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你要对我负责
    ,!

    时间在不断流逝,不知道何时开始,实验室里寂静的掉针可闻,一双双眼睛都在死死的盯着剑侍那侵没手臂的生长液……

    如同那日苏灿接受治疗时的异变一样,原本湛蓝色的二级生长液开始变的通透清澈,最令人惊奇的是被那液体包裹的剑侍的手臂上,那原先深可见骨的伤口消失了。

    在湛蓝色液体慢慢化作如水般清澈的过程中,他们甚至亲眼见证了那伤口合拢,之后化作一道浅浅的白痕,最后甚至连那白色的痕迹都消失不见,好似那里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

    而在这堪称神迹的一幕发生前,实验室监控剑侍身体各项指标的各个设备都发出了警报声,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实验失败了,可是为什么会突然间发生如此大的逆转?

    王同样止不住的疑惑,不过紧接着,他一双眼睛就死死的顶住了此刻拉着剑侍手臂的苏灿。

    他想起来了,这一切的逆转,都是从苏灿拉着剑侍手臂的那一刻开始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苏灿,这次的实验是彻底失败的,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苏灿。

    他不知道苏灿在其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个小子就是自己生长液的‘点金圣手’!

    王眼神灼灼,满是热切的盯着苏灿,而此刻的苏灿心中同样难以抑制的兴奋,因为他发现这种生长液,或许对于其他修炼者是绝对的催命符,但是对于自己而言,却是真正的宝藏。

    虽然现在还不明白自己脑海中那第四幅图为什么可以吸收提炼生长液,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经过自己第四幅图的神奇‘提炼’能力,这生长液绝对比原先那翡翠中的那种灵气还要精纯。

    而且再次细细回味,苏灿发现那种蕴藏其中的破坏力,好像也并不是坏事,因为经过他破坏的经脉,在修复之后,却是被扩宽,增强了韧性,对今后的修炼将有想象不到的好处。

    最主要的是,经过这一次在剑侍身上的试验,他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自己可不可以如同今天帮助剑侍一样,去用同样的方式帮助重伤之中的钱宇恒呢?

    钱宇恒因为被子弹伤及了心脏主动脉,而这种精纯的气息却可以完美的修复伤口,甚至不留痕迹,那么自己如果将经过自己第四幅图‘提炼’过的精纯生长液‘渡’给钱宇恒,用来修复钱宇恒被子弹破坏的动脉伤口,是不是可以将钱宇恒的伤口恢复如初了?

    虽然这个设想很大胆,但是苏灿却有着强烈的想要试一试的冲动,而且这种冲动是如此的强烈,正想着是不是把钱宇恒拉到龙隐的这处实验室,不过就就注意到一股灼热的眼神。

    苏灿疑惑的抬起头,就看到不知何时,王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正眼神灼灼的盯着自己……

    “干嘛?”苏灿立马眼神清明,一脸戒备的盯着这个老家伙。

    “咳咳,你能够告诉我,你……你是怎么找到的?”王满是求知的渴望,他使用了无数的方法,却无法剥离这种液体中带着狂暴的那股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可以两次抵挡那种破坏力。

    他真的心痒痒的恨不得用手术刀把这个家伙切片研究,想要知道这家伙是如何做到的。

    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有办法剔除那种破坏力,当真正的生长液被自己研究出来,以生长液的神奇疗效,这绝对是一个跨越人类文明的发明!

    “这个……”苏灿眼珠子一转,接着一双眼睛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王的背后,一张嘴也是夸张的长成了o型,“婉卿,你……你怎么没穿衣服?”

    唰!

    几乎一瞬间,房间里原先还在冒着绿光的一群家伙,目光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苏灿注视的方向,就连王也是错愕的扭头,不过紧接着就暗呼上当,因为自己背后根本就秦婉卿的影子!

    扭头却只看到苏灿拉着剑侍消失在实验室门口的背影,王几乎要跳脚爆骂,但是当面对已经失去了苏灿踪迹的门口,最后却无可奈何!

    ……

    苏灿驾驶着车,载着剑侍离开了龙隐,看着两侧的山林在飞速的后退,平复了先前的激动,更多的疑惑却是涌上心头。

    比如,这生长液为什么对剑侍,对其他实验者有的只有破坏,而对自己,却在破坏中蕴藏生机?

    又比如,自己脑海中的第四幅图为什么可以提炼这种生长液?

    一个个疑团让苏灿止不住对那个王老头充满了戒备,他总感觉这个王老头不仅仅是搞研究这么简单!

    所以,他不敢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秘密告诉那个王老头,不然,他真怕自己会被切片研究了……

    而身边副驾驶座上的剑侍,此刻那张俏丽的脸上,依旧带着难以置信的诧异,一双眼睛时不时的打量着自己的手臂。

    在那里,别说留下疤痕,就是一丝一毫受过伤的痕迹都没有,皮肤细腻的有些过分。

    不过,想到原先那神奇的气息在自己身体中流转,剑侍俏丽的脸上又泛起一抹酡红,一双眼睛偷偷的瞟一眼苏灿,声音低若蚊蝇的道:“你……你要对我负责?”

    “啥?”有些魂不守舍的苏灿没听清剑侍的话,不由询问道。

    “我说……”剑侍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苏灿,“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女人啦!”

    “吱……”

    刺耳的刹车声在这旷野显得格外的刺耳,而此刻的苏灿,一双眼睛却是错愕的瞪大,难以置信的瞪着身边的小丫头片子。

    而面对苏灿的目光,剑侍却是老大的不满了,抛开了心中的那一抹羞涩,理直气壮的扬起修长的脖子:“你什么意思,你难道想始乱终弃?”

    “咳咳,什……什么始乱终弃?”苏灿都快晕了,不知道这小丫头片子又玩的哪出。

    “你……你都把那东西弄到人家身体里了。”剑侍羞答答的道,“师傅说了,女孩子让男孩子把那东西弄身体里,会怀孕的!”

    “……”苏灿愕然的长大嘴巴,接着差点儿没拿脑袋撞方向盘,这都……什么跟什么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