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送上门来的女人
    ,!

    看着把柳生鸟越给气跑了,苏灿心情大好,跟唐雨从别过之后,苏灿也是离开了非我莫属,不过看看时间还早,苏灿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回龙隐基地,而是慢悠悠的穿行在南锣鼓巷内,消磨时间,直到最后在巷口一个乞丐跟前站住了脚步,而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钱包,径直丢进了对方讨饭的破碗,才潇洒的飘然而去。

    原本昏昏沉沉的乞丐被那钱包砸在破碗上的声音吓了一跳,当看到那真皮的钱包时,却是不由狂喜,自己这要饭也有些年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方的主,居然直接连钱包都给他了。

    打开钱包一看,立马一沓的毛爷爷更是看的他双眼冒光,而且这大爷也太‘壕’了,不但给钱了,居然连银行卡,工作证都一并给自己了。

    再看看工作证上的名字,柳生鸟越?

    真是好人呐……

    苏灿离开了南锣鼓巷,驾驶着自己的座驾赶回基地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一想到晚上佳人有约,而且或许还能发生某些超友谊的‘课外活动’,苏灿内心不由一片火热,只是让他不爽的是,还没等去找秦婉卿畅谈人生,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而且不用穿衣服的运动,却被聂公民堵了个正着。

    而聂公民带来的消息,却让原本满心火热的苏灿脸色也是微变,接着心也是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

    那个当初用火箭弹袭击自己的杀手找到了,不过却已经成为了一个死人!

    苏灿第一直觉就是对方被杀人灭口,不过从聂公民口中得知,对方是自缢身亡,尸检报告也排除了他杀!

    苏灿以前从来没有来过燕京,更不会跟对方有什么利益冲突,可是对方却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如果说这背后无人操控,打死他也不信,而现在这个家伙却死了,也就是说这死无对证。

    苏灿猜不到这背后是谁想要自己的命。

    毕竟,在燕京自己有了太多的敌人,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让苏灿很憋屈,却又无可奈何,不过他也从聂公民那里得到了一条很重要的讯息,那京城戍卫部队的一把手,居然是董家的二子董大陆!

    又是董家!

    苏灿眼神深邃,董家似乎掺和进了五年前那件事,那么现在董家要对付自己,似乎也说得通了。

    当他告别了聂公民,回到地下基地的时候,原本满心火热的还想跟秦婉卿来一出超友谊的运动的心思也是一点点的凉了下去,想了一想,苏灿最后还是脚步一拐,回到了自己暂住的聂蔓婷的卧房。

    他需要静一静,需要静静的梳理着来燕京这些天所发生的一切!

    本以为自己这次的燕京之行,是因为两个公子哥儿的一出闹剧,可是现在细细想来,这一切都环环相扣,先是自己出了机场就被警方逮捕,之后被袭击的差点儿没命,最后当聂公民查下去的时候,那杀手居然自杀来掐断所有的线索。

    这分明像是一个早就算计好的圈套,就等着自己中套,苏灿眼神锐利起来,他不由想到了董家明,这家伙可是董家的二少,他忽然觉得,苏云鹏在这次事件中,恐怕都只是对方拉来掩护的一枚棋子而已,而董家明扣押龙图这一环,才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因为如果自己不来燕京,他们所有的安排都白费力气。

    苏灿眉头深锁,而在这时,紧闭的房门却是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将苏灿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苏灿带着一丝疑惑的起身开门,只是紧接着就瞪大了眼睛,只见一个火热的身子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揉进了自己的怀中,那玲珑有致的身子,赫然不正是秦婉卿?

    那贴身厮磨,苏灿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胸前那惊人的柔软……这女人居然没有穿妞妞罩……

    “咳咳,秦小姐……那个……”苏灿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儿来,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这女人很野蛮的压倒在了床上,这让苏灿也是大呼吃不消,不过却还没有失去理智,“这个……这里是聂蔓婷的房间……”

    “聂蔓婷的房间?”秦婉卿骑在苏灿的身上,眨眨眼睛,声音带着独有的嘶哑道,“没事儿,蔓婷是我闺蜜,这床我以前也睡过!”

    “咳咳,蔓婷是我女人!”

    “什么!”秦婉卿这次真的是震惊了。

    这让苏灿心中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是隐隐失落,看样子今晚上的超友谊运动是没可能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秦婉卿紧接着就化作了一抹雀跃和邪笑:“一想到现在睡的男人,居然是闺蜜的老公,特么的,想想都刺激!”

    “……”

    “正好今天帮闺蜜验验货色怎么样。”秦婉卿怪笑着道,让苏灿却是瞪大了眼睛,这都可以?这个女人也太邪恶了吧?

    好吧,不过想想怎么那么刺激!

    “我美么?”秦婉卿媚眼如丝的道。

    “美!”苏灿忍不住吞咽着口水,点点头道。

    “那用四字成语形容一下,说不定我一高兴,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

    苏灿眼珠子一转,接着一脸坏笑的道:“不含而立!”

    “……”秦婉卿噗嗤一笑,那一抹风情,看的苏灿也是心头勾起一抹邪火,就准备一不做二不休,伸出两只爪子,就向着那对方胸前的夸张之处抓去,想好好品味一番,只是还没等他吃到豆腐,却见原本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居然如同脱兔一般跳离了床榻,只是笑眯眯的站在床尾,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苏灿一愣神,看着那毛毛的眼神,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却见这女人转身走到房间一角的书架旁,居然从一本大部头的书后,取出了一个隐蔽的摄像头……

    我类个去,没错,就是摄像头!

    看着这一幕,苏灿一张脸都绿了,此时强忍着额头冒冷汗,声音干涩的道:“咳咳,这……怎么会有一个摄像头?”

    秦婉卿对着苏灿眨眨那人畜无害的好似二八纯情少女的眼睛:“我偷偷放的!”

    “刚才我没有说假话,我跟蔓婷真的是闺蜜,而且是很好的那种,我有她房间的门卡!”

    “……”

    “本来是想等着你自己送上门的,结果你小子居然让老娘自己送上门,不过幸好老娘天生丽质,聪明绝伦,以防万一的在蔓婷的房间提前放下了摄像头……”秦婉卿低头看着手机,一边看着还不忘啧啧有声,“恩,画面不错,高清动作大片儿,回头邮寄给蔓婷一份儿,让他看清某人的真面目,早就跟她说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闺蜜才是真爱嘛。”

    “咳咳,闺蜜才是真爱?”苏灿瞪大眼睛,难道这家伙还是个les边儿的?我靠,瞎了老子24k钛合金的狗眼……

    不过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人偷拍了,苏灿就无比的抑郁!

    这不是自己最拿手的活儿吗,没想到自己打了一辈子的鹰,最后却被鹰啄瞎了眼。

    看着秦婉卿这个女人沾沾自喜的姿态,苏灿拿出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那个……我好像没把你怎么样,从始至终都是你勾搭我,蔓婷一定会理解我的……”

    “你最后忍不住对我伸手了。”

    “我又没有碰到你。”

    “你最后忍不住对我伸手了。”

    靠,这丫的复读机昂!

    “你想怎么办。”老脸发烟,一脸无力的道。

    “咱们合作。”秦婉卿目的很明确,接着挤挤眼睛,满是坏笑着道,“不然我就让聂蔓婷看看,她的男人看到我就‘不含而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