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合作共赢?
    ,!

    苏灿觉得今天听着家伙所言的一切,简直荒谬透顶,可是他又止不住想起了龙隐基地,王一干人的那个生长液的研究,其实颠倒一下那两个字,不正是长生液?

    他一时间想到了很多,比如那个古老的祭坛,那个刻画着徐福祭天出海画面的青铜鼎,以及那青铜鼎内的液体,还有那青铜鼎内,同自己脑海中那图纹极度相似的花纹,以及那被自己所得,此时正藏在自己身上的那丹丸一般的血珠……

    当时那个老头子王也说过,那祭坛实在一处跟秦皇陵墓有关的甬道得到,而且还说墓穴被盗墓贼光顾过,结合今天这个幽冥的话,视乎整条线索开始清晰起来。

    一定是这个家伙先发现那处所在,而且苏灿很怀疑,从一开始,这个家伙恐怕就是冲着那个所谓的龟壳去的,恐怕当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个祭坛,以及那神秘莫测的三足鼎,要不然也不会轮到之后赶去的那些考古专家和王之手。

    而可惜的是,这家伙最终没有得到那龟壳,却被人黄雀在后给截了胡,只是那截胡之人又是何方神圣?

    通过幽冥先前那近乎玄奇的自我介绍,他可以猜测得到这个幽冥背后恐怕有着一个庞大的利益团队,可是那伙人能够虎口拔牙,然而还安然退去,显然也不是好相与之色。

    苏灿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打结,努力的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抛出脑外,接着目光再次落向了眼前这个家伙身上:“你跟我说的这一切,好似跟我无关吧?”

    “怎么会无关?”幽冥似乎有些疲惫,脸色苍白中带着一丝灰白,“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苏灿眉头微皱,并没有开口,而幽冥依旧自顾自的开口道:“对于你,那群人跟你有杀父之仇,更有无数兄弟枉死,此仇不共戴天!”

    “而对于我……”幽冥眼神阴冷了下来,语气都好似寒冬腊月一般森冷,“居然有人敢截我幽冥的胡,此事不算完!”

    “即便我们的敌人相同,可是这五年,以你的能耐都没有查出幕后的烟手,更何况是我们几个大头兵?”苏灿一脸漠然的道。

    “我知道……你一定能够感应到那被夺走的玄甲!”幽冥一双眼睛深深的打量着苏灿,而后耸耸鼻子,一脸迷恋状的道,“我能够感觉的到,在你的身上有着白玉玄甲的气息!”

    幽冥的话让苏灿脸色一变,一双眼睛瞬间凌厉起来,这是第一次有人从自己的身上感觉到了那个龟甲的气息,苏灿知道,那是因为自己脑海中那九幅图的缘故,而那九幅图纹可以说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他可以依仗的最大的资本!

    幽冥好似没有看到苏灿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杀机,依旧声音轻飘无力的道:“我不管你身上为什么会有玄甲的气息,但是我知道,你跟玄甲,在冥冥中一定有联系!”

    苏灿慢慢的收敛了身上的气息,木然的看着幽冥:“那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因为我可以帮助你报杀父之仇,而你……只需要在得到玄甲之后,将玄甲交给我。”幽冥一字一顿的道。

    “杀父之仇,我自己会报。”苏灿冷声的道,“还有,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苏灿说完,不在理会房间里的幽冥和那个贾道长,推着一侧满脸错愕之相的幽冥,抬腿就像房间外走去……

    一侧满脸忌惮之色的贾道长,看着苏灿的背影,眼底也是闪过一丝阴郁之色,用眼神示意幽冥,却见幽冥一双眼睛只是带着一抹深意的看着苏灿离开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在拱门外,那灰白的唇角才慢慢的勾起一抹弧度……

    苏灿推着龙图离开了那处别院,一路上并没有言语,而一张脸更是阴沉似水,今天从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身上知道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需要他慢慢的消化,而他先前离开时,虽然说的决绝,可是他心中对当年的幕后烟手愈发忌惮。

    这个幽冥,既然能够从自己身上感应到那股玄甲的气息,那么那个费尽千辛万苦的从幽冥手中截胡,夺走玄甲之人,是不是也注意到了自己体内的那股气息呢?

    苏灿心中莫名的烦躁,而就在这时,前面轮椅上至始至终没有言语的龙图,此刻却是突兀的开口道:“你要防着那个幽冥!”

    苏灿脚步一顿,不过接着就恢复了自然,却并没有开口询问。

    龙图微微停顿,而后才继续道:“我以前听我爷爷说过,在太祖晚期,太祖确实迷恋过丹药之术,当初太祖身边时常有一个道长陪伴,现在看来恐怕就是这帮人。”

    苏灿一惊,这可都是绝对隐秘的宫闱之事,不过一想到龙图的爷爷当初可是太祖的贴身警卫,知道这些似乎也不足为奇。

    “我能够看的出来,这个家伙目的不纯,恐怕他并不是单单为了那个什么龟甲这么简单!”龙图斟字酌句的道,“你自己多加小心。”

    苏灿看着欲言又止的龙图,忽然觉得这个瘸子似乎也变的可爱不少,忍不住咧嘴一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不想某些人挂了。”龙图被苏灿推出了斗狗场的大门,看着已经冷清的大门外,忍不住一个白眼道,“倒是没人按时给我解药。”

    苏灿表情一凝,接着笑眯眯的拍拍龙图的肩膀:“不错不错,毒舌的功夫,已经有我三分真传,嗯……为了奖励你的进步,半个月后的解药就不发了!”

    “……”

    龙图的那丝小得意就凝固在了脸上,却让苏灿笑的愈发的人畜无害了,不过也在这时,苏灿眼神却是一闪,眼角余光注意到一道身影在远处的墙角一闪而逝!

    苏灿心中一动,接着脸上就恢复了正常,拍拍一脸抑郁的龙图,笑容自然的道:“好了,逗你玩儿的,谢谢你昨天能够陪我一起来这斗狗场,嗯……现在咱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龙图翻着白眼,巴不得赶紧离这个家伙远点儿,他觉得这家伙近期明显霉运当头,免得传染给自己,还是远离为妙。

    苏灿和龙图在斗狗场门口分道扬镳,而当苏灿拐过一处巷角,身子却是一顿,接着左右四顾,确认无人注意这边,身子已经如同猫一般,灵动的翻过一人高的墙头,消失在了墙头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