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秦婉卿的美人计
    ,!

    苏灿在确定了钱宇恒的身体各项监测数据都在像好的方向发展之后,才离开了实验室,不过却在那悠长的走廊里,见到了那个斜靠着墙角,手里夹着一根雪白的女士烟,正在吞云吐雾的女人……秦婉卿。

    “咱们谈谈?”秦婉卿扭头看着苏灿,吐出一个带着薄荷香气的烟圈,平静的开口道。

    苏灿一愣,接着低头看看手机:“咳咳,今天我有约……要不……下次?”

    “只占你几分钟而已。”秦婉卿一步一步的向着苏灿走来,接着几乎将苏灿抵在了墙壁上,如同一个烟道大姐大似的道,“怎么?连几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好吧。”苏灿脑袋微微的后仰,即便如此,眼角余光还是注意到了那深邃的让人想要流鼻血的沟壑……

    太卑鄙了,太无耻了,居然要用美人计?人家可是党员……

    最可恨的是……美人计,你呀的晚上去我房间呀,这大庭广众之下,自己怎么好意思答应?

    而且他敢肯定,那个王老头,此刻一定猥琐的缩在某个角落里,充当偷看狂的角色……

    “好看吗?”苏灿的贼眼没有躲过秦婉卿的眼睛,那次在疗养院被苏灿调戏之后,秦婉卿似乎也放开了,在这个家伙的面前,并没有遮遮掩掩,反而反过来对着这家伙调笑着道。

    “咳咳,那个……我是真的有约……”苏灿苦着一张脸,眼巴巴的道,面对这样一个成熟的如同水蜜桃似的女人,他真的有些吃不消。

    “好吧,咱们谈正事。”秦婉卿表情一肃,神色变化之快,简直如同翻书一般。

    这美人计就完了?这也太不敬业了吧?你丫的倒是多使使呀,再使一下,说不定自己就从了。

    至于这个女人所说的正事,苏灿不用猜也知道,毕竟这些天自己通过生长液治疗钱宇恒的一幕幕,都落在这些人的眼里,王那个老头如饥似渴的表情,好似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似的。

    只是让他诧异的是,本以为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外加威逼利诱的说服自己,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说的很干脆:“咱们合作吧。”

    “合作?”苏灿歪着脑袋,脸上也是带上了一丝惊讶,不知道这女人所谓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对。”或许是因为经常吸烟的原因,秦婉卿声音带着一种特有的嘶哑磁性,充满着一股子别样的魅惑,“你配合我们整个团队改进生长液,将来生长液投入市场,所有利润,你拿走一成分红,我们团队拿九成。”

    “……”

    苏灿长大了嘴巴,还没有说话,秦婉卿已经接下来道:“你也见识到生长液的神奇,你应该可以看得出这其中的惊人利润,那一成的分红,足以让你富甲天下!”

    “知道云南白药吗?仅仅靠着白药,发展到了市值千亿的大企业,如果生长液投入市场,这绝对是真正的敛财机器,我敢保证,你那一成的分红,足以抵得上几个云南白药集团!”秦婉卿声音之中满是魅惑的道,“这样的财富,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而你也不需要仰人鼻息的生活。”

    苏灿确实心动了,不过还不至于让苏灿失去理智,对于这个生长液,以及那个王,苏灿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而听到秦婉卿最后一句话,苏灿的眼神却是瞬间锐利如刀!

    “不要误会。”秦婉卿神色不变的道,“你跟苏家的事情,这些天,整个燕京的名流圈子都传遍了,所有人都知道当年燕京的刁蛮公主失落在外的儿子回来了,我就是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苏灿眉头微皱,没想到自己这几天缩在实验室,在外边居然这么出名了?

    秦婉卿脸上泛着笑意:“当初的苏明珠,那可是被燕京那些男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追求她的男人,可以从四九城排到渤海湾去,可惜最后燕京城里的那些公子哥儿,却是一个都没有得到苏明珠,反倒被一个外来者栽了桃子,而且还生了儿子。”

    “当年可是不知道让多少年轻俊杰伤透了心,对那个男人可是恨之入骨,而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当年的年轻人,现在一个个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各行的娇楚,突然知道他们那个恨之入骨的男人的儿子出现在了燕京,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苏灿莫名的打了个冷战,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成为了全民公敌了,那些人恐怕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吧?

    不过……为什么自己的事情,会传的人尽皆知?

    这其中很令人怀疑!

    而且……那个让当年燕京那些人恨之入骨的那个男人,又是何方神圣?

    似猜到了苏灿心中所想,秦婉卿眯着眼睛,满是享受的吸一口烟:“那个男人是谁,别问我,毕竟当年苏明珠名动京城的时候,老娘我还没出生!不过听坊间传说,那个男人来历神秘,好像不是普通人……”

    “嗨,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秦婉卿眼珠子一转,接着满是暧昧的贴身上来,那修长好看的手指已经夹着一张卡片塞到了苏灿的领口里:“这是我的房卡,晚上……咱们可以详谈哦!”

    “……”

    原本正在猜想那个男人身份的被这女人突然的动作搞的不由错愕的瞪大眼睛,直到女人转身,扭着着如同水蛇一般的腰肢离开,才恍然回过神来,发现这女人这次居然没有穿那宽松的白大褂……

    直到女人消失在走廊尽头,苏灿从领口摸出了那张带着个人信息的房卡!

    我靠,挑逗,这是赤果果的挑逗,不过这对自己注定是无效的,自己可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

    苏灿傲娇的一哼,眼珠子却是贼溜乱转,一副做贼心虚的将卡片贴身藏好,才昂首挺胸离开……

    苏灿是真的有约,而且约他的还是美女,正是那日被自己在夜宫救下的大明星夏雪。

    苏灿觉得这几天自己是要走桃花运了,所以离开龙隐的核心地下基地,他就屁颠屁颠的往燕京繁华的市中心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