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贼头贼脑小丫头
    ,!

    只是,听秦婉卿的描述,这个男子昨晚上的伤势,还跟小丫头相差无几,为什么这么多先进的医疗团队,却无法控制对方的伤势,反而让对方的毒气不断扩散呢?

    要知道,昨晚上的那小丫头的伤,也不过就是自己嘴巴吸出了其中的毒血而已,结果早上都可以给自己做早餐了!

    而且虽然自己的嘴唇肿的跟香肠似的,但是自己睡了一晚上,却已经恢复如初了,为什么这个男子的伤势却越来越严重?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难道……自己嘴巴‘吸’也有奇效?还是解毒良药?

    当然,要让自己给一个美女‘吸’大腿,苏灿自然毫无问题,但是要是给一个大老爷们儿‘吸’,那还是算了吧,他没有如此重口味儿。

    而且,秦婉卿也没有要让苏灿去‘嘴允’,而是使用了专用设备吸取,同时,对方的手臂如同当日治疗剑侍伤口一般,整条沁入了一个小型的玻璃罐体之内,接着得到苏灿准备好的示令之后,幽绿色的初级生长液被注入。

    紧接着,幽绿色的一级生长液就转变成了湛蓝,而这这一刻,苏灿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的注视着这个被固定在特质钢床上的男子,他的眼睛,能够清晰的‘看’到生长液带着狂野之势,冲入对方那手臂经脉之中。

    让苏灿惊讶的是,那生长液果然在侵蚀对方经脉中的那股烟气,不过同样,那毁灭的力道也在摧毁着对方手臂上的经脉。

    原先还似疯狗一样,对着苏灿呲牙咧嘴,好似恨不得咬一口的家伙,此刻在生长液的侵蚀下,居然发出不似人声的凄惨叫声,足见生长液恐怖的破坏力。

    一旁,注视着这一切的秦婉卿脸上神色也是紧张起来,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苏灿。

    苏灿最终还是出手了。

    如同当日救治剑侍一样,伸出了手,只是将手掌搭在对方的肩头,一股狂野的力量就顺着自己的经脉涌了进来。

    同一时间,脑海深处第四幅图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那股生长液的入侵,图纹流转间,那生长液就被瞬间吞噬,同一瞬间,一副无比精纯的‘生机’,涌了出来,冲向了对方的手臂。

    只是一瞬间,苏灿就发现对方破碎的经脉诡异的复原,同时那充斥在经脉每一个角落的烟气一部分被炼化,而更多的烟气夹杂着血液被排出体外。

    作为旁观者,秦婉卿她们见证了这神奇的一幕,那让在场所有人整整一夜都束手无策的剧毒,居然在苏灿那神奇之手的帮助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退。

    只见那原本嘶吼的龙隐成员,那猩红的双目在缓慢的化作正常的棕色,而原本整条手臂布满的密密麻麻如同蛛网一般的细纹,也在缓慢的向着伤口处褪去,乌青色的皮肤也恢复了正常的色泽。

    这一切都可以用神迹来形容。

    直到最后苏灿收回了手后,原先失去理智挣扎嘶吼的家伙已经沉沉的昏睡过去,却面无祥和,再无先前那丝狰狞……

    “情况怎么样?”秦婉卿迫不及待的转身,对着那些正满是错愕的看着这诡异堪称神迹的一幕的一众手下询问道。

    一群人才从先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慌张的看着自己屏幕上的数据……

    “心跳数据正常!”

    “心肺功能回馈正常……”

    “……”

    听着每个人语调轻松的数据回馈,原本紧绷着脸的聂公民和薛绍终于松了一口气,手下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不过,一想到堂堂龙隐的队员,居然被犬类给咬的差点儿没命,这让身为领导聂公民也是脸上无光,这要是传出去,他龙隐还不得成为燕京同行圈子里的笑柄?

    想要询问手下这受伤的原由,不过看着对方此刻昏睡,也只能等对方醒来再问个清楚。

    苏灿此刻心中却更多的是思索,这个男子在生长液的帮助下,看样子是恢复正常了,那昨晚那个小丫头呢?难道真的被自己吸两口,就给‘吸’好了?还是说那毒素根本没有去干净?

    苏灿如此一想着,心中也是焦急起来,他可是见识了这毒毒发时的模样,简直就是一狂犬病发作似的疯狗,绝对见谁咬谁!

    苏灿躲开了明显准备盘根问底聂公民等人的围堵,急匆匆的离开了实验室,当他赶到那处叫做温馨家园的小区住所,看着对面小丫头的房间依旧房门紧闭的时候,眉头却是忍不住微皱。

    不过之后还是满脸担心的上前,准备去敲门,确认这小丫头有没有异常反应,却见那紧闭的房门传来一丝轻响,似乎正要打开,原本正伸出手准备敲门的苏灿眼珠子一转,却是飞快的转身打开自己的房门,身子就如同泥鳅一般滑溜的挤进了房间的同时,悄无声息的关闭了自己的房门……

    透过猫眼,他就看到对门的房门缓慢的打开,而后只见小丫头一张小脸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里钻了出来,一双眼睛偷偷的瞟着自己这边。

    谢天谢地,小丫头似乎完全没事儿了,虽然那一双眼睛依旧如同那日明珠所见一般,泛着诡异的淡黄,但是却没有像实验室里那个家伙,猩红的好似能够溢出血来,而且,苏灿分明注意到,那双眼睛看向自己这边的时候,居然透着一丝不怀好意,失去理智先前不会有这样的神情表现。

    似乎注意到自己房门紧闭,原本偷偷摸摸的伸出脑袋的小丫头终于完全打开的房门,而后就见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自己的门前,贼头贼脑的左右四顾……

    苏灿紧张的屏住呼吸,不知道这丫头想要干什么,却见这小丫头终于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门上,而后犹豫着伸手,似乎想要敲门,不过很快又收回去。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对方似下定了决心,最终伸手敲响了自己的房门……

    原本趴在门上的苏灿心中一动,不知道这丫头敲自己门要干什么,不过似乎来者不善的样子!

    不过紧接着苏灿还是配合的模仿着走步声踩了几下地面,装作正在赶来开门的样子,之后才一把打开了房门,就见到原先满脸狡黠之色的小丫头,在自己开门的一瞬间,就化作了那熟悉的傲娇之色,一双眼睛瞟向门缝里钻钻出脑袋的自己时,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的质问道:“你干嘛现在才开门!刚才敲了几次门都不开,你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