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洗筋易髓
    ,!

    “五年前,王教授从西北的那处被盗的古墓意外获得了那个青铜鼎,从而开始接触研究生长液。”秦婉卿双目生寒,“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潜伏在龙隐的重重保护之下,对方很难靠近,没想到号称戒备的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滴水不进的龙隐,居然也被那些家伙侵入了,而且……如果这次不是对方主动露出马脚,我们恐怕至今还蒙在鼓里。”

    “最让我们不安的是……那次那个怪物死去了,而龙隐的队员被灭口,谁又能保证,现在的龙隐里还有没有对方潜伏的人?”

    “所以,我们现在反而不急于让你来帮助我们提纯生长液,我们不想辛苦五年,最后却为别人做嫁衣裳!”

    苏灿微微皱眉,他想到了那日斗狗场,幽冥跟自己所说的有关五年前的那一切,从他的口中,苏灿得知在他们长生一脉之后,还有一股至今不知道何方神圣的势力出现过,夺走了白玉玄甲,而且自己这些年所受的苦难,也是拜那股势力所赐。

    他不知道那个幽冥所言是否真实,如果真实的话,那么现在龙隐的基地里,潜伏的又何止幽冥的那帮人?

    哪怕是眼前这个秦婉卿,明面上是那个王的学生,可是她背后的势力就注定了她目的的不纯,哪怕她心中没有那些肮脏的想法,不代表她背后的家族势力没有。

    苏灿习惯性的摸摸胸口位置,在那里兜里贴身藏着那枚自己从龙隐地底祭坛上的青铜鼎得到的血珠,虽然他目前还没有发现这血珠的用途,但是隐隐觉得这其中事关重大,如果抖漏出去,恐怕会让这燕京成卷起惊涛骇浪……

    苏灿脑海中乱如麻,而之后秦婉卿放出的隐秘资料,让苏灿对幽冥那股势力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待到他们走出那处书房,才发现夜已深。

    最后,因为时间已经不早,苏灿和秦婉卿并没有离开这里,而是被秦老安排到了别墅的两间客房。

    当然,这一夜,秦婉卿也没有来找他滚床单,而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苏灿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因为他发现,自己越往深处调查,这一切似乎都跟五年前自己身上的遭遇有着关联,可是又乱糟糟的如同一团浆糊,让人越发搞不懂该从何下手,甚至连自己的敌人是谁都弄不清。

    烦躁的苏灿最后干脆盘坐在床上,按照琉璃给自己的那部洛书上的经脉图,开始凝神静心的打坐修炼,以此来暂且抛开脑海中的胡思乱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他冥想打坐,体内经脉气息流转中,那日在三足青铜鼎处听到的消失的心跳声似乎再次的浮现在脑海中。

    咚咚咚……

    有力的心跳宛若鼓槌落在皮膜上,有力而沉闷,有种要和自己心跳重合的感觉,而让苏灿错愕的是那心跳赫然传自那贴身而藏的血珠之上。

    苏灿来不及惊讶,就感觉在那宛若有生命一般的咚咚声中,自己经脉中迟滞的气流居然开始加快流转,无比流畅的运行一个周天的时间,居然比往常减少了一倍不止。

    更让苏灿惊喜莫名的是,从那血珠之上,一股比当初在扬州赌石时,从玉石中发现的灵气更加精纯的气息,顺着自己的胸口那好似千万个毛孔,缓缓的透入自己的身体,最后融入自己身体经脉中那股气流之中……

    那一刻,苏灿如同久旱逢甘霖,感觉自己浑身所有的毛孔都在舒服的颤栗。

    苏灿皱起的眉头微微的在那一刻缓缓的舒展开,此刻,他的脸上如同老僧入定一般,无悲无喜,无忧无虑,甚至最后他放开了心神,任由体内的气息自由流转,而整个人进入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空明境界……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洒在床榻上的时候,打坐中的苏灿也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一夜的打坐,让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疲惫之态,反而四肢百骸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泰,有种难以形容的舒爽。

    怪不得明珠那个老秃驴,天天不用睡床,盘腿打坐就可以了,这简直比睡觉要舒坦多了。

    原来打坐还有这好处!

    “恩?不对,这是什么味儿?”

    正惊叹中的苏灿眉头忍不住皱起,因为鼻端居然飘来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如同被人打翻了屎盆一般。

    苏灿赶紧伸手准备捏住鼻子,不过紧接着,他的手就是凝固在了半空,一双眼睛满是错愕的瞪大,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似乎粘着一层乌烟的东西,而那股恶臭正是从那里散发出来。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都粘的难受,这哪里是屎盆打翻了,这是自己掉屎盆里了吧?

    难道昨晚自己梦游掉粪坑里了?

    那令人作呕的气味儿实在让人受不了,苏灿几乎是跳着从床上冲向卫生间……

    而在卫生间里,当光着膀子的苏灿将那粘腻的乌烟东西洗净之后,一双眼睛却是再次不可思议的瞪大。

    因为他发现冲掉那层污垢,自己的皮肤似乎变的更加的白皙了,好似羊脂玉一般通透,那细腻的肤质绝对可以让女人都嫉妒,最令人惊奇的是,自己身上这些年留下的伤疤都褪去了不少……

    这哪里还是自己那一身粗皮糙肉?这简直就是满满的胶原蛋白!

    苏灿如同看女人身体一般,满是惊喜的翻看着自己浑身上下,啧啧称奇的同时,脑海中却是浮现出武侠中出现最高的一个词汇——洗经易髓!

    难道,昨天晚上的盘膝打坐,在稀里糊涂之间完成了洗筋易髓?

    那层乌烟的污垢,是自己身体中的杂质?

    那是不是还有打通任督二脉?贯通天地桥?成就先天境界?

    苏灿忍不住满脑子的yy,接着眼睛一亮,对了,那枚血珠!

    苏灿响起了自己打坐时,那神秘如同心跳一般的声音,还有那股无比精纯的气息……

    苏灿手忙脚乱的从那堆散发着恶臭的衣服中一阵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枚透着神秘的血珠,不过看着那枚血珠,苏灿的表情却是怪异起来。

    因为他发现,那枚血珠居然变小了!

    原先花生米大小的血珠,一夜之间居然变的不过绿豆一般大小……

    难道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一切,都跟这枚血珠有关?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