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幽冥有请
    ,!

    斗狗场依旧热闹喧嚣,直到天际泛起鱼肚白,血腥的斗狗才开始散场,而一夜的通宵达旦,在场的所有人并没有丝毫的疲惫之色,反而每个人眼中都在闪动着兴奋的光彩,一个个唾沫横飞的跟着同伴热烈的讨论着今晚那一条条给他们带来了‘快乐’的斗犬何等的威猛云云。

    看着斗狗场的观众散场,苏灿最终也是站起身来,目光深深的再次看一眼那此刻已经被封闭的斗狗出口通道……

    “表哥,现在斗狗场已经散场,看看现在的时间,要不我请你吃粤式早餐?”就在苏灿目露思索之色的时候,身边那个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的苏可人一脸自告奋勇的道。

    苏灿目光瞬间恢复清明,看着眼前那张长相可爱的脸,他心中却总有种抵触之色,总会想起那日苏家的晚宴时,那怨毒的眼神。

    而之后的非我莫蜀的偶遇,外加这次斗狗场的碰面,而且两次都莫名其妙的惹来冲突,这一切都好似太过巧合了一些。

    苏灿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离远点总是没错。

    苏灿心中正搜索着拒绝的借口,身边那个搂着雪白长腿的旗袍美女,已经毕恭毕敬的对着自己鞠躬,声音轻柔的道:“苏先生,幽少先前吩咐,斗狗场散场之后,希望能跟您一聚。”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旗袍美女足有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在弯腰的那一瞬间,这种经过改良的旗袍那领口处心形的镂空下,一条雪白的沟壑格外夺人眼球,看的一旁的龙图直咽口水。

    至于苏灿……好吧,我只看,来不及不说话……

    “苏先生?”美女抬起那妆容精致的脸庞,看着眼前男子那副快要流口水的表情,心底一喜,不过脸上却是带着一脸狐疑状。

    “咳咳,你刚才说什么?”苏灿一脸尴尬的道,难道是因为近期自己五行缺肉?嗯,回头找秦婉卿聊聊,看看能不能发展成超越友谊的小伙伴,就是不知道那女人是不是个les。

    “苏先生,我们幽少先前吩咐,想要跟您聚一聚。”美女的声音愈发的嗲声嗲气起来,眼底带着一丝小得意,眼前这位可是真正的金主,干她们这一行的,还不就是希望某一天,能够勾搭上一个大款?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但有钱,人长的比金城武还帅,而且,先前看他居然还跟自己那个神神秘秘的老板相熟,简直就是完美的白马王子高富帅,如果能够勾搭上他,自己一个小小的礼仪,恐怕就要走向人生的巅峰了。

    “奥,是要见那个什么幽少是吧?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苏灿赶紧从对方那沟壑上收回目光,一脸郑重的道,接着脸上又化作了歉意之色,看向了一旁的苏可人,“苏表妹,不好意思,您看……我这边还有事,下次吧……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好呀好呀,那可一言为定哦。”苏可人没有丝毫的生气,满脸开心状的道,“那就不打扰表哥了,我跟我的闺蜜约好九点要去做spa,那我就先走啦。”

    说完,就跟苏灿挥手道别,而后蹦蹦跳跳的如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转身离开,在她的身边,自然跟着几个保镖模样的女子,护在其四周……

    苏灿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苏可人的背阴,知道她消失在视线中,眼底却是止不住露出思索之色,他有一种直觉,这个小丫头那天真烂漫的外表之下,怀着一种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敌意。

    苏灿也不明白这敌意因何而起,听说这小丫头跟苏家那位苏云修关系很好,难道她对自己怀有敌意,是因为自己那次家宴折了那个苏云修的面子?

    “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一旁,龙图也不复先前的色迷迷神态,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轻声的提醒道。

    “怎么说?”苏灿带着一丝好奇的道。

    “别看这小丫头天真烂漫,但是我得到的资料,苏家这位小公主,可是一位可以跟苏山相提并论的存在,十四岁的年纪,便被华夏最高学府燕京大学破格录取,十八岁,在所有人还憧憬着大学生活的时候,她却已经化名出国,留学剑桥大学,现在不过只是二十一岁,却已经获得剑桥博士学位!”龙图如数家珍的道,一双眼睛瞟一眼苏灿,“我知道,你会觉得我在那里大惊小怪,毕竟像这些官员之子,起点总会比普通人更高,想要出国留学显然有更多的方法和门路,并不需要像普通学子一般靠着千军万马冲独木桥,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靠家族里的能力,她能够被破格录取,被国外剑桥大学录取,完全都是她自己的能力。”

    苏灿听着龙图的话,心中忌惮却是越浓,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表现的是一个傻白缺的形象,可是如果真是如此,她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辉煌’过往。

    难道……她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在伪装?

    苏灿眉头紧锁,不过紧接着有舒展开来,扭头对着一侧的旗袍美女微微一笑:“不知道幽冥现在在哪里?”

    旗袍美女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本以为自己可以傍上这么一位高富帅,可是此刻眼前这个男子脸上,再无先前那副色眼迷离,那双眼睛干净的一同一团清水一般。

    就连他一旁那个轮椅上的男子,都是如此,根本不假颜色。

    旗袍美女知道自己想要傍上高富帅,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美梦破碎了,不过脸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可是自己老板要邀请的客人……

    苏灿和龙图跟在旗袍美女的身后,离开了那条散场的通道,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不知不觉间,三人已经穿过了先前斗狗场的院落,进入了另外一片绿意盎然的园林之内,让苏灿也是心中诧异,没有想到在这贫民窟一般的地方,居然还藏着这么一处别致的园林式院落。

    此刻三人所走的路已经是羊肠小道,上面铺满了各色鹅卵石,铺出各种图纹,苏灿看着一旁的龙图轮椅有些吃力,很顺手的扶住了轮椅把手,轻轻的推着轮椅,穿行在这羊肠小道之内。

    龙图显然也没有想到苏灿居然会帮自己推轮椅,脸上露出一丝感激之色:“谢谢。”

    “回头让我看看你那两条废腿,看有没有办法治好,怎么说也是我苏灿的人,想我苏大少好歹也是一号人物,结果身边带着瘸子,这让我多没面子?”

    “……”

    龙图就忍不住眼皮直跳,先前的那丝感激直接烟消云散,自己好歹也是龙家的大少,不知道多少人巴结自己来着,丫的,跟在你身边,居然还让你没面子?

    对于龙图的不爽,苏灿直接无视,此刻一双眼睛只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庭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片院落虽然草木浓密,好似充满着生机,但是却如同死一般的寂静,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之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