头微锁,原本慵懒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原本还想撒娇的女子表情也是一僵,眼睛微微的瞟一眼远处回廊口那个男子一样,而后才有些不甘心的收回眼神:“好吧,那我明天再来陪堂兄解闷。”

    年轻人微微的点点头,目送着女子离开,之后才走向了回廊口方向,看向满面焦急的男子,面无表情的道:“有什么事?”

    “少爷,咱们安排的人,现在被控制了。”男子满脸紧张的道。

    “哦?没想到下手还挺迅速。”年轻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不过他敢动疗养院里的医生,胆子不小嘛。”

    “那个……不是那位动的手。”男子低着头,声音也是低了不少,“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这件事情,秦小姐直接下的令,而且我们还得到消息,钱家那位病号,直接被秦小姐请到了疗养院那位院长独属的别墅之中,而且那栋别墅的戒备已经提高到了最高等级。”

    “秦婉卿?”年轻人脸上的嘲讽之色也是微微的一凝,接着眉头微皱,“那个女人怎么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来了?”

    男子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年轻人紧接着却是咧嘴一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算了,既然事已至此,这条线就断掉吧,反正就算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身上,我这短时间可是在受罚禁闭……至于你嘛……”年轻人瞟一眼身边卑躬屈膝的男子,“这些天你就先离开燕京避避风头,回头再回来。”

    “是,少爷。”

    年轻人再没有说话,对着男子挥挥手,示意对方退下,而这时一旁懒散的靠着廊柱的寸头男却是对着手机忍不住直咧嘴起来。

    年轻人好奇的看一眼寸头男:“有什么好笑的?”

    寸头男将手中的手机送到了年轻人面前:“大少,你看看这个,一定很有意思。”

    年轻人结果对方手中的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紧接着却是嘴角微微一勾:“呵呵,看样子家里面这下可要真的热闹了。”

    也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两人抬头,就看到一个仆人快步的走来:“大少,老爷那边传来消息,请您明晚八点回去,说是要在老宅举行家宴。”

    年轻人眉头瞬间一挑,一张脸却是第一次严峻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