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柳生鸟越
    ,!

    苏灿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成为了唐家大小姐的‘保姆’,不过看着唐十三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苏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反正自己主要的任务也不过就是看紧对方,让对方别再溜掉就行。

    而且,能够让唐家欠自己一个人情,苏灿本能的觉得这个买卖,自己好似不吃亏。

    接下来,两人又是觥筹交错一翻,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喝的不亦乐乎,即便是堪称海量的苏灿也有些招架不住了,而也在这时,那个非我莫蜀的店长却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柳生一郎的老子来了。

    苏灿眼睛微微一眯,自己的儿子被人打了,还被扣押了,这老子上门,自然是来兴师问罪了。

    苏灿不由有些歉意的看向唐十三,毕竟这件事情,绝大部分是因自己而起!

    不过让苏灿压抑的是,满嘴酒气的唐十三却是毫不犹豫的挥挥手,一脸的不耐烦之色:“没看到我在会客吗,让他在门口等着。”

    苏灿愕然的长大嘴巴,如果先前没有听错的话,陈林那小子可是说过,柳生一郎的老子,那可是岛国驻华夏的大使馆大使,怎么也算是一个‘大官’了,就这样让人家在门口等着?

    最让苏灿古怪的是,这个店长老头居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毕恭毕敬的弯腰道:“是,家主。”

    说完就退出了房间,显然是让岛国的大使‘在门口等着’去了。

    苏灿许久后才合拢了嘴巴,不过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唐十三:“唐大哥,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柳生一郎的老子,那个陈林说好像是岛国驻华夏大使,这样晾着对方,真的没事儿?”

    “哼,你以为他敢有意见?”唐十三一脸冷笑着道,“就算是柳生家的家主来到这里,也只能乖乖的在门口候着,见不见也要看老子的心情。”

    柳生家?

    苏灿心中一个咯噔,却是想起先前唐十三在游廊里的那句话:“柳生逆刀流,也不过尔尔!”

    这个柳生家难道很牛掰?柳生逆刀流又是什么玩样儿?

    似看出了苏灿眼底的疑惑,唐十三脸上却带着一抹嗤之以鼻:“柳生家族在岛国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家族吧,一手逆刀流,也算是有些名堂!”

    “不过要说柳生家族,还要从当年那场侵略战争中说起,在战争的初期,岛国对华夏不知底细,并不敢大举入侵,而是派出了国内十几个武术世家,进入华夏挑战华夏各地的武者,以作先期的试探。”

    “而这些武者世家中,柳生家族就是其中一支,而这些家族分十几波进入华夏,到处挑战华夏的武者,比如进入明珠的秋野家族,迷踪拳霍元甲就是死在秋野家族手中,而当初死在这些武者手中的,有何止霍元甲一人?”

    “原先这些岛国武者还缩头缩脑,结果在几次的试探之后,发现华夏的武者不过都是花拳绣腿,他们手中的一把武士刀,居然可以杀的华夏武术界片甲不留,不由滋生了傲慢,而这些人开始恣意妄为,在华夏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如此一来,自然引出了隐世家族的联手。”

    “而唐家迎击的正是进入蜀地,挑战蜀地武者的柳生家族。”唐十三脸上的嘲讽之味愈发的浓郁了,“当初还以为那个柳生家族有多牛逼,结果一出手才发现,那个柳生家族的家主,居然是一个连炼气境界都没有完全踏入的家伙,居然就敢在华夏胡作非为,当初我代表唐家出战,直接出手打的那个家伙连他娘都不认识,要不是那个家伙溜得快,指不定现在岛国就没有柳生这一支了。”

    苏灿原先还听的津津有味儿,可是最后却越听越不是个味儿了。

    人家岛国侵略华夏的事情,过去都七八十年了吧?你丫的当初就代表唐家出战?那你现在不说百八十岁,最起码也七老八十了吧!

    这牛吹的也太离谱了。

    而唐十三说着说着,最后居然靠在了酒桌上呼噜响起,果然是酒喝多了,而且看着这架势,苏灿都有些同情那个等在门外的柳生一郎的老子了,估摸着这家伙今天是别想醒酒了。

    苏灿干掉最后一口酒,也是起身离开了包厢,吩咐了包厢外那些唐门的子弟照顾唐十三之后,才离开了非我莫蜀。

    当苏灿出了非我莫蜀大门的时候,果真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挂着外国使馆牌照的丰田商务车,而商务车前,被一众保镖簇拥在中间的是一个中年的岛国人,果然毕恭毕敬的站在大门外,没有踏入非我莫蜀一步……

    不要问为什么知道对方就是岛国人,因为岛国人长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看起来猥琐,跟韩国棒子的小绿豆眼一样,有着自己的‘民族特色’,而且这个男子跟先前那个柳生一郎面貌有着三四分相似。

    苏灿看向这群人的时候,那个中年男子一双眼睛也看向了自己这边,那如鹰一般凶狠阴冷的目光,让苏灿面色也是一沉,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岛国的猥琐男应该很早以前就认识自己,从他的眼中,苏灿看到深深的敌意,那种敌意并不是因为自己今天坑了对方儿子这么简单……

    难道自己不小心睡了他婆娘了?要不然为毛这么看着自己。

    苏灿摇摇头,自己应该还没有那么重口味儿,要睡也是睡他女儿。

    苏灿好似没有注意到对方那眼神一般,反而对着对方咧嘴没心没肺的一笑,而后悠然的转身就准备离开,不过就在他从那个男人身边要擦肩而过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那个男人嘶哑而略显怪异的腔调:“你就是苏灿?”

    苏灿的脚步一顿,果然这个男人是先认识自己的,苏灿神色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微微的点点头:“我是!”

    “我叫柳生鸟越。”男子对着苏灿伸出了手,沉声的道。

    苏灿好似没有注意到对方伸出来的手,嘴角微微一瘪:“鸟越?没听过,鸟人倒是听过。”

    柳生鸟越脸色一沉,眼底却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阴冷:“你很快就会听过的,而且我保证,你会一辈子都记住这个名字。”

    “是吗?”苏灿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一字一顿的道,“那我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