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慢慢解开的五年前之秘
    ,!

    而现在,身边这个王居然告诉自己,这鼎居然跟徐福有关系。

    不过此刻细细观看鼎壁上的那副图纹,那无数男女整齐的对着祭坛祭祀祷告,似乎正应和了当初徐福带着数千童男童女出海的画面,只是……这鼎中血红的液体又从何而来?跟这个徐福有何关联?

    王眼中闪动着深邃的光芒,似在自言自语的道:“这些年,我们有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我怀疑这个徐福,可能当初成功的炼制了这一炉的长生液,但是他也遇到了同我们现在遇到的一样的难题,那就是这股精纯的生机中,同样死气无法剥离,所以他才想着带着童男童女出海,希望在那三座仙山之上,求取真正的解决之道。”

    “可惜,徐福带人出海,却再也没有回来,之后秦始皇到死都没有得到长生不老丹。”

    苏灿眉头深锁,一双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盯着那模糊身影手中的白色龟甲,声音幽然的道:“这个祭坛,还有这个青铜鼎,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

    王一愣神,不过接着还是带着一丝怅然的开口:“如果我告诉你,这个祭坛跟秦始皇陵有关系,你相信吗?”

    苏灿瞳孔再次一缩,秦始皇陵?

    “当年我们接到上级的紧急通知,秦始皇陵的疑似甬道入口被发现,不过却是因为盗墓团伙发现的,而且已经被盗挖,损失不知怎么样,当时,国内几个著名的考古专家都赶往陕省,而我虽然不是专家,也有幸见证了这次的挖掘工作。”

    “我们到的时候,那处盗洞内的墓室几乎一片狼藉,甚至留下了几具盗墓贼的尸体,当时我们以为是他们盗墓团伙的内讧,不过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当时我们对那个墓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而这个祭坛就是那里的产物,当时那些考古专家只是惊讶这存在了数千年的鼎内居然还有神秘液体的存在,却不知道这液体的神奇之处,而我无意中发现了这液体的非同一般,上报国家,通过国家的运作,这祭坛被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甚至被移入了这里,受到重重保护。”

    “那些考古学家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么一个并不是很起眼的三足两耳鼎上,他们更好奇的是那断龙石之后的世界,他们知道,那断龙石之后,就是埋葬秦始皇的所在。”

    “作为一个考古学家,他们自然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打开秦始皇的陵寝,一见这传说了几千年的陵墓的真面孔。”

    王扯扯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之色:“其实,相比那些盗墓贼,他们这些人不过就是有了一个合法外衣而已,比那群盗墓贼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对着千古之谜一般的始皇陵,那进入陵墓的断龙石就在眼前,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些疯狂的家伙居然开始破坏那断龙石,结果……”

    王声音微微一顿,似乎心有余悸:“就在那一个夜晚,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几个碰过断龙石,在考古界也算是德高望重的考古学家,全部暴毙!”

    “而且,事后我们发现,那些考古学家死后的姿态,同当初在盗洞中死去的那几个盗墓贼一般无二。”

    苏灿错愕,这种事情,似乎从来没有见诸媒体,不过这种考古暴毙的事件,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当初在跟关山等人路过埃及的时候,就曾听过,一个考古团队进入金字塔法老墓,想要进行考古研究,结果他们甚至没有打开法老墓,在之后的一周之内,全部神奇的暴毙,就好似受到了某种诅咒之力一般。

    事后,科学家也经过研究,来澄清这并不是诅咒之力,而是说当年法老入葬之时,那金字塔内塞满了各种祭品,而祭品在某种特定的空间之内发酵腐烂,形成某种致命的真菌,那群倒霉的科学家打开了那个存放祭品的墓室,那些致命真菌进入呼吸道,才是致死的重要原因。

    至于事实是不是如此,无人得知,但是这一切不管怎么样,总透着一股子邪气。

    当然,那些考古专家的死,苏灿并没有太多的好奇心,他此刻真正在意的是那群盗墓贼。

    苏灿一双眼睛第一次看向了身侧的王,作为五年前那件事情的见证者,他应该了解更多。

    苏灿带着一丝期待之色:“那五年前,那个盗墓团伙被抓住了吗?”

    “抓个屁,当时国内知名的几个考古专家都快死绝了,国家压还来不及,哪里敢明目张胆的去抓盗墓贼?”王忍不住翻白眼的道,“国内的传统就是出了事儿,赶紧捂盘子,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几件古董,对于五千年文明大国,被盗了也就盗了,说好听些,那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说不好听些,那不过就是一堆没用的破铜烂铁而已。”

    苏灿没有再听王的唠叨了,他有一种直觉,这个盗墓贼,很有可能就是五年前,他们遭遇的那伙人,而那个神秘的白玉龟甲,应该就是那个墓穴中盗走之物,如此一来,这一切也就可以说的通了。

    正是因为这龟甲跟这个三足鼎有着某种的关联,自己那从龟甲得到的第四幅图,才会对那跟这液体来自同源的生长液有着提纯的作用。

    而再细细想来,这些年,自己被追杀,自己老爹的死,都因那龟甲而起,最后龟甲被上缴,至今不知道落在谁的手中,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那个盗贼团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盗墓贼,而是有人在幕后操纵,他们想要的就是那龟甲,所以当初那盗墓贼才会被淡化,好似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那幕后之后恐怕死也不会想到,最后却为自己做了嫁衣裳。

    苏灿呼一口气,而后从王脸上收回了视线,一脸歉意的道:“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你们合作,因为对于那个生长液的提炼,我只是一个特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可以提取生长液中那种浓郁的生机之力,所以,对于咱们的合作,我只能说抱歉。”

    苏灿并没有说假话,那九幅图,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而且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自己可以提炼生长液,但是自己又如何帮助王他们大批量的制造生长液?

    苏灿没有去看王那明显失望的表情,转身就准备向着祭坛下离去,然而也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

    咚!

    似乎有某种鼓槌的声音,在自己心口颤动,在耳边回荡,那一刹那,让原本抬腿准备离去的苏灿身子也是一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