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古怪的伤痕
    ,!

    “你受伤了?”苏灿不等车停稳,就窜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这小丫头的身边,一把扶住了小丫头的胳膊……

    “你放开我。”如同前两次见面一般,小丫头那张分明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带着满脸的傲娇,想要一把推开身边多管闲事的苏灿,却反而自己踉跄而退。

    似扯到了伤口,小丫头秀气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而苏灿看着对方裤腿上,居然还在往出渗血,而且借着路边的灯光,那血液居然不是正常的红色,鼻端似乎还有一丝腥臭味传来,脸色不由一变,顾不上对方的抵触,径直蹲下身来,就想撸起对方的裤腿,只是却被对方一把推开……

    “不要你管。”小丫头气恼的咬着牙,瘸着腿戒备的后退,“我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

    小丫头说完,转身就一瘸一拐的向着小区内走去。

    面对这一幕,苏灿也是一脸的无奈,不明白这个丫头为什么每次对自己都满怀敌意,看着小丫头一瘸一拐的向着小区内走去,苏灿也顾不上自己停在路边的车了,只是默默的跟在这小丫头的身后。

    “你……你不要跟着我,不然我报警了!”走在前面的小丫头注意到了身后跟随者的苏灿,不由一脸不耐烦的道。

    苏灿苦笑的耸耸肩膀:“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跟着你!”

    “你不是跟着我,难道你也住在这里不成?”

    “咦?这你都猜出来了?你真聪明。”

    “你!”

    小丫头怒哼一声,不过还是气哼哼的扭头就走……

    苏灿咧嘴一笑,而后也是悠闲的跟在对方身后,说实话,那个唐十三虽然交代了自己钥匙之类的,但是这个小区这么大,他还真怕找不到唐十三给自己准备的房间,不过遇到了这个小丫头就不担心了,反正自己的房间就在这丫头住的房间的对面……

    “你别告诉我,你也住在这房间里不成!”最终,小丫头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前站住了身子,满脸恼怒的瞪着这个跟了自己一路的家伙,气呼呼的道。

    “咳咳,当然不是。”苏灿眼珠子一转,而后就大咧咧的走向了这小丫头的对门那扇紧闭的房门,在小丫头狐疑的目光中,从怀中摸出钥匙,而后熟练的开门……

    看着小丫头错愕的表情,苏灿一脸得意的笑:“这才是我的房间,我真的没有跟踪你,只是咱们正巧同路而已!”

    “哼……”小丫头闷哼一声,转身准备开门,不过就在这时,身子却是一软,就向着地上倒了过去。

    这让原本调笑的苏灿脸色也是大变,一个跨步,已经扶住了这小丫头,却见这丫头一张脸在苍白中居然透着一股子乌青之色,秀美的额头上满是津津细汗……

    “你……你放开我。”即便是整个身子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软倒在苏灿的怀中,小丫头依旧虚弱的抗拒着。

    不过此刻的苏灿根本不理会对方那点儿小抗拒,直接拦腰公主抱一般将小丫头抱起,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套单身公寓似的小套复式结构住宅,内里装修的也算上档次,而且或许是唐十三提前安排,房间里一应俱全,不过此刻的苏灿来不及理会这些,将小丫头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之后,就一把撸起了对方那渗血的裤腿,当目光落在对方的腿上时,瞳孔却是一缩。

    只见小腿之上,此刻整个诡异的浮肿起来,密密麻麻的乌烟血脉浮现,宛若蛛网一般四散开来,而此刻在那蛛网的核心位置,两个深不见底的血洞,乌烟的血液正缓慢的溢出,透着一股腥气。

    “你中毒了!”苏灿凛然的抬起头来,看向此刻昏昏沉沉的小丫头,紧张的道。

    “哼。”小丫头微弱的一哼,而后径直将头扭向了一方……

    “你这是被什么毒蛇所咬?”苏灿看着那两个血洞的距离,脸上却是泛起一丝狐疑,如果是蛇虫咬的话,这两个血洞的距离也太远了吧?而且,什么蛇的牙齿有这么粗?

    看着那血洞几乎一根筷子都能插的下了,这不像是被蛇虫之类的咬了,倒像是被犬类咬过一般,可是什么犬类的毒性居然这么强悍?

    苏灿想要询问作为当事人的小丫头,却发现这小丫头居然已经昏睡过去,再摸摸对方的额头,居然烫的吓人,这让苏灿也是一脸的焦急,唐十三把闺女托付给自己,这要是出个三长两短,自己可怎么跟人家交代?

    可是现在怎么办?如果送医院,以现在那些医院的效率,恐怕情况还会继续恶化,送回龙隐……从这里到基地,要一两个小时,还不如送医院……

    不过中毒,应该怎么处理来着?应该跟中蛇毒一般无二吧?

    “先十字切开伤口,挤出……或者吸出毒血急救,并且困住上端动脉处,防止毒血进入心脏……”

    苏灿一边默念着,一边从身上扯下一条布条,想捆住对方大腿动脉位置,而后翻手间,手中已经多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刀刃滑过那两个血洞,暗红色的血液就汩汩直冒。

    不过那腿上烟色的‘蛛网’依旧在扩散,苏灿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留下的毒,居然如此的霸道,不过此刻苏灿也是豁出去了,深吸一口气,张嘴落向了腿上的那两个被切开的血口。

    他要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些毒血都吸出来!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那如墨一般的血液终于化作了暗红,最后恢复成了鲜红,腿上那‘蛛网’似乎也已经消失无踪了一般,不过苏灿却感觉脑袋一阵昏沉,那嘴巴麻木的好似已经不是自己的嘴巴了。

    当他目光落向茶几上那小玻璃镜的时候,却是被自己那暗红色的香肠嘴吓了一跳,自己这简直如同东邪西毒里的梁朝伟似的,自己那迷人的双唇居然成了紫红色的两个大肥肠了。

    不过好在这依旧昏睡的小丫头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这让他也是松一口气,不过紧接着,整个人却是抵挡不住脑中的昏沉,最后还是昏睡了过去。

    在那一刻,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怀中,似乎有屡屡红芒闪耀而出,随着他的一呼一吸间,似乎有屡屡红色的‘烟’流入鼻端,最后消失不见……

    而近在咫尺的小丫头,那被十字切开的伤口上,似乎也有点点红芒消散,而那破开的伤口,在这一刻居然也在诡异而缓慢的愈合,不过这一切都无人见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