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再见老照片……
    ,!

    “秦爷爷,我想去我爸的房间看看。”秦婉卿不理会苏灿的不爽,对着老人轻声的道。

    秦老微微一愣,一双眼睛却是瞟向了苏灿,接着就恢复了自然,笑着摇摇头道:“你去吧,我正好要出去转转。”

    “嗯。”秦婉卿微微的点点头,而后抬腿就向着别墅内走去。

    苏灿对着老人恭敬的点头行礼,之后才快步的跟在秦婉卿的身后,进入了别墅内……

    这是一栋双层的独栋别墅,四周都是精致的园林景观,而别墅里的装修也以朴素为主,但是收拾的井然有序,苏灿好奇的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亦步亦趋的跟在秦婉卿的身后,心中却有无数个疑惑。

    难道这个秦婉卿就是秦老的孙女?

    可是通过先前的对答,又似乎不太像!

    正在苏灿心中生疑,前面带路的秦婉卿却已经停住了脚步,苏灿才发现两人来到了一扇紧闭的房门前。

    让他惊讶的是,这位退下领导岗位的秦老住所里,居然有一扇密码门,而且是在秦婉卿输入指纹,甚至输入一长串的数字之后,搭配着两把钥匙,才推开了那扇一看就是实铁铸造的房门。

    而落入苏灿眼中的,是房间四面密密麻麻的放满书籍的书架。

    苏灿愕然,即便是当时在明珠,钱秧秧的老娘那个书房,也没有这么夸张。

    从先前秦婉卿的话中知道,这是秦婉卿老子的房间,而且看着那房门繁琐的密码锁,很显然就是先前的秦老恐怕也进不来。

    这就让苏灿心中更加的好奇了,要知道秦老那可是当初矗立在帝国金字塔顶端的存在,结果他都没有办法进去,而且这个书房就在他的房间里。

    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秦婉卿的老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秦家到底又是怎么样的存在?

    秦婉卿并没有在书房里停顿,而是当着苏灿的面,在一侧的书架上摸索了一阵,之后就听着一阵扎扎机关声响起,在苏灿愕然的目光中,一个一米多宽的书架缓缓的划开,露出了苏家之后的一个保险箱门。

    再次如同先前开房门一般,输入指纹,密码,专用钥匙才打开了那扇保险箱,之后就见秦婉卿在那保险箱中一阵翻找,从中拿出了一踏一看就有些年头的资料……

    苏灿此时也是被勾起了好奇心,能够被对方如此严密封存的东西,肯定非同一般。

    苏灿眼巴巴的看着秦婉卿打开了那一踏资料,从中抽出了一张烟白照片,递给了苏灿……

    苏灿看着手中的照片,相比那个回龙观太祖私人医生给自己的那张照片,这张照片显然要更加的久远。

    灰白的相片,因为年代久远,加上技术落后,而显得格外的模糊,而看着相片上的场景,赫然是一幕皇帝登基的场面。

    苏灿再一看那个要缠龙袍,大腹便便的男子,这赫然是袁世凯登基时的照片。

    照片中,应该是袁世凯登基祭天时的场景,远处是密密麻麻的军队,井然有序,而天坛上,两排身着官袍的男人,簇拥身后,而袁世凯举酒祭天……

    虽然苏灿也知道,历史上,袁世凯复辟,最后是以失败告终,但是看着这祭天称帝的场面,也颇为壮观,不过这跟自己得到的那张照片又有什么关联?跟那股长生一脉又有何关联?

    不过,很快,苏灿的目光就从画面中那个袁世凯的身上转移到了他身侧一个人身上,接着瞳孔忍不住深深一缩……

    那是一个男子,相比周围那些人穿着官袍不同,这位年轻的男子却是穿着一身道袍,手握玉如意。

    因为照片拍摄久远的原因,相貌有些模糊,可是苏灿细细的打量着,一双眼睛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而后就迫不及待的从身上抽出了那张太祖晚年的生活照,将两张相片并排放在了书桌上……

    仔细的对比,苏灿脸上的不可思议之色愈发的终于,因为这两个道士,虽然年龄有差别,但是相貌上来看,分明是同一个人。

    而且……更加令苏灿毛骨悚然的是,看着袁世凯身边的那个年轻道士的脸颊,苏灿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接着,苏灿浑身都是一个激灵,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的滚圆,有种活见鬼一般的感觉,而一旁的秦婉卿嘶哑的声音已经响起:“我们通过调查,确认当年袁世凯身边的那个小道士,就是太祖身边的那个老道长!”

    “而他们背后的势力,就是被称之为长生一脉的长生门!这脉人神出鬼没,即便是我们家族耗费无数的资源,也不过只查出一点儿蛛丝马迹而已……”

    “那个……”苏灿打断了秦婉卿的话语,僵硬的扭转脖子,有些呆愣的看着一侧的秦婉卿,“你们调查过这个道士,那……你们有没有查出这个道士的后代之类?”

    “比如……有没有留下儿子之类?”

    “儿子?”秦婉卿微微一愣,微微皱眉思索之后,还是摇摇头,“我们的调查,并没有证据表面这个道士有过俗世子嗣……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那……你知道太祖之后,这个老道士去了哪里?是死是活?”

    秦婉卿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迷茫,之后才声音嘶哑的道:“不知道,我们当初许多家族子弟都在暗中盯着他,可是在太祖驾崩那晚,那个老道士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也就是说,你们也不知道那个老道士是死是活?”苏灿急切的一把抓住秦婉卿的手臂,脸色凝重的道。

    秦婉卿狐疑的看着满脸急切的苏灿,之后还是点点头:“我听族内参与过那次任务的长辈说,在那个人消失之后,我们的人还想要往下细查,可是却受到了燕京一个家族的阻挠!”

    “一个家族……”苏灿心中也是一动,疑惑的开口道。

    “对。”秦婉卿点点头,而后眼神怪异的道,“是董家!”

    “董家?”原本疑惑的苏灿,眼神却是在那一瞬间一凛……

    ……

    最快,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