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戏耍柳生鸟越
    ,!

    苏灿不再说话,身子径直从对方身边而过,不过在两人错肩而过的一瞬间,苏灿的肩膀却是无巧不巧的一碰柳生鸟越。

    柳生鸟越蓦然被撞,身子不由重心不稳的一个踉跄,这让他大恼不已,正准备发怒,却注意到先前那个接待他们的非我莫蜀负责人出现在大门口。

    作为有着血海深仇的死对头,他之前自然调查过无数次有关唐门的讯息,而眼前这个叫做唐雨从的老头,别看只是一店之长,在唐门却是身份奇高,修为也堪称深不可测,此时只能强忍着憋火,快步的迎了上去:“唐先生,不知道贵家主现在是否已经有空?”

    “我们家主今日无暇,要见我们家主,你们还是明日再来吧。”唐雨从面无表情的站在非我莫蜀大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柳生鸟越道。

    “这个……”柳生鸟越即便是心中忌惮这个被家族列为禁忌的川省唐家,也是忍不住心生恼怒,不管怎么说,他柳生鸟越也是一国大使,被人晾在门口大半个小时,最后居然还被放了鸽子,让他的颜面何存?

    柳生鸟越脸色阴沉了下来:“不管唐家家主见不见在下,今日我都要带走柳生一郎。”

    “咦,看样子你们是准备动强咯?”唐雨从一听,却是来了精神,在他的身后呼啦一声,就冒出了十几个劲装男子,一看就是身手不凡之辈。

    柳生鸟越一张脸都绿了,这些华夏人也忒不讲究了,怎么说自己现在代表的也是一国大使,也算得上是外宾,怎能如此不给面子。

    柳生鸟越抽搐着一张脸,原本强硬的口气也软弱了下来:“唐先生,你们是误会了,我们此行是带着诚意而来的,我知道是柳生一郎做了错事,我只希望唐家能够大人有大量,把柳生一郎放过,我这边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千万美元!”唐雨从升起一个手指,瞥一眼柳生鸟越,“赎回柳生一郎的代价。”

    “你……你这是讹诈!”柳生鸟越一张脸都扭曲了,跳着脚道。

    “咦,你居然都学会抢答啦。”唐雨从咧嘴笑着,“不错,这就是讹诈。”

    柳生鸟越憋屈的差点儿没吐血,接着眼神阴测:“华夏可是法治社会,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事情闹大,警方介入,你们唐家没法收场吗?”

    “那随你便咯。”唐雨从伸手扣着鼻屎,还不忘潇洒的伸手一弹,“随便你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警察在非我莫蜀是绝对找不到你那个柳生一郎的,我劝你还是去联系一下环卫工人,指不定那一天就从燕京的某个下水道扒拉出来了。”

    威胁,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看的人群外的苏灿也是眼皮子直跳,这唐家果然就是一个极品,在唐十三这个极品家主的带领下,唐家在极品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看着那个鸟人憋屈的表情,自己怎么就这么欢乐呢。

    柳生鸟越感觉眼前这个老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犹豫再三,柳生鸟越还是垮下一张脸:“一千万美元太多了!”

    “小本买卖,概不还价。”

    “……”柳生鸟越最终还是咬咬牙,“好,一千万就一千万,不过这笔数字太大了,我需要联系家族筹备,而在这之前,我需要见到柳生一郎,确保他无事!”

    “这个当然没问题,做买卖嘛,自然要先验货,我们懂规矩。”唐雨从听到柳生鸟越答应,立马很是谄媚的堆满了笑容,那眼神看向柳生鸟越的时候,哪里还像先前那样麻木?那简直就像是在看一堆行走的美元。

    一双眼睛里都只差冒星星了,看的苏灿也是心都各种羡慕嫉妒恨,一千万呐,而且还是美元。

    原来绑架讹诈居然这么来钱?

    苏灿在考虑,这个柳生一郎被唐家放了之后,是不是自己也来一票?

    而看着柳生鸟越就准备往非我莫蜀的大门进,苏灿却是眼珠子一转:“慢着!”

    唰!

    双方数十双眼睛就齐刷刷的落向了人群外的苏灿身上。

    苏灿咧嘴一笑,对着唐雨从善意的提醒道:“我觉得现在是不是该先验明一下对方的身份,柳生一郎那可是金主,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

    苏灿一边说着,一边不忘对着唐雨从挤挤眼睛。

    唐雨从人老成精,立马会意,配合着拦住了柳生鸟越:“确实,这位小兄弟说的没错,柳生一郎现在可是被我们‘重点保护’,可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

    “你!”柳生鸟越没有想到最后居然还出这么一幺蛾子,强忍着心头的不爽道,“我叫柳生鸟越,是柳生一郎的父亲,现在可以见了吗?”

    “咦,你说你是柳生一郎的父亲,那就是父亲昂?那我说我还是柳生一郎的爷爷呢。”苏灿一脸阴损的笑着道。

    “你……你放肆。”柳生鸟越气急败坏的吼出声来,对于唐家,他或许还忌惮,眼前这个小子又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占他的便宜!

    “别生气,别生气。”唐雨从一副和事佬的样子,不过却明显拉偏架的道,“这位小兄弟说的也不算错,你不拿出证据证明你和柳生一郎是父子,证明你是柳生鸟越!这事儿可真不好办,那柳生一郎可是价值千万美元来着!”

    “哼,我自然能证明我自己的身份!”柳生鸟越不爽的瞪一眼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只手已经伸向了衣服内兜里,那里有他的钱包,钱包里有他的工作证件。

    嗯?

    柳生鸟越表情一僵,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钱包居然不见了……

    唐雨从看着柳生鸟越那一副便秘了似的表情,立马就猜出这其中的小九九了,暗地里对着不远处的苏灿竖起手指,脸上却是严肃了下来:“无法证明你的身份,我们不能放你进去,对不住了。”

    “怎么可能!”柳生鸟越憋屈的要死,一只手摸便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没有,还是没有……

    柳生鸟越想不明白自己的钱包怎么会不见了,不过接着却是福至心灵,立马回过神来,扭头看向了人群外的那个苏灿:“是你,一定是你,是你刚才碰我的时候,偷走了我的钱包!”

    “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你东西了。”苏灿一个白眼,“胡乱污蔑人,小心我告你哦,华夏可是法治社会。”

    “……”柳生鸟越气急,他从来没有向今天这样被人戏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唐家跟那个苏灿根本就是蛇鼠一窝!

    柳生鸟越几乎咬碎了牙,接着转身就往商务车里走:“我们回去拿证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