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离奇的咬伤
    ,!

    苏灿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揉揉惺忪的睡眼,苏灿也是一愣,没想到自己居然整整昏睡了一个晚上。

    苏灿目光紧张的落向了身侧的沙发上,却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了小丫头的身影,这让他心头不由一紧,毕竟昨晚上,那小丫头可是中毒颇深,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很快,苏灿就放下心来,因为他发现那小丫头虽然离开了,不过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居然放着几碟精致的小菜,而且在厨房的高压锅内,似乎还煲着粥……

    既然能准备这些小菜,还煲好了粥,想来小丫头的伤势应该没多大问题了,而且这小丫头看着生人勿近的样子,人心眼还是挺不错的嘛!

    只是那小丫头倒是没事儿了,可怜了自己的香肠嘴,可怎么见人……

    “咦……”

    苏灿不由惊咦出声,而后飞快的拿起不远处的一个小玻璃镜……

    镜子里,哪里还有那夸张的香肠嘴?分明就是一个唇红齿白帅气少年郎……而且,苏灿发现自己嘴角的几粒脂肪粒也不见了踪迹,那皮肤光滑的简直比木槿的还好,好似能够挤出水来……

    难道……自己昨天晚上那香肠嘴,是幻觉?

    苏灿忍不住皱眉思索,不过身边手机铃声却是一直锲而不舍的响个不停,让苏灿很是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快回基地,有紧急情况!”

    电话一端,传来秦婉卿紧张的声音,让原本不耐烦的苏灿脸皮也是一紧,身子也是直了起来:“紧急情况?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钱董事长的伤势恶化了?”

    “你回来就知道了。”秦婉卿说完,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这让苏灿也是急了,如果钱宇恒出现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可怎么跟钱秧秧交待!

    苏灿也来不及去享受那小丫头诚意满满的早餐了,从地上爬起来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离开前,苏灿不忘瞟了一眼自己的对门儿,发现那房门依旧紧闭,也不知道那小丫头是不是在家里,不过想要跟那个小丫头套近乎,还是要循序渐进,不然只会惹起那个丫头的戒备和怀疑。

    ……

    苏灿一路向龙隐基地疾驰,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硬是半个小时就到,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绿灯,至于罚款……好吧,车反正不是自己的,是从龙图那里‘借’来的。

    进入基地范围,苏灿明显感觉到了这里戒备似乎比自己离开的时候森严了不少,那浓郁的树林中,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监视着自己的车辆。

    在经过一道道关卡的盘查之后,苏灿才进入了龙隐基地的外围,苏灿第一时间赶到了钱秧秧所在的住所,却发现除了徐进中一干人,居然没有了钱秧秧和她那个秘书的踪迹,一问才知道两女被龙隐的负责人接入核心基地了。

    难道真的跟钱宇恒有关系?

    苏灿一脸严肃的进入了龙隐核心的地下基地,之后急匆匆的向着基地的那个实验室走去,一路上,他发现平日里空荡荡的走廊,今日多了很多行色匆匆的身影,而当他来到实验室的时候,居然发现薛绍和聂公民都在。

    而实验室里的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员,全都在忙碌的操作着各种仪器,让苏灿瞳孔微缩的是,在那实验室的中央位置位置,居然锁着一个男子,此刻正在发疯了一般的嘶吼着,不过却不是钱宇恒,而此时王和秦婉卿正在往那个男子的手臂内注射着什么。

    “小苏来了!”聂公民也注意到了苏灿,微微的点点头打招呼道。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苏灿皱着眉头走进实验室,瞟一眼那个嘶吼的家伙,发现那家伙的手和脚都被手铐紧铐在特制的钢床上,甚至脖子都被锁扣紧扣,此刻正随着那个家伙的嘶吼,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看着对方那呲牙咧嘴的样子,让苏灿不由有种这家伙狂犬病发作了似的错觉。

    而那个家伙的身上,似乎连接着很多仪器设备,此刻在场上的那些白大褂,正紧张的操控着仪器,一个个屏幕上,那种苏灿看不懂的数据,如同编码似的快速跳跃……

    “我们龙隐在外执行任务的队员收到了莫名势力的攻击受伤,结果情况有些特殊,看小秦他们怎么说!”聂公民没有开口,一旁的薛绍满脸严肃的道。

    苏灿忽然想到了昨晚秦婉卿的急匆匆离开,难道正是因为龙隐队员受伤的原因?

    “小苏,你来的正好,快……快提炼生长液救人。”王也注意到了苏灿的到来,从那铁床旁窜了过来,一把拉住苏灿,满脸急切的道。

    接着又转身对着身后的那些手下吼道:“快……快准备生长液!”

    “他到底是怎么了!”苏灿被拖着走向那个在床上嘶吼挣扎的男子,注视道对方那一双眼睛,居然已经通红,眼底根本看不到一丝人类该有的情绪,有的只有那种宛若野兽一般的凶狠,也是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道,“受了什么伤,居然变成这样?”

    “我怀疑应该是被某种动物咬了,因为他被送回实验室的时候,就已经失去理智,所以是什么动物,我们也无法得知,但是从伤口上来看,应该是某种犬齿动物!”秦婉卿开口道,“目前我们实验室还在提取,暂且不知道是何种动物!”

    秦婉卿一边说着,一边还掀起了那个男子的袖子,而注意到那个男子胳膊的那一瞬间,苏灿瞳孔却是一缩……

    只见那整条胳膊都已经乌青一片,上面漆烟如墨的经脉宛若蛛网一般密密麻麻,让人浑身鸡皮疙瘩。

    而这个伤口,苏灿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就在昨晚,他在那个小丫头的腿上见到了一般无二的伤,同样如同犬类留下的痕迹,不过眼前这个男子的伤势,却要比那个小丫头的重的多。

    “昨晚,他送过来的时候,这些烟色的脉络,不过只是扩散到半条手臂而已,可是任由我们使用国内最强悍的抗毒血清,并且做了一切可以清理毒素的工作,却于事无补,而且根本控制不住这烟色脉络的蔓延,如果再控制不住,这脉络延伸到心脏,我真怕他的命会保不住。”秦婉卿解释道,“现在最后只能期望那个生长液,可以见奇效了,所以才请你回来……”

    “恩……苏灿?”秦婉卿注意到苏灿有些走神,不由带着一丝疑惑的开声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苏灿摇摇头,心中却是卷起轩然大玻,这个男子的伤,和那个小丫头的伤,难道是巧合?这到底是什么动物造成的?

    看样子,回头自己要找那个小丫头问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