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悲催的龙
    ,!

    苏灿的车在唐十三给自己准备的那处房子的小区口停稳,而后懒散的下车,靠着身后那辆气派的商务车,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而后每每的吸一口,透过缕缕烟雾,一双眼睛却似没有焦距一般,涣散的盯着虚空。

    这次的燕京之行,本以为自己面对的将是五年前算计他们的那帮人,可是没有想到五年前的幕后烟手没有出现,却先碰到了这么一件诡异的人变怪物的案件。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灿身前的地上已经散落了无数烟蒂,轮椅轱辘声才千呼万唤的传入耳中,也将有些走神的苏灿思绪拉回了现实。

    苏灿乜着眼睛就看到了正半死不活的缩在轮椅里,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龙图,在那个苗疆老姑婆的帮助下,轮椅轱辘的缓缓而来。

    “事情搞定了没有?”苏灿弹掉手中的烟蒂,扭头看一眼这个一脸不爽的家伙道。

    “给,这是你要的两张入场券。”龙图从身边取出两张看似平淡无奇的卡片,递给了苏灿,“这已经是我能够搞到最高权限的入场券了,想要更高等级权限的,只能自己进去后再想办法了。”

    “还有……”龙图语气一顿,接着就一脸我是身不由己的表情,“我今天就准备回明珠了,家中琐事众多,无法在燕京久留,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好吧,我恐怕也帮不了你了,对此真的很抱歉……”

    龙图虽然脸上还是一副歉意的表情,不过心中却是奥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远离这个家伙。

    他发现,只要跟这个家伙沾上关系之后自己总要倒霉,比如这次来燕京的被窝囊的软禁事件,又比如被这家伙‘借’走的豪车,还比如……这家伙此刻让自己所做的事情……

    龙图觉得自己要是再不离开这个鬼地方,恐怕真的会折在这里,所以自己还是赶紧赶回自己的老窝躲好了要紧。

    在明珠,他龙图是地头蛇,可以横着走的存在,谁见了自己都要给他龙大少几分薄面,但是在燕京就没有这种风光劲儿了,他在明珠光鲜的身份,在燕京顶多只能一个富二代,如果硬要拉关系,也就是自家爷爷还能跟太祖那一脉沾上那么一点点‘光’而已,不过政治倾轧,太祖一脉也早已无往日的风光,跟那群四九城里横着走的衙内,他更玩不起。

    他想要低调的让所有人无视自己的存在,可是眼前这个疯子看样子是玩性正浓,而这家伙这次要去的地方,更明显就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炸,到时候恐怕就算是伤敌一千,也要自损八百。

    “你要回明珠?”一旁正打量着手中卡片的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脸上就一副我在为你考虑的表情:“那你身上的毒怎么办……”

    “……”

    原本还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的龙图表情就是一僵,他忽然忘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身上那奇痒难耐的毒!

    龙图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向了苏灿,而后小心翼翼的道:“那个……看在我这些天为你忙前忙后的份儿上,那个……解药可否提前预支……”

    苏灿打量着龙图,而后咧嘴灿烂一笑,露出满口的白牙,不过紧接着那一张脸上的笑容就如同翻书一般一收:“不行!”

    “……”

    龙图一张脸就直接垮了下来,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这个家伙毫无底线的无耻作风。

    瞅着龙图那副霜打了茄子似的表情,苏灿又满脸堆笑,很是亲热的拍拍龙图的肩膀:“好啦,这次事了,我保证给你解药,而且是一次性根除你身体上的毒,那样你也不用在受制于我了。”

    “真的?”龙图眼睛一亮,满心的期待。

    他受够了这潜伏在自己身体中的毒,虽然每次发作的时候不会致命,但是那种蚀骨之痒都让他生不如死。

    只是很快,龙图心就沉了下来,一双眼睛很是狐疑的瞟了一眼身边满脸亲热劲儿的苏灿,宁愿这个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这个家伙的那张破嘴。

    “好啦,咱们现在还有任务,你好好配合我,我保证不会亏待你的。”苏灿很是热情的勾着龙图的肩膀,笑眯眯的道。

    龙图木然的点点头,不过紧接着就是一个激灵,睁大一双眼睛盯着眼前这个家伙:“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我……我们?”

    “对呀,等一下,我们双龙一起去一探究竟!”

    “咳咳,苏少,您就饶了我吧……”龙图不由哭丧着一张脸,整个人差点儿没被吓尿了,自己千躲万躲,躲的就是那鬼地方,结果这家伙居然让自己陪着他一起去?

    龙图眼珠子一转:“噢,对了,我没有入场券,此物得之不易,要不……下次等我搞到入场券?”

    “不就是入场券嘛,正好两张,你一张我一张。”

    “……”龙图看着苏灿手中那两张自己花费了大代价得来的入场券,就恨不得给自己脸上一巴掌,自己这绝对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本以为这家伙要两张入场券,是要跟他同伙一起进那鬼地方,结果人家的那个‘同伙’居然成了自己。

    龙图虽然心中有千般不愿,但是在眼前这个家伙的各种威逼利诱之下,还是不得不屈服了,没办法,谁让这个混蛋拿捏着自己的七寸?

    ……

    华夏人自古会玩,比如古时,文人以玩勾栏女子为荣,现在男人以玩别人家老婆为傲,又比如那些吃饱了没事儿干的达官贵人,人玩累了,就开始玩各种动物。

    斗蛐蛐,斗鸡,斗牛,斗狗,换着花样的玩。

    而其中又以斗狗为甚,那种斗狗场上的血腥和凶残,更是挑动每个人的肾上腺,而其中也惨杂着海量的金钱交易。

    不过这一切毕竟见不得光,所以这些活动的场所往往在一些偏僻的小城镇,而敢将斗狗场所开在燕京这天子的眼皮子地下,却安然无恙,足见这背后势力的强横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