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深藏地下的神秘祭坛
    ,!

    第二天早上,苏灿一如既往的给钱宇恒治疗伤势,不过今天秦婉卿却没有出现在实验室里,只有王这个老头在。

    钱宇恒伤势的治疗依旧按部就班的进行,不过苏灿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带着一丝怪异的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完成了今天钱宇恒伤势的治疗,苏灿就准备离开这个鬼地方,却在门口被王拦住了去路。

    王那张略显苍老的脸上此时满是凝重之色,苏灿见对方那双眼睛盯着自己看,直到把自己都看的有些发毛之后,才转身:“你跟我来!”

    苏灿心中一动,看着这家伙离开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沉默的跟在了对方的身后……

    两人离开实验室之后,并没有沿着平日离开实验室的走廊往外走,而是转向相反的方向,这让苏灿心头也是讶异,因为这些天他对这里的环境也算是摸透了,这走廊走下去,拐角之后就是被封死的墙壁,这根本就没有出路!

    不过很快,苏灿就明了自己还是小视了这个处处透着古怪的龙隐基地,只见身前这个老头在那堵‘墙’跟前站立,伸手拍在了一侧的墙壁上,苏灿就见那原本严丝合缝的墙砖,向着两侧滑开,露出了其中一个电子屏幕。

    王从怀中摸出了一枚同苏灿龙隐令牌相似的牌子插入其中一个凹槽,电子屏随之亮起,之后就见对方在屏幕上输入一串密码,将手掌压在屏幕上,核对掌纹之后,又将眼睛对准一个镜头,应该是确认瞳膜确认!

    经过这数道步骤的确认完毕之后,苏灿耳边就听着滴的一声轻响,那原本挡在身前的那堵‘墙’居然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接着缓慢的一点点的升起,让苏灿瞪大眼睛的是,这明显是钢铁铸造的‘墙’,居然足有一米多厚。

    就算是地下核防空洞,也没有这么夸张吧?也就是说如果得不到这栋‘墙’的开启之法,想要从外边爆破进入,根本不可能!

    苏灿心中愈发的好奇,在这墙之后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居然如此森严!

    进入那道如同断龙石一般的‘墙’之后,入目处没有一丝色彩,只有刺目的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面,干净的好似没有一丝一毫的尘埃。

    苏灿带着一丝好奇的伸手敲敲身边走廊的墙壁,居然发出一阵类似金属般沉闷的声响,让他眼神愈发的凝重的是,连这墙体居然都是金属的。

    “不用敲了!”走在前面的王声音幽幽的道,“这墙体是全金属浇筑的,厚达二十公分,采用高强度航空特种钢,在这钢墙上下左右四侧,还有厚达一米的混泥土浇筑,内埋入各种检测设施,这样的强度,即便是当今最强大的核弹都难以穿透!”

    听着这老头的话,苏灿莫名的有种不安,特别是身后那原本升起的巨‘墙’正在降落,也就是说如果封闭,这唯一的出口也被堵死了,外边的人休想进来,而里面的自己,同样也别想出去了。

    跟在王身后的苏灿眼神闪烁,如果这个家伙对自己怀有歹意,他不介意先下手为强!

    不过让他讶然的是直到最后,这个老头也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而很快,苏灿原本锁定在对方身上的目光,就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而且,一双眼睛也是越睁越大,眼底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因为此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圆形足有篮球场一般大的房间,圆形的拱顶,勾勒着色彩斑斓却造型古拙的壁画,上面有日月星转,有飞禽走兽,山川河流,上古先民无一不足。

    而在这偌大的圆顶环绕之下,却是一个巨石堆砌的祭坛,透着一股岁月的沧桑。

    踏入这里,苏灿好似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身后是白的一尘不染的走廊,而身前却是石头斑驳的祭坛,还有那透着神秘气息的壁画。

    对于这种祭坛,苏灿并不陌生,这些年他在外闯荡的时候,在世界各地都有这种大同小异的高台,不过有些已经湮没在岁月长河之中,而有些也被人一次次的修葺,成为了旅游景点,早已失去了他本身的意义。

    在古代,这种祭坛多是古代先民面对天灾**,用来祈祷祭祀上苍所用。

    而苏灿没有想到,在这个龙隐基地的地下,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个祭坛,而且苏灿也看出来了,这个祭坛应该原先并不在地下,而是被人整个移入到了这里。

    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个祭坛移入到这里,而且还如此的保卫森严,甚至他怀疑,龙隐的存在,都是因其而生。

    苏灿正静静的打量着这里的场景,蓦然,瞳孔却是一缩,一双眼睛已经好似穿透了空间的界限,锐利如刀一般的落向了那祭坛中央位置的祭台之上!

    在那里,那个祭台似乎有光华流转,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嗡……

    一声嗡鸣在脑海深处炸裂开来,在那一瞬间,苏灿难以置信的发现自己深藏脑海深处的九幅图纹,好似受到了一股秘力的召唤一般,居然急速的转动起来……

    苏灿心底,被勾起一股本能的渴望,在那高高在上的祭台之上,似乎有一个力量,在吸引着自己前往,让他难以拒绝。

    苏灿眼底似乎有符文流转,接着缓缓的抬起腿,一步一步沿着那斑驳的被无尽岁月侵蚀的巨石台阶,一步一步的向着祭台走去。

    而不知是不是错觉,在那头顶圆形的拱顶上,那些壁画似乎活过来了一般,其间似有日月星辰流转,似有飞禽走兽厮鸣,似有上古裔民在虔诚的祭祀祷告……

    而作为旁观者,王只是带着狐疑的看着正慢慢走向祭台的苏灿,让他惊讶的是,这小子居然还对着那祭台行三叩九拜之礼,表情严肃,眼神虔诚,这让他也是忍不住咧嘴一笑,虽然他七老八十了,但是他可是唯物主义者,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还搞迷信!

    不过一想到这个祭坛的神奇,王还是收起了心中的轻视,脸上多了一丝郑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