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双方的博弈
    ,!

    苏灿丢脸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看着这女人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只能咬牙切齿的道:“算你狠!”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合作,全力配合我们完成生长液的改良,直到最后可以作为成品推入市场,我会把这段视频永远的藏起来,一辈子都不拿出来让除我之外的人看到,而且,白天我跟你说的分成,我依旧可以跟你保证。”秦婉卿一脸郑重的保证道。

    苏灿就忍不住一个白眼,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乖乖的配合,对方‘藏’起来的这个视频,还是会被拿出来威胁自己!

    “要合作也不是不可以。”苏灿平静了下来,从床上坐起来,目光郑重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字一顿的道,“不过我要知道这生长液的来历。”

    “什么意思?”秦婉卿脸色微微一变,“生长液,自然是我们实验室经过几年的潜心研究后得到的研究成果,这是我们实验室所有人劳动和智慧的结晶!”

    “既然秦小姐并不是真心想要合作,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苏灿脸色一肃,声音也带了一丝逐客的味道,眼角余光却在偷偷的瞟着这个女人,果然注意到这女人神色微变。

    “你难道就不怕这视频资料泄露出去,被聂蔓婷知道而吃醋?”秦婉卿盯着苏灿,咬咬牙道,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说翻脸就翻脸。

    “作为一个女人,你都不在乎自己的声誉,而要泄露这段视频,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害怕?而且别人只会羡慕我,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主动倒贴上来!”苏灿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道。

    “呸,不要脸!”秦婉卿脸色微红,本以为拿捏住了这家伙的死穴,却忽然发现这完全是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亏本买卖。

    而此刻注意到床上的苏灿已经站起身来,而且不怀好意的向着自己走来,秦婉卿心头也是莫名的一慌,身子微微后退,一脸戒备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苏灿眼珠子一转,脸上已经化作了一脸的邪魅,“反正这视频资料也要泄露了,不如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咱们开始煮饭吧?”

    “煮饭?”

    “对呀,生米煮成熟饭嘛!”

    “你敢!”原本还有些迷糊的秦婉卿瞬间明白过来,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她,身子本能的就向着门口位置退去。

    她原先还沾沾自喜,觉得今晚所有的计谋都可谓完美,但是她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方如果真的要对自己做些什么,自己又该往哪儿逃?

    自己这分明就是羊入虎口,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我为什么不敢?”苏灿将秦婉卿挤到了门角,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对方,伸手轻佻的勾起对方圆润的下巴,看着这个原本大咧咧的女人脸上露出的一丝慌张,苏灿脸上的邪笑却是愈发的浓郁了,“你敢算计我,我为什么就不能将计就计?”

    苏灿勾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下巴的手一点点下滑,滑过那柔软的脖颈,姓感的锁骨,眼看着就要落入那沟壑之间,而也在这时,原本神色慌张的秦婉卿终于爆发了,她没有泼妇般的歇斯底里般的尖叫,也没有哀求告饶,而是一扬手,五指合拢,一掌向着自己的胸膛拍落。

    看着那纤纤素手好似软绵无力,但是苏灿却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味道,原本抓向对方胸口的咸猪手也是瞬间回防,挡住了对方那拍来的手掌……

    啪!

    一声脆响,似乎空气爆裂的声音一般,苏灿感觉落在自己手上的那手掌不是一只肉掌,而是一块铁板,措不及防之下,身子也是倒退了两步,这让他也是讶然,接着却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脸上满是凶光的女人:“没想到,你藏的可真够深的!”

    苏灿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也跟他们是同一类人,是一个修炼者。

    “我并没有藏,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秦婉卿似乎用力过度,脸色微白的道,一双眼睛却满是戒备的看着苏灿,“而且,我对你并没有敌意,我找你只是为了合作共赢。”

    “一切合作的前提,基于我知道关于生长液的来龙去脉的前提之下。”苏灿平静的道,“如果你无法做主,你可以回去和王王老头两人好好的合计合计,我不想成为一个不明不白的小白鼠,被人摆弄。”

    “不要再拿什么生长液是你们实验室研究成果之类的废话来搪塞我。”看着秦婉卿似要否认,苏灿伸手打断道,“如果是你们研究出来,为什么同样身为修炼者,生长液对其他人都有排斥作用,唯独我可以使用?这难道真的就是巧合?”

    苏灿之前就有一种直觉,这生长液跟他有着莫大的关联,即便是秦婉卿他们不来找自己,自己也会彻查到底。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五年里,靠着自己可怕的直觉,无数次带着弟兄几个死里逃生!

    秦婉卿沉默了,而苏灿却是眼冒精芒的盯着秦婉卿,指指秦婉卿那纹着七彩蝴蝶的胸口位置,眼神变的无比的深邃:“而且……我见过跟这蝴蝶图纹极度相似的图纹,而那个图纹的主人,同样是一个了不得的科学家,不过对方研究的不是生长液,而是新能源!”

    “我很好奇,你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苏灿原先看到秦婉卿胸口上的纹身,就怀疑这个秦婉卿或许跟钱秧秧那个神神秘秘的母亲彩蝶有关联,而此刻惊讶的发现这个秦婉卿居然也是一个修炼者,一个研究新能源,一个却参与这神奇的生长液之中,这由不得他不怀疑。

    他很好奇那个彩蝶图纹又代表着什么?秦婉卿的胸上有,钱秧秧母亲的日记本上也有!

    这是一个组织的标志?还是一个家族的族徽?亦或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苏灿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个女人,而原本始终保持着脸上平静的她脸色终于变了,她强忍着情绪的波动,再无先前的胜券在握的淡定:“对不起,我回头再找你!”

    话语刚落,秦婉卿反手打开了房门,眨眼间就跑的没影儿了。

    苏灿愕然,这就走了……

    不过从秦婉卿的异常举动中,苏灿越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想,这个秦婉卿跟钱秧秧的母亲,一定有某种关联!

    苏灿肚子站在卧房中,空气中似乎你弥漫着先前秦婉卿身上带着的那种撩人的幽香,苏灿想了想,最后还是拿出手机将当初钱秧秧母亲的日记本上的那个彩蝶图纹发给了和尚:

    “查一下,这个彩蝶的来历,有没有什么组织以彩蝶为标志的!”

    “还有……彻查燕京是否有一个秦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