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王尚!王上?
    ,!

    “你……”

    洪伟怒目圆睁,而想到那可怕的后果,整个人更是不寒而栗。

    他知道眼前这家伙不是在开玩笑,对方既然可以在短短时间之内,找到自己的家人,那么他也肯定有能力说到做到。

    哪怕对方话语中有夸张的成分,但是自己妻子和儿子在对方的手中,却是不争的事实!

    而对方的一句话,或许决定的就是自己亲人的生死。

    最后,洪伟整个人颓然的瘫倒在地上,脸上透着深深的无力之感:“如果……我按你的吩咐去做,你会放过我的家人?”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跟你的家人无冤无仇,又怎么会伤害他们?”苏灿一脸温和的道,“祸不及家人,你说呢?”

    洪伟一脸颓然,祸不及家人?亏着家伙好意思说出口,既然祸不及家人,这所作的一切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怨恨对方,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如果自己不是为了那个喝求的位置,而对眼前这个家伙下死手,又何至于此?

    如果……眼前这个家伙没有反抗之力,以自己给他搜罗的罪名,恐怕足以让他死好几次了。

    “我如何相信你会确保我的家人平安无事?”洪伟屈辱的抬头看着苏灿,声音干涩的道。

    “你觉得你还有跟我讨价的筹码?”苏灿笑眯眯的摸摸鼻子道,接着表情一点点的冷冽下来,“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带我去找你口中的那个王少!”

    洪伟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认命的垮下了一张脸:“好吧,我带你……”

    “苏少!”尧方忍不住开口打断了洪伟的话,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苏灿,脸上神色郑重的道,“有些事情,装糊涂比刨根到底对大家都更有利……”

    尧方身在体制里,见太多相互你死我活的倾轧,有时候,知道真相又如何?只会让自己毫无退路,而‘难得糊涂’才是生存之道。

    “大家?”苏灿歪着脑袋看着尧方,而后眨眨眼睛,“尧秘书口中的大家又指的是谁?”

    “这……”

    “尧秘书不要紧张,我不过是想要见一见那位王少而已。”苏灿笑意盎然的对着尧方道,而后乜着眼睛瞟一眼身边那个满脸灰败的家伙,脸色微寒,“前面带路!”

    见苏灿并没有听进自己的话去,尧方脸上露出了一丝急切,看着苏灿‘一意孤行’的离开的背影,最后不得不把目光落向了一侧的苏山身上:“小山,你还不快去劝劝你哥!”

    “为什么要劝?”面对尧方神情急切,此时的苏山却是一改先前的紧张,神色平静的反问道。

    “呃……”

    尧方错愕的看着苏山,看着苏山毫不躲闪的双目平静的看向自己,那一刻,他就知道,这对兄妹简直就是一伙儿的!

    尧方不知道苏山为什么不去阻拦,难道她就不担心自己的哥哥出事?要知道他要对付的是什么人,虽然暂时蛰伏在潜龙,但是现在潜龙在渊,不就是等着哪一日飞龙在天?

    再则,即便是那个王少,不算什么,但是他背后的那群人,又有哪个是好相于的?这就是一个踩不得的地雷,一不小心就会轰出一群惹不起的大神!

    尧方忽然觉得事情开始失控,不由懊恼的跺跺脚,而后急匆匆的就往来时的道路离去……

    他现在需要尽快的通知老首长,让老首长亲自定夺了。

    苏家这位失落在外的小少爷,看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吃亏不吭声的主,跟那位王少碰面,还不知道要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

    ……

    苏灿在半山腰一栋别墅院门外停住脚步,抬头看一眼门上门匾描金的‘陶然居’三个字,而后才打量着铁门之后那个精致不失情调的小花园,不过很快,苏灿的目光就落向了那个院子中小亭,注意到了小亭中那个年轻的男子。

    虽然他在此之前,从未见过那个所谓的王少,但是此刻在看到那个男子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这家伙就是自己要找之人。

    在来时的路上,苏灿也从这个叫洪伟的家伙口中得知了一些有关这个王少的资料。

    这个王少本名叫王尚,是因为在外犯了事儿,才被‘贬’到这潜龙,美其名曰修养……

    至于犯了什么事儿,身为一个潜龙小小的警卫,洪伟并不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

    但是身为小人物,自然也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自从从这位王少进入潜龙之后,这处平日冷清的老领导疗养之所,也变的无比热闹起来,无数平日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上门拜会,而且这位王少一进来,就住到了潜龙地理位置最好的陶然居,这可是那些位极人臣的老领导都没有的待遇。

    对于这些,苏灿只是扯扯嘴,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家伙的名字!

    王尚!王上?

    苏灿扯扯嘴角,这个姓王的,野心倒是不小,这是想要将来称王?

    而这个姓王的,背后又是什么样的靠山,可以收拢一群的手下为其所用?他可不信那些大人物来拜会,只是看在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的面子上。

    苏灿倒是真的多了几分好奇。

    “我……我已经带你到这里了,你……你可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否则的话,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洪伟压低声音,不忘一副色厉内荏的嘴脸道。

    “我说到自然会做到。”苏灿笑眯眯的道,而后一把拎起洪伟,“现在咱们进去吧。”

    “你……你想干什么!”洪伟紧张的瞪大眼睛,接着就是紧张的挣扎着,“你刚才只说让我带你见王少而已,并没说我也要跟进去!”

    “你有选择的权利吗?现在你只能好好的配合我!”苏灿不理会洪伟的挣扎,抬腿一脚踹在那紧闭的铁门之上……

    那钢铁铸造的铁门,在苏灿的一脚之威下,发出一声牙酸的轰响,接着指头粗的钢铁门闩弯折断开。

    这突然的变故吸引了院落中人的目光,而苏灿大踏步的走入那个打理精致的小花园,径直向着那座小亭方向走去……

    最快,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