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这是什么鬼……
    ,!

    苏灿看看窗外,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此刻居然已经夜幕降临。

    只是这小丫头片子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呆着,出去干什么?

    而且看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临走的时候,还偷偷的瞟了自己房间一眼,这分明是防着自己。

    难道是这丫头发现了自己是她老爸给她找的‘贴身保姆’,所以准备再次‘出逃’?

    苏灿当时可是答应过唐十三,受人之托,他自然不能再看着小丫头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走,所以在听着脚步声不断的远去,苏灿最终还是忍不住蹑手蹑脚的跟着出了门,不过害怕被这个小丫头发现,苏灿只敢远远的吊着对方,却不敢靠近。

    小丫头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跟踪了,一路脚步匆匆的向着小区外走去,之后还在小区口买了一些吃食,之后七拐八拐,在苏灿都忍不住怀疑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发现了自己跟踪,故意带自己绕圈的时候,却发现随着这小丫头穿街走巷,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跟到了一处偏僻的场所。

    苏灿没有想到,在燕京这座天子脚下的城市,居然还有类似贫民窟的场所,虽然这里的建筑还保持着一种明清的建筑风格,小巷纵横,但是看着那明显年久失修的门檐,还有路边杂乱无章的各种自行车,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垃圾发酵的怪味儿。

    一路上,苏灿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那些废品收购站,很显然这里居住的多是燕京底层的民众。

    因为夜已经深了,这里并不像那些红灯区一样灯火通明,只有三三两两的灯光从内里透出,时不时传来的几声犬吠,让这里还有几分生气。

    跟在后面的苏灿眼底忍不住狐疑,这小丫头大半夜的来这里是干什么?

    带着疑惑,苏灿发现小丫头进入了一个略显残破的大门。

    苏灿站在大门外,看着漆烟一团的门檐,青砖堆砌的墙壁,因为岁月的侵蚀,已经斑驳不堪,就连那两扇木门,裂开的缝隙都可以让苏灿清晰的看到灯光昏暗的院内场景,因为疏于整理而破败不堪。

    苏灿眼底愈发的狐疑,而且令他惊奇的是,这房间里似乎传出某种动物压抑的嘶鸣声。

    难道说……这小丫头大晚上穿越了大半个四九城,而且还带着吃食,来这里仅仅是为了给某些流浪动物喂饭?

    这腹烟的小丫头,居然还有如此善良的一面?

    苏灿眼珠子一转,眼神瞟到了那不算高的围墙,接着后退了几步,接着冲步一跃间,苏灿直接翻过了那破败的墙壁,身子已经隐没在墙角烟暗中,而后沿着墙根,向着那压抑咆哮传来的一间厢房方向走去。

    离近了,苏灿才发现,在那压抑的嘶吼中,似乎还隐隐压抑着几声哭泣声,以及小丫头的声音。

    这让苏灿更加的好奇,小心翼翼的躲在那间厢房淹没在烟暗中的窗子一角,房间里的声音就更加的清晰了,小丫头似乎在宽慰一对男女,那哭泣的声音正是一男一女传出来的。

    而那个嘶吼的声音,苏灿听在耳中就愈发的奇怪了,这似乎不像是某种动物,倒像是人的嘶吼声,而且……苏灿对这个嘶吼声,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

    对了,早上在龙隐基地的时候,那个受伤的男子嘶吼咆哮不正是如此吗?

    苏灿脸色一变,脑袋就不由得抬高了一些,躲在窗后偷偷的看向房间里……

    这木窗同样已经腐朽,上面甚至没有玻璃,而是靠着一张塑料薄膜覆盖,苏灿透过窗口的一个漏角看向房间,一瞬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显现在苏灿的眼皮子底下,却让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房间里,此刻一对中年男女正在低声的哭泣,而唐雪瑶,正在耐心的宽慰着什么,而这一切并不是让苏灿震惊的,真正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房间的角落。

    在那里,一个由指头粗的钢筋焊接的笼子里的东西!

    那如同狗笼子一般的铁框里,锁着的居然是一个人,好吧,姑且算人,因为苏灿真的很难从这个怪物身上看到人该有的特征。

    如同犬类一般凶狠的犬牙,高高鼓起的嘴吻,猩红而滚圆的眼珠,锋利的手爪,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哪破碎的衣服下,露出的身体上,居然布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毛发……

    此刻这个怪物正被固定着四肢,似乎害怕他发出声响,嘴巴里被勒着一条铁链,却被对方那森白的牙齿咬的嘎嘣响。

    这特么的是什么怪物?基因突变?兽化?还是返祖归宗了?

    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灿现在明白这小丫头腿上伤口的由来了,恐怕正是被这个怪物咬的!

    只是……龙隐基地的那个倒霉蛋,也是被这个怪物咬的?

    苏灿看着那个关这个怪物的铁笼子,分明已经焊接起来有很长的时间了,这个怪物很显然不可能跑的出去,排除了这个怪物的嫌疑,苏灿脸色没有轻松,反而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因为这不正是从侧面说明,这种怪物,不仅仅是眼前这么一个!

    “谁!”正在宽慰着房间里那对中年男女的唐雪瑶脸色突然一变,冷喝出声。

    让苏灿脸色也是一变,接着化作了一脸的苦笑,没有想到还是被这小丫头发现了,不过他也正好奇这怪物的由来,既然人家发现了自己,自己也就准备光明正大的进去,好调查个明白。

    只是,苏灿还没开声,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冷笑的声音:“没想到小丫头的警戒心居然这么强,老夫引以为傲的隐匿之术,居然都被你发现了,不愧为唐门新秀。”

    这里还有除自己以外的另一个人?

    窗外的苏灿听到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心头骇然,因为从自己进入这里开始,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如果这个家伙对自己下手,恐怕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而此刻透过窗户的空隙,苏灿已经看到那个说话的家伙推门进入了房间,而那一刻,苏灿瞳孔却是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