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谁是真正的黑手?
    ,!

    回到外庭的时候,这里居然已经散场,整个庭院里只留下一下收拾餐桌的工作人员,而那些桌上的珍馐菜肴基本都没动过。

    老祖宗说的没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形容的就是眼前这样的场景吧?

    原本应该热热闹闹的家宴居然就这样草草收场,这让苏灿心头也不禁暗叹一口气,这些所谓的名门望族又怎么样?人丁兴旺又有何用?

    每个人心中只有自己的那点儿蝇营狗苟,各怀心思,人与人之间没有一点点血脉亲情可言,甚至比不上当初跟老爹两人一起啃着残根剩饭时的温馨和自在。

    苏灿也不再停留,跟自己母亲三人汇合之后,径直离开了外庭。

    出了垂花门,在离开老宅大门的时候,苏灿发现守卫大门的警卫已经换了人,原先拦着他们的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至于他们以后会给谁当警卫,抑或是在哪里服役,苏灿都已经无心理会,因为此刻刚刚踏出大门,他就看到了不远处影壁下一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苏云修!

    这个在苏家第三代里,被长辈们寄予厚望的长孙!

    在他的旁边,还蹲着一个身影,正在吧吧的抽着香烟,那满头寸发根根竖立,给人一种悍不畏死之感。

    注意到苏灿几人出来,寸发男也是灭掉了手上的香烟,从墙根站起身来,一双眼睛看向苏灿身边的剑侍时,满是戒备之色,先前在庭院里受了这看似萝莉似的人畜无害的女孩那一掌,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快碎了,现在还心口还隐隐作疼。

    苏灿此刻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苏云修,看着对方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来……

    苏云修来到了苏灿对面不远处站立,先是对着苏明珠和苏山善意的一笑,而后才将目光落向了苏灿:“我是来解释刚才庭院内那意外事件的。”

    “我的长剑被人动了手脚,剑刃和剑柄间的螺丝被松开,所以才出了那样的意外。”苏云修平静的道,“还有,小姑在门口的遭遇,我也听说了,那两个警卫的所作所为也跟我无关。”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来求你谅解,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我看谁不爽,不会用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手段恶心人,我会光明正大的出手,而且,我苏云修也不是谁都可以在我头上泼脏水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苏云修眼神灼灼的盯着苏灿说道,一只手摸着脑袋上先前被苏灿用断刃留下的痕迹,目光深邃,而后径直转身就走。

    那个寸发男瞅瞅苏灿这边,再瞅瞅苏云修,而后也是快步的跟上了苏云修……

    看着两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昏暗的小巷之中,苏灿摸摸鼻尖,这算是在跟自己宣战吗?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是真的不想掺和苏家这档子破事儿,也不想着巴结苏家,可是似乎有人已经将自己视为眼中钉了。

    “长剑被人动了手脚,怎么说他也是被人给下套咯?”剑侍在一旁鼓着双眼,弱弱的道,“这些大家族的人可真阴暗。”

    “那把剑确实被人动了手脚。”苏灿微微的点点头道,紧接着眼睛却是微眯,目光幽幽,“可是这个家伙他到底事先知不知道自己的长剑被人动了手脚呢?这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身边的苏明珠在听到苏灿的话后,眉头明显的一挑,那原本满是慈爱的目光深处却是闪过一丝寒芒,如果在事先就知道长剑被人动了手脚却将计就计,那么这个苏云修这一手借刀杀人就太过让人可怕了。

    不过细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这长剑被人动了手脚,为什么先前都没事儿,而自己带着儿子出现在外庭,对方的剑刃就这么巧脱柄而出?而且还是毫不掩饰的冲着自己儿子而来?

    ……

    苏云修离开了小巷,径直上了自己的轿车之后,才面目深沉的道:“查出来了没有?是谁动的手脚?”

    “我刚才查了一下,大少的剑,从离开咱们的别院之后,一路都是咱们自己人看管,经手人为六人,都是自己人,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寸发男轻轻的咳嗽一声,喉咙里涌出一丝猩甜,让他也是止不住暗骂一声,“不过,长剑到了老宅,却是经过另外一个人的手……”

    “谁!”

    “咳咳,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寸发男干涩的笑着,不过注意到苏云修依旧面无表情,双眼平静的直视着自己,寸发男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最后长剑被送进外庭,是苏可人小姐亲手送的,不过苏可人小姐那么喜欢大少您,怎么可能会呢,我觉得还是要细细查探……”

    苏云修眉头分明一皱,接着转移话题道:“那两个人问出来了没有,是谁致使的?”

    “咳咳,那两个人嘴挺硬。”寸发男苦笑着道,“大少爷知道,那些人虽然守卫老爷子的安全,可都是大内直接指派的,不受咱们管辖,直接听命于上面的,我们对他们也是束手无策呀。”

    苏云修脸色阴郁了下来:“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我不想听解释,只想知道结果!我倒是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捅我刀子。”

    “好吧。”寸发男发动了车子,苦笑的一脚油门,这辆专门订制的豪车,平稳的启动,而后融入了燕京车流之中……

    ……

    苏灿这些天很忙,自从那日家宴闹剧之后,苏家似乎已经忘记了他这么一号人,这让苏灿也乐得自在,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龙隐的地下实验室,跟一群白大褂凑在一起。

    钱宇恒已经被苏灿接到了龙隐基地,钱秧秧等人也被安排在了龙隐基地的外围,而这几天,经过苏灿的配合,那生长液被他脑海中的第四幅图‘净化’之后,渡入钱宇恒的体内,果然如同他所设想的那样,那股充满生机的能量在恢复着钱宇恒那堪称恐怖的动脉伤口。

    经过几天的努力,钱宇恒那被子弹撕裂的动脉伤口,已经恢复了近半,完全修复只是时间问题。

    苏灿有这个自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生长液,他一定可以让钱宇恒的伤口恢复如初。

    而这几天,实验室内所有人都见证了这一幕,一个个都是大受鼓舞,要知道以前每次的实验都是失败告终,其中不乏一些普通人眼中的‘异能人士’,而眼前这位钱宇恒不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而且还是一个只剩一口气在的活死人,居然可以承受生长液,体内的伤势没有恶化,反而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这股力量是以苏灿为媒介转入钱宇恒体内的,但是却是切切实实的在恢复钱宇恒的伤口,这不是从侧面说明,生长液是完全可以提炼出来用于救命的?

    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提炼最精纯的生长液的方法而已,但是苏灿会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