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感情深,一口闷
    ,!

    “来来来,吃一块海参,此物乃是我好不容易从海边收来的,纯野生,大补……”

    “这个也多吃点儿,这东西可是宝贝,驴的大丁丁……”

    “这个是牛欢笑……哈哈,不知道牛欢笑是啥吧?就是你们男人平日里最喜欢干的事儿吗,吹牛逼……”

    “……”

    苏灿看着自己的碗里,各种吃的堆积如山,而且全都是‘大补’之物,苏灿的心肝都在颤,完了完了,这女人果然来者不善,而且一看这架势,这女的得有多饥渇,这是想要把自己的如意金箍棒整成绕指柔哇。

    苏灿松一口气,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作为一个肉食动物,自己貌似也有许久不知肉滋味儿了,这些天看到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更别提眼前这还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而且这个美女还老不正经,让他如何吃得消?

    “来!喝酒!”秦婉卿很豪爽的给自己到了大半碗原浆茅台,“这可不是一般的酒,而是茅台特制的药酒,里面什么人参鹿茸虎鞭啥的全都有,专供上面那些老领导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顺出来的!”

    “恩!先干为敬。”秦婉卿说着,很豪爽的举着足有半两的酒杯,一仰脖子,居然直接一口闷。

    “咳咳!”苏灿表情微僵,一脸尴尬的看着眼前脸颊飘起两朵桃花,一双眼睛好似凝出水来的秦婉卿,“那个……我可以不喝吗?”

    这明显是不对等,这女人喝这种半两的小酒杯,自己居然是这种吃饭的大腕,这是想灌死自己吧?

    “怎么?你想敬酒不吃吃罚酒?”秦婉卿满是笑意的眼皮就是一挑,接着就如同翻出一般的化作了凶狠的道,“信不信我把你在燕京沾花惹草的事情通通告诉蔓婷!”

    “咳咳,我什么时候沾花惹草了?”苏灿咧咧嘴,一脸叫屈的道。

    秦婉卿眨眨美目,羞涩的捧着脸颊:“比如……咱们两个的小视频……”

    “……”苏灿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接着狠狠的竖起中指,果然特么的最毒妇人心!

    苏灿迫于这个女人的淫威,最后还是赶紧拿起餐桌上的大半碗酒,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抿着这近乎粘稠的酒液……

    “来,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咱们算什么关系,就看你表现了!”秦婉卿看着苏灿一脸苦逼的神情,眼珠子一转,一脸无所谓的道。

    原本准备抿一口的苏灿动作就是一僵,接着一脸苦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秦小姐,咱们是不是该谈一些正事儿?比如……生长液?”

    本以为这个女人此行是为了那个生长液的事儿,没想到自己主动开口,对方却一脸无所谓的摇摇头:“不急不急,咱们还是先吃饭喝酒要紧!”

    “……”

    苏灿心中一动,这个女人这么想把自己灌醉?而且看着这女人貌似不是冲着生长液来的,那这女人怀着什么样的目的?

    难道……是想趁自己醉酒,对自己心怀不轨?

    不过苏灿紧接着就是一个激灵,而后一双眼睛满是警觉的着自己的房间,这女人可是有前科的,上次在蔓婷的房间里,这女人就藏了摄像头来着,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放心吧,这次我绝对没有藏乱七八糟的东西。”似看透了苏灿心中的那点儿小心思,秦婉卿抿嘴笑着道,接着对着苏灿偷偷放下的酒碗努努嘴,“怎么?不给面子?”。

    “……”

    苏灿老脸一烟,感情自己还是难逃此劫!

    苏灿紧咬着牙关,最后还是咬牙切齿的吞着这大半碗药酒,那种滋味儿简直如同喝穿肠毒药一般。

    他真不明白,国人为什么那么多人推崇这种白酒,餐桌上绝对少不了白酒!

    这哪里是在喝酒,完全是在喝酒精,相比这些白酒,他可喜欢来一瓶康帅傅的饮料,或者娃娃哈的营养超线……

    酒液如刀一般滑过喉咙,最后进入胃中,那一刻,苏灿感觉自己的胃如同火烧一般,让他脸上也是泛起一抹火烧般的酡红,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说吧,你今天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急不急,咱们边喝边谈。”

    “……”

    苏灿看着这女人又很是热情的给自己倒上大半碗酒,忍不住一翻白眼,差点儿没有晕死过去……

    看着这个明显不怀好意的女人,苏灿暗自咬咬牙,好吧,这女人想要玩是吧……那就看谁玩过谁!

    苏灿也不客气的给秦婉卿的那个小酒杯里倒满酒:“来,感情深,一口闷!我也不欺负你,我喝半碗,你喝那一酒杯!”

    “好!”原本一脸狡黠的秦婉卿表情微微一僵,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学会反击了,不过为了自己的目的,还是坚定的点点头道。

    看着自己跟前的酒杯里那橙黄透亮的酒液,秦婉卿也是忍不住吞咽一下口水,不过一看到眼前这个家伙那明显看好戏的表情,秦婉卿还是一咬牙,端起酒杯,一仰而尽:“好,一口闷!”

    白酒入喉,那一瞬间,苏灿分明看到这女人脸上的那抹绯红愈发的诱人了,一双眼睛之中也多了一丝迷离……

    苏灿心中暗乐,想跟自己拼酒,这女人还嫩了点!

    不过……看着自己的碗,苏灿又一个脑袋两个大,而后豁出去的咬咬牙,一副壮士断腕一般的端起了碗,他就不信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干不翻这么一个小娘们儿。

    两人你来我往,一个用碗一个用酒盅,当而借着酒劲,在苏灿的旁敲侧击之下,得知了这个女人的来意,居然是为了那日侵入基地的那可以兽化的怪物而来……

    这女人居然看出了自己当初救治龙隐那个受感染者时的轻车熟路,还有面对那个怪物时的淡定和熟悉,所以这次想要借着把自己灌醉的空档,挖出一点儿什么!

    只是,最后一瓶酒拼的一滴不剩,还是以苏灿微醺,而秦婉卿烂醉而结束……

    最快,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