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哥哥不是坏人……
    ,!

    “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就要去那里?”苏灿翻着白眼,没好气的对着唐雪瑶道。

    “什么地方。”唐雪瑶眉头微皱,她先前就是好奇那个地方到底是做什么的,里面又有人声喧哗,还有烈狗狂吠,原本只是一个破落的城中村,是市井小民汇集的场所,却汇集着各种豪车。

    “一看那架势,很有可能这是一处藏在这城中村的地下斗狗场。”苏灿淡淡的道,“能够在这开一个地下斗狗场,而且看着外边豪车云集,却没有被上面给一锅端了,显然幕后的老板不是一般人,而且刚才那个看门的,凶神恶煞,显然是打手之类,你又去那里干什么?”

    “你管我。”唐雪瑶不满的嘟囔着道,“难道我就不能去看看斗狗啦!”

    唐雪瑶说完,转身就走,不过心里却是忍不住嘀咕,在这里居然隐藏着一个地下斗狗场,而先前那个小男孩,听他爸爸说他可能是被狗咬了,会不会是斗狗场里的狗?

    唐雪瑶对这个斗狗场不由涌起了一股浓郁的好奇心,不过此刻自然不能去一探究竟,毕竟自己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尾巴似的家伙,正在那里各种碎碎念,让她不胜其烦。

    唐雪瑶径直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之后毫不犹豫的将那个混蛋和一切的声音都狠狠的关在了门外。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恐怕还要很长一段时间跟这个家伙住两对门,唐雪瑶就感觉前景一片烟暗……

    对原本的地下斗狗场,一时间也是失去了兴趣。

    ……

    夜已深,如墨的夜色下,偶现几颗星星,闪动着微弱几乎不可见的光芒,就连圆月都被浓密的雾霾遮挡。

    此刻,破旧的小巷已经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相比远处那高档的城市高楼灯火通明,这里好似另外一个世界。

    突兀的,一道身影一闪而逝,而后就出现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前,只见那道身影只是微微一停顿,接着就宛若幽灵一般,一个跃身,身子轻飘飘的落向了院子内,紧接着向着左侧的厢房方向而去,身子已经宛若灵猴一般一闪而没……

    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此刻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一股血腥气息,蓦然,一抹荧光缓缓的亮起,光芒映射下,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赫然是苏灿。

    此时苏灿一双眼睛正静静的看着身前那偌大的铁笼子,只见原先被自己风刃切开的钢筋已经被紧紧的焊住,而在那铁笼的角落里,正蜷缩着一个身影,一双眼睛满是惊惧的看向自己。

    原本满脸凝重的苏灿脸色也是一变,他先前记得清楚,在这铁笼子里关着的可是一个怪物,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小男孩了?

    不过小孩子身上同样拴着铁链,甚至嘴里也勒着一根同先前那个怪物嘴中一般无二的链子……

    难道……那个怪物就是眼前这个小男孩?

    苏灿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如果……王和秦婉卿知道这个小男孩居然可以超级赛亚人附身,绝对会被拉回去切片研究了,就连他自己都很好奇,这个小男孩和那个怪物的转换,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看看那因为惊恐而哆嗦的小男孩,也不过十来岁的样子,满身乌七八烟,此刻正蜷缩在角落里,满是惊惧的看着自己,原本满脸求知的苏灿,心头也是莫名一软。

    苏灿努力的让自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以便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和善:“你不要害怕,哥哥不是坏人。”

    苏灿一边说着,一变偷偷的打量着对方眼神的变化,他居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松一口气,不再像先前那样满是惊惧!

    很显然,眼前这个小男孩,此刻不再是先前那个失去理智一般的怪物了,这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有自己正常思维和想法的人,最起码能够听懂自己说的话。

    苏灿心中一动,从身上摸出龙隐令牌,展示给对方看:“你看,哥哥我是国家特殊组织的成员,比警察叔叔还厉害哦,专门调查这件案子的!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让你变成这样的,我回头把坏人统统都抓起来。”

    对方依旧没有反应,不过苏灿还是从对方眼底看到对方颇为意动,苏灿不由加一把火,把手中的龙隐令牌丢到了小男孩的跟前:“不信你看,我可以国家龙隐龙刺组大队长,龙隐最强大的男人!”

    苏灿正准备给这个小男孩展示一下钢筋拧麻花的绝技,就听着原本寂静的院外,隐隐传来交谈的声音,而略显急促的脚步声,也是由远及近,这让原本还想跟小男孩套近乎的苏灿脸色一变,接着甚至来不及拿回自己的令牌,身子已经宛若灵蛇一般,钻过一侧的窗子,消失在房间中,几乎同时,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推开……

    而也在这时,蜷缩在角落的小男孩,在这一瞬间,一只脚好似不经意间落在了那块令牌之上……

    “特么的真晦气,大半夜的还要来这鬼地方。”一个骂咧咧的声音响起,随之,房间灯光亮起,刺眼的光芒,让小男孩眼睛本能的眯起。

    “少说几句吧,这是上峰的命令,这里要是出了事,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

    接着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哥,我总觉得咱们这里不太安全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万一有个意外,那可怎么办?我看我们还是转移地方吧。”

    “上峰的意思是先按兵不动,打探清楚那个小丫头片子的来历,而且上峰很好奇,为什么那个小丫头被试验体咬了,居然会没事儿!”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此刻,蜷缩在窗外烟暗中的苏灿,心却是一点点的下沉,因为说话的这一男一女,赫然正是先前唐雪瑶宽慰的那对‘中年夫妇’!

    也就是那铁笼子里小男孩的父母!

    此刻才发现,原来这里居然是一个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