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不是故意的意外
    ,!

    穿过四合院外院的垂花门,进入的就是四合院的庭院,此刻灯火通明的庭院内,却是热闹非常。

    一群年轻男女正散落在庭院四周,一双双眼睛却都集中在庭院那块青砖铺成的中央空地上,在那里,一个年轻男子正舞动着一把长剑,一闪飘飘,煞是好看,唯有那在灯光下闪动着的剑芒透着一股宛若蝮蛇一般阴毒的光芒……

    苏灿几人穿过垂花门之后,并没有直接踏进庭院,而是转向游廊,借着游廊火红的灯笼透出的朦胧灯光,静静的看着庭院里那个身姿潇洒的年轻人。

    “他就是苏家第三代里最被看好的继承人,苏云修。”苏山站在苏灿的身侧,轻声的开口道,“苏云修从小武学天分其高,先是跟爷爷身边的邹爷爷学的一手少林小擒拿,之后更是师从武当原先的掌教真人游云子,一手太极剑,即便是武当二代弟子,也几无人可挡,在燕京的名流圈子里,可以说出尽了风头。”

    “哼,花拳绣腿而已。”听着苏山的话,苏灿没有开口,一旁的剑侍却已经鄙夷的瘪瘪嘴,听着四周时不时响起的叫好声,让她更是满脸的不屑,注视着院落中的那道身影,不由傲娇的伸出一根手指,“杀他……我只需要一根指头!”

    苏山听着剑侍的话,不由莞尔,正准备继续开口介绍,然而就在这是,庭院内原本叫好声,化作了惊呼,苏山狐疑的抬起头,然而下一刻却是花容失色,因为他看到那原先握在苏云修手中的长剑,此刻居然脱手而出,正向着自己这边呼啸而来!

    不对,那剑刃分明是冲着苏灿去的!

    苏山在这一刻也是变了颜色,她没有想到苏云修居然敢如此的大胆,而原本围观的一群人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眼看着那剑刃就要将苏灿穿透,而苏灿此刻却如同被吓傻了一般,身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所有人紧张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眼看苏灿就要血溅当场,而这一刻,夜色中,一道悦耳的风铃声突兀的响起,接着叮的一声脆响,那原先冲向苏灿的长剑被砸落,而紧接着一道宛若天外飞仙一般的身影,带起一抹洁白的匹练,飞快的冲向了庭院中此刻同样好似惊呆了的年轻人。

    是剑侍出手了!

    “大少小心!”一声紧张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接着就见一个寸头男窜向了苏云修的身前,一把推开苏云修的同时,伸手一抹腰间,一道宛若灵蛇一般的软剑迎向了剑侍。

    “哼,不知死活。”剑侍面目清冷,手中风铃剑划过软剑,软剑应声而断,而剑侍那洁白柔弱的素手,已经看似无力的印落在寸头男的胸膛之上!

    一声闷哼,寸头男踉跄后退,嘴角飙出一抹妖艳的鲜血,而剑侍依旧不依不饶的冲向了一侧的苏云修,她不管这个家伙是谁,可是谁敢杀她剑侍认定的男人,那么都该死!

    风铃声越发的悦耳,如同催命符一般,眼看着苏云修就要喋血剑下,不过也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咳嗽声在庭院中响起,虽然咳嗽声不高,可是庭院中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不知何时,在苏云修的身边,多了一个苍老的好似半截身子进土的老人。

    老人伸出了两根指头,看似软弱无力,却在那一瞬间丝毫不差的落在风铃剑上……

    叮!

    风铃剑传出一声金铁击鸣之声,原本面目清冷的剑侍,却似受到了重击一般,原本前冲的身子踉跄而退,而握着剑的手,却在这一刻带着风铃剑,不受控制的簌簌而抖。

    “小姑娘年纪轻轻,没想到杀念居然如此之重,这样不好……”

    “哼。”剑侍眉头一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接着一咬牙,抬起风铃剑,身子就准备再次冲向对方身边的那个苏云修!

    “剑侍,回来。”苏灿眉头一皱,沉声的道。

    原本准备动手的剑侍最终还是停住了脚步,不甘心的等一眼苏云修,脚尖一点,身子却飘飘若仙一般,回到了苏灿的身边。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等众人回过神来,所有人都是震惊的难以用言语形容,这简直如同武侠动作大片一般。

    苏灿无视周围齐刷刷的透过来的眼神,弯腰捡起地上原先被剑侍击落的那柄剑。

    这是一柄汉剑,剑身由千叠刚工艺锻造,宛若波浪一般的纹理,美丽异常,而令人惊奇的是剑柄却不在,苏灿抬起眼皮,看一眼那个老人身边苏云修,那金丝缠绕的剑柄,赫然在对方的手中!

    “如果……我说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会相信这个解释吗?”苏云修此刻已经从先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面目平静的看着苏灿,冷静的道。

    苏灿抬手压住几乎暴怒的母亲,笑眯眯的伸手抚着剑身:“好剑,果然好剑!”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苏灿身上,当看到苏灿身后怒容满面的苏明珠和苏山时,他们立马猜到了这个家伙的身份,一些人已经忍不住露出了戏虐之色,他们很期待这个‘外来户’该如何处理这一幕?

    看着这家伙笑的满脸的谄媚,这是准备乖乖的长剑送还给苏云修,然后赔礼道歉?

    叮!

    在所有人看好戏的目光中,苏灿右手食指压着中指屈指在剑身一弹,剑身翁鸣,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颤动的长剑居然在那颤动中断裂成数节,而且最惊奇的是那断剑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如同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掌控一般,诡异的漂浮在虚空……

    看着这一幕,原本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脸色也是变的凝重起来,而下一刻,苏灿飞快的屈指连弹,断刃滑坡虚空,毫不避让的径直冲向苏云修……

    “哼!”老人一身沉喝,身子挡在了苏云修面前,面对那迎面冲来断刃,一挥那破旧的长袖,就想来一招袖里乾坤,将这些断刃收入袖中。

    然而眼看着那断刃就要被自己的长袖笼罩,诡异的一幕再次的出现了,那些断刃好似长了眼睛一般,居然划过一个弧度,避开了老人的阻挡,冲向了老人身后的苏云修。

    这宛若神迹一般的一幕,让老人也是发出一声惊异,紧接着想要回救已经来不及,而原本围观看好戏的众人,也是难以置信的发出阵阵惊呼,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外来户‘的反击居然会如此的干脆。

    这家伙还想不想进苏家的大门了!

    断刃最后并没有要了苏云修的小命,而只是削去了对方脑门的一撮烟发。

    而苏云修并没有因为死里逃生而庆幸,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子,只有他自己明白,先前那一刻,自己是真正的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那些断刃是在最后关头变向,而后削掉自己的头发的!

    如果对方想要杀自己,只要那剑刃不变向,此刻切开的就是自己的血管!

    这是对方赤果果的警告!想到对方不过只是一个小野种,居然敢如此羞辱自己,这让他难以忍受!

    “哎哟,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苏灿好似没有注意到眼前一老一少的眼神,一脸灿烂的笑容看不出丝毫的歉意。

    让躲在身后的苏云秋很是翻白眼,这货的歉意这得有多敷衍?

    不过看着那个虚伪的家伙吃瘪,自己为啥这么欢乐呢?

    本書源自看書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