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此秦非彼秦(已修改)
    ,!

    来者是一个男子,此刻快步的来到小亭之后,神态恭敬的凑到年轻人耳边轻声道:“少爷,秦老……来的电话,要找您……”

    “他?”年轻人眉头微微一挑,看向了身边的下人,“他找我干嘛?”

    “这个……”男子轻声的道,“刚才从洪伟那边传来消息,在抓那个小子的时候,碰到了秦老的那个远房侄女……”

    男子的声音让原本正啃着烧鸡,肉山一般的胖子动作微微一滞,而端坐石桌旁,面不改色的年轻人,眉头却是微微一皱:“就是跟那个王搞什么研究的那个姓秦的女人?”

    “对对,就是她!”年轻人身边的男子弯腰恭敬的道,“洪伟说,当时那个女人阻扰他们抓捕那小子……”

    “哼,所以那个女人就找了秦老,想要来我这里当说客?”年轻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过她找的人……在我这里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那秦老的电话……现在还挂着……”

    “就说我不在!”年轻人微微皱起眉头,声音微微一顿,“恩,就说我进山狩猎了,暂时联系不上……”

    “怎么着也算是老一辈革命家,面子还是要给一些的!”年轻人悠然的道,接着挥挥手,不过身边的手下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让他不由眉头一皱,“还有事?”

    “这个……洪伟还说,抛却那个秦小姐,他们在回来的途中,还受到了阻拦……”

    “谁?”年轻人眼皮微微一挑,冷笑着道,本以为是一个小人物,没想到认识的人倒是不少。

    “苏家的大小姐苏山小姐!”身边男子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苏山?”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缓,接着又恢复了轻松自然,“也是,那小子是她的哥哥嘛,可以理解!”

    年轻人微笑着抬头看一眼身边的手下:“然后呢?”

    “听洪伟说,同苏小姐同行的苏家大少苏云修好似替我们说了话,之后那个小子居然主动跟洪伟离开……”

    “苏云修……”年轻人不由来了兴致,“细细说来听听……”

    听着手下的详细描述事情的经过,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起来:“苏云修,苏家第三代的继承人,也不过如此嘛……”

    “是是是,跟王少比起来,苏家那位大少不过就是一堆渣而已!”身边男子满脸恭维的道。

    “好了,少拍马屁了,如果我要是真的有那么牛逼,我还至于窝在这山沟沟里吗。”年轻人带着一丝自嘲的道,不过接着那薄薄的嘴唇勾起,带着一抹自傲,“只是苏家那位公子哥儿,太过小心眼儿了,那小子虽然还没有回归家族,但是这苏家的继承人就急不可耐的表现出他的小肚鸡肠,这种眼里无法容人的继承人,苏家以后如果真的落入他的手里,哼哼,败落可期……”

    “不过……苏山和苏云修来这里,想来是来看望他们苏家的那位老爷子的……也对,那个家伙现在可还没有被苏家那些人承认……他想要认祖归宗,那位老爷子的意见才是最主要的……苏山此行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

    年轻人话语再次一顿,而后抬眼瞟一眼自己的手下:“去吩咐洪伟,速度麻溜点儿,秦老爷子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是苏家那位老太爷如果发话的话,那面子就不得不给了……毕竟当今那位,都要对现在仅存的几位老人毕恭毕敬,咱们也不好太过……”

    “是,少爷!”

    年轻人微微的挥挥手,打发走手下,深思了许久,目光再次落向满桌仅剩的残羹剩饭,对着小亭外恭敬站立着的服务人员招招手:“给袁兄再上十只烧鸡!”

    “不用了,我好像饱了。”肉山一般的男子打着饱嗝,吐出嘴里一根鸡骨头,面对周围下人都毕恭毕敬的年轻人,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恭敬道,接着那几乎陷入肥肉中不见得小眼睛努力的睁开,“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个姓秦的女人,叫秦婉卿?”

    “袁兄也认识此女?”年轻人一愣,接着脸上微露诧异的道,“那女人确实叫秦婉卿,当初第一次在燕京那些衙内间露面的时候,还在衙内群里引起了轰动,加上是秦老爷子的远房侄女,当初秦老位高权重,虽然只是秦老的远房亲戚,但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位秦小姐也成为了小公主般的人物,追求者不知凡几,不过在打断了几个小衙内的腿之后,就无人敢惹这位了,加上秦老爷子被迫内退下来,失了势,那位秦小姐也就淡出了衙内的圈子……”

    “不过这位,听说智商颇高,跟着那个王在搞什么研究……”年轻人脸上带着一抹好奇的道,却没有注意到那肉山绿豆一般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精芒……

    “袁兄怎么突然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如果袁兄有意思的话,回头我到时候可以给你把她弄过来……”

    “呵呵,把她弄过来?”肉山笑的满脸肥肉都在哆嗦,“秦家的大小姐,你就是敢把她弄过来,我袁某人也没有那个胆子下手……”

    “秦家?”年轻人一愣,接着笑着道,“秦老爷子如果在位,或许无人敢惹,但是现在秦老爷子赋闲在家,早已失了权柄,秦家的大小姐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此秦家,非彼秦家!”看着身前的年轻人脸上多了一丝思索之色,肉山挥挥手,“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

    “没想到秦家也掺和进来了。”肉山微微的挠挠牙齿,嘀咕着道,而后抬起头看一眼年轻人,“让你那个手下给我挖出我们想要的那些东西,那个小子跟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一脉有过接触,现在秦家也有掺和,我想要知道他们之间都谈了些什么!”

    “还有……我们要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件东西这五年里,无论怎么研究,全然无半分玄奇!我不信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拼死拼活要得到的东西,只是一块烂玉片!”

    ……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