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老道
    ,!

    苏灿疑惑的接过老人递过来的文件袋,打开后,却发现里面是寥寥几张已经泛黄的烟白照片。

    苏灿着手中的照片,发现这些照片多是那位太祖的生活照,苏灿一张张的打量着,正疑惑老人为什么说这里面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手上的动作却是一顿,而目光停滞在手上的一张照片之上……

    照片上的太祖显然已经步入老年,再无年轻时的雄姿勃发,躺在一张竹编躺椅上,似是午后小憩,而在他的身边,毕恭毕敬的站着一个年轻男子,年轻男子身边站着的是一位戴着眼镜,透着斯文气的中年男人。

    而真正吸引苏灿目光的是太祖另外一边,站立着一个鸡皮鹤发的老道长……

    苏灿一瞬间就想到了龙图先前告知自己的那些话,而此刻,老人颤巍巍的声音传来:“那位年轻的小伙子,就是龙图的爷爷,当初他是首长的贴身警卫,而那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就是我了!”

    “匆匆几十年,我也老咯。”老人带着一丝感慨的道,“我这些天睡觉,都会梦到伟人,我觉得我也快要去找伟人了。”

    “沈爷爷,我看你的身子骨,硬朗的不比年轻人差,再活个几十年都不是问题……”龙图不由小小的一个马屁送上,惹得老人咧嘴呵呵直笑:“再活个几十年,那我岂不成王八了。”

    老人摇摇头,而后指着照片上那个显得格格不入的老道长,脸上的笑容也是收敛了起来:“这位就是当初太祖末期的时候,出现在太祖身边的那位。”

    苏灿抬起头,却欲言又止。

    似知道苏灿想什么,老人叹一口气道:“人,谁又不怕死?太祖风风雨雨的过来,临到老却也害怕死亡,总会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而那个老道,当初自吹乃是长生一脉传人,掌有长生之秘,而太祖当时身体每况日下,吃了几次那个老道的药丸,却颇有效果,便信任有加……”

    “长生一脉?”苏灿再次听到了一个陌生的词汇,忍不住开口打断道。

    “我当初也不知道,毕竟我只是一个首长私人医生而已,而在我离开燕京之后,这几十年里,倒是查阅了许多典籍,隐隐发现了这么一个势力的存在。”老人语气微微一顿,一双眼睛却是明亮起来,“这长生一脉,最早出现,居然可以追溯到秦皇时期,而且他们以彭祖为先祖,供奉彭祖相,千百年来,围绕着无数帝王,借助一国之力,寻求长生之术。”

    “而因为他们经营有道,游离于权利之外,所以千百年来,居然没有史料记载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老人脸上也是多了一丝冷笑,而苏灿却是被真正的震撼了。

    因为老人所言,同燕京那位幽冥所言无比的契合,只是在这里,他第一次听到了长生一脉,这样的字眼。

    苏灿的目光再次落到了照片上那位老道的身上:“这世界上,真的会有长生之术吗?”

    “古往今来,有太多关于长生的传说,可是谁又见过真正的长生者?”老人叹息一声道,“这不过是人内心作祟而已。”

    “那些人正是利用人心里作祟,而如同蚀骨之蛆一般,依附在那些掌权者的身上,借着掌权者之力,收罗天下奇珍,却又将掌权者当成试验的小白鼠。”

    “细数历史上,追求长生的帝王,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而每一个帝王和朝代的更替,那股势力却始终存在,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那之后呢,这个老道去了哪里?”苏灿很好奇,太祖走后,这个让太祖寄予厚望的老道,又去了哪里?

    “没有人知道。”老人摇摇头,“自从太祖走了,举国同悲,同一天,那个道士就消失了,好似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而上面的人,对于那些事情,也是闭口不提,之后就被人有意识的遗忘了。”

    苏灿眉头微皱,他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只知道,自己似乎卷入到了这个神秘的组织之中,这个幽冥似乎瞄上了自己。

    “可以借我张照片一用吗。”苏灿有些难为情的看着老人,眼底却满是期待的道。

    毕竟这可是有关太祖的照片,一张张都是珍品,价值不菲。

    本以为老人会拒绝,没想到对方却是格外的好说话,听着自己开口,居然丝毫没有犹豫的挥挥手道:“你想要就拿去吧,这些不过都是身外之物而已。”

    苏灿满心感谢,而后小心翼翼的将照片贴身藏好,之后三人又谈了很多。

    人一上了年纪,总有个毛病,那就是忆往昔峥嵘岁月,而作为当初太祖的贴身医师,接触了太多帝国顶层权力间的倾轧斗争,在三人谈论中,苏灿知道了很多隐秘,也更加深入的知道了那个长生一脉的一些隐秘之事,让苏灿对这个神秘的组织,有了更深的理解。

    三人谈论了许久,直到老人脸上显现出一丝疲态,苏灿和龙图才识趣的告辞。

    离开回龙观,在回燕京的路上,苏灿只是好奇的打量着那张从老人手中讨要过来的烟白照片,因为当年技术的原因,照片显得有几分模糊,而苏灿只是打量着那个老道,眉头深锁……

    回到燕京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当龙图的车停稳在自己居住的温馨家园门口,苏灿才从照片上收回思绪,临下车前,苏灿身子却又是一顿,扭头瞟一眼龙图的腿,轻声的道:“下次,如果有机会,可以给我看看你的腿,我或许可以试试。”

    原本目送着苏灿的龙图一愣,接着淡笑着摇摇头:“不了,这些年,其实我已经习惯了,虽然明珠那些人碍于我龙家的势力,不敢叫我瘸子,但是我知道,私底下,那些人都是叫我龙瘸子。”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苏灿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治疗龙图腿上的伤势,也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最快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