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苏灿的疑惑
    ,!

    苏灿满肚子的郁闷,面对幽冥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姿态,苏灿有种拳头落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本来他还想着跟在小丫头身后,顺道也查探一下这个斗狗场,看看有没有古怪。

    结果这小丫头出师未捷身先死,自己也被人家给逮了个正着,只能生拉硬扯的找借口,结果人家顺水推舟,就把小丫头丢给了自己。

    看着身前的幽冥和那个贾道长,苏灿就知道今天想要一探这个斗狗场肯定没戏了,只能扛着肩膀上那个依旧半死不活的家伙,转身就向着斗狗场外走去,心中也知道,这次之后,这斗狗场即便是真有古怪,肯定也要转移了。

    ……

    斗狗场,

    幽冥一双眼睛再次注视着苏灿的背影,直到苏灿被自己斗狗场的工作人员带领着离开,幽冥才收回了视线,原本就几乎僵硬的一张脸,此刻更是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波动:“怎么样?”

    身边身着一身青袍的贾道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是一翻手间,五指间已经多了一管暗红的血液:“幸不辱使命。”

    “让那些家伙进行破译……二十四小时内,我要知道结果。”幽冥看着那一试管血液,一双瞳孔宛若古井一般无波,“如果二十四小时还得不到我想要的,就给我把那些废物丢去喂狗。”

    ……

    苏灿将小丫头扛回小区的时候,因为正好是早上上班时段。

    一个大老爷们肩扛着一个昏睡的小萝莉,自然引来那些上班族指指点点了一翻,顺便收到了无数或鄙夷,或轻蔑,或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我辈都市男女,谁人不知‘捡尸’这一行当?

    在燕京这样的大都市,后海那边的酒吧门口,每天都有一堆‘捡尸’的家伙,就瞄着那些从酒吧出来喝的烂醉的女人。

    一般被那些职业捡尸人‘捡’回家,之后自然可以各种游戏……嗯,不用穿衣服的游戏……

    苏灿觉得,自己此时那明显就是黄泥巴在裆里,不是便便就是屎。

    面对四周那些怪异的目光,苏灿只能低着头,伸手挡住了自己那张帅气的脸庞,急匆匆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不过到了房门外,苏灿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向了唐雪瑶的房间。

    苏灿在唐雪瑶身上一阵乱摸,才在对方的脖子上摸到了一把钥匙。

    苏灿也没有想到,唐家的大小姐,居然会跟那些普通家庭的小女孩一般,把要是用绳子穿好,挂在脖子上。

    苏灿摸出钥匙,指尖碰触间那若有若无的柔软,让苏灿也是忍不住挤挤眼睛,没看出来这小丫头看着身子瘦瘦巴巴的,还挺有料……

    不过很快,苏灿就收起了心里那丝荡漾,赶紧打开了房门。

    唐雪瑶居住的这套房间跟自己的房间构造一般无二,苏灿很自然的找到了卧房的所在,而后将小丫头丢在了那张柔软的床榻之上,本来就想着溜之大吉,不过刚走到卧房门口,苏灿脚步又是一顿,他忍不住想起先前离开斗狗场时,幽冥说的那句话。

    此时细细打量依旧在昏睡中的唐大小姐,果然,小丫头虽然还在昏睡中,但是脸色略微有些红润,不似自己先前几次见面时,那种病入膏盲一般的感觉,再想到对方那活蹦乱跳,居然还能直闯斗狗场。

    苏灿也是多了一丝疑惑,此刻细细想了一下,就在自己那晚跟小丫头‘意外’碰面之时,小丫头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如果说变化,恐怕处在自己给小丫头疗毒之后吧?

    难道她这一切的变化,跟自己有关系?

    苏灿犹豫了一下,而后返回到了床头,伸手摸住了那只略显冰凉的小手,驱动着身体之中的真元,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小丫头的身体。

    本以为他将要面对的是一片残破的经脉,不过很快,苏灿脸上就泛起了惊讶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进入小丫头身体中的气流居然长趋直入,虽然有些磕绊损伤,但是根本不像唐十三所说的那样经脉寸断,重伤垂死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灿居然感觉到了在那些依旧有些磕绊的经脉中,似乎隐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在缓慢的修复着经脉中的伤势,那是一种浓郁的‘生’的力量。

    生长液?

    苏灿皱起眉头,很快的抛开了这个想法,因为这种气息,比自己‘提炼’过的那种生长液,不知道要精纯多少倍。

    这股气息又是从何而来?

    苏灿忍不住皱起眉头,而这时,却见床上昏迷中的唐雪瑶微微的皱起眉头,似乎要醒来的样子。

    看着这一幕,苏灿心头也是一紧,来不及再多想,身子已经如同鬼影一般一窜而出,溜之大吉……

    ……

    唐雪瑶感觉自己的脑袋好似要碎了一般,头疼欲裂,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眼底略微有些迷茫,不过很快就被眼前熟悉的环境搞的神情呆愣。

    自己不应该是在那个怪异的斗狗场吗?

    当时自己好像正在查探那个斗狗场,好似有人敲了自己闷棍,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雪瑶一想到自己堂堂唐家大小姐,好歹也算是江湖人物,居然被人敲了闷棍?

    一想到这,唐雪瑶一张原本漂亮的小脸蛋,就整个烟了下来……不对!自己被人敲了闷棍,就算是醒来,也应该在斗狗场,或者斗狗场外某个垃圾堆之类的,怎么一醒来,却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里?

    唐雪瑶一脸的想不明白,不过紧接着又伸手摸向脖颈位置,那里似乎有些酸疼!

    唐雪瑶狐疑的拿过床头的小镜子一打量,一张脸都绿了,之间自己脖子那里居然有一片乌青,这让她更是咬牙切齿。

    这个下闷棍的家伙,简直也太可恶了,居然下手这么重,懂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不要让本姑娘知道你是谁,不然你丫的就死定了。

    唐雪瑶正磨牙霍霍,想着怎么去报复那个下烟手的家伙,却在这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