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霸气老太爷!
    ,!

    随着声音,一个鸡皮鹤发的老者被人搀扶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而搀扶老人的男子正是先前跟尧方争锋相对的王大鹏。

    苏灿没有去理会那个满脸奴态的秘书,目光落在了那个老人的面上,发现这老者居然也是‘老熟人’,在退隐之前那也是新闻半小时里面的常客,属于帝国金字塔顶端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位。

    而在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队荷枪实弹的潜龙警卫,显然比洪伟那群乌合之众要更加精锐,甚至有两个警卫在老人身前竖起了防暴盾牌,神色戒备的向着苏灿靠近。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此刻老人看着苏灿,一张苍老的脸上满是怒意,顿着手中的拐杖,铿锵有声,“给我卸了他的枪!”

    随着老人的话语飘落,身后两个大腹便便的警卫就跨步而出,显然是领导,此刻清清嗓子,一脸义正言辞的道:“不要动,你已经被包围了,现在马上放下武器投降,交出人质!”

    苏灿歪着脑袋掏掏耳朵,这话语怎么如此熟悉?

    不过紧接着,苏灿眉头微微一皱,眼角余光瞄向小亭外那片茂密的树林,之后身子微微一挪,堪堪躲入了小亭石柱之后……

    看着苏灿的小动作,原本满脸威严的那个警卫头子却是脸色微微一变,只有他知道,在那片丛林中潜伏者狙击手,而眼前这个家伙的身子,此刻堪堪躲入石柱之后,挡住了狙击手的视线!

    苏灿手中的枪却依旧抵在王尚的脑袋上,笑眯眯的看着小亭外那个领导模样的男子道:“让你的人,全部给我退出去!”

    “你……放肆!”警卫头子脸色一冷,满脸怒容的道。

    苏灿咧嘴一笑,接着毫不犹豫的一枪托砸在王尚的脑门上……

    一声闷哼,紧接着,鲜红的血水就顺着姓王的额头留下。

    “你……你给我住手,快住手,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警卫头子还没有发话,那个被护在盾牌之后的老人就已经满脸怒容的开口道。

    看着那老人紧张的表情,苏灿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手中控制的这个姓王的,不会是这个老东西的私生子之类吧?

    不过不对呀,这小子姓王,还有个牛叉的名字叫王上,这老头,自己如果没记错的话,好似姓高吧?

    而面对这个老人的怒火,苏灿却依旧笑的没心没肺,而后一字一顿道:“让这些警卫退出去!”

    “你!”老人白眉竖起,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此刻却全是怒火。

    已经有多久,没有人敢如此的忤逆自己了,眼前这个小子,居然敢要挟自己!

    “咔嚓……”

    这是子弹上膛的声音,却让原本满脸怒火的老人眼底深深一缩,接着抬起那只枯瘦而颤抖的手……

    看着老人的举动,一时间,子弹上膛声此起彼伏……

    “所有人,退出去!”

    “……”

    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一双双眼睛满是错愕的看着老人,而老人此刻那只手在不受控制的颤抖,声音却坚定有力:“所有警卫,全部退出一百步!”

    “老领导,这样太危险……”

    “服从我的命令,退出去……”老人眉头一皱,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盯着小亭中的苏灿。

    而随着老人的花落,一干警卫不甘的一步步后退,产地上,只留下了拄着拐杖站立的老人,还有老人身边那个神色变幻不定的王大鹏……

    “好了,他们已经退出去了。”老人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现在你可以放下手枪了?”

    “放下手枪?让后让你那些狙击手给我一子弹?”苏灿嗤笑着道。

    “我保证,狙击手不会开枪。”

    “没想到你比想象的还狠。”苏灿一脸夸张的道,“居然不一子弹弄死我,想等一下抓住我,然后狠狠的折磨我?”

    “……”老人脸色一沉,“你真的想要找死?”

    “找死?是谁想要我的玄孙儿死的?”老人话语刚落,另外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飘来。

    苏灿视线一转,就注意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老人身边,他看到了尧方,还有苏山和苏云修。

    那一瞬间,他就猜到了这个满脸苍老的老人的身份。

    这位就是苏家的定海神针,苏家那位老太爷,国家硕果仅存的元老……

    见到苏家的老太爷,先前的高老脸色就是微微一沉,不过没等他开口,苏老太爷就已经一脸严肃的道:“我今天就在这里,我看谁敢动我的乖乖玄孙儿!”

    “苏老匹夫,你这是蛮横不讲理!”苏老太爷的话简直如同点了火药桶一般,让高老暴跳如雷,“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你苏家的子弟,难道就可以胡作非为?这天下难道是你苏家的天下?”

    “天下不是我苏家的。”苏老太爷一脸谦虚的道,不过紧接着,一张脸上却露出锋芒四射,“但是这天下却是我跟太祖,还有一帮子兄弟打下来的!”

    听着苏老太爷的话,苏灿不由咧嘴一笑,没看出来,这老太爷居然霸气侧漏,威风不减呐。

    “你!”高老被气的脸色大变,接着阴沉了下来,“看来你是准备护这个小子到底咯?”

    “有么?不过有,你又能把我怎么样?”苏老太爷一脸无所谓的道,“别说我家子弟站在理字上,就算是没理,别人也该让三分!”

    说着,苏老太爷目光瞟向了小亭中的苏灿,一双看似浑浊的眼睛却是微微的挤了挤,声音清朗的道:“来,乖乖玄孙儿,你跟太爷爷讲讲,今天这都是怎么了!”

    苏灿看着老人的表情,眼珠子滴溜一转,接着就会意的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委屈表情:“太爷,你可要给人家做主呐,这姓王的,居然栽赃嫁祸给我,想要至孙儿于死地,孙儿……孙儿这也是被迫奋起,自我反抗……”

    “喔……”苏老太爷一脸严肃的道,“孙儿且慢慢说来,老太爷我给你做主,我倒是看看,是谁敢欺负到我苏家头上来。”

    苏灿立马乖巧的连连点头:“嗯,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姓王的,跟这个姓洪的警卫勾搭在一起,栽赃孙儿偷取了他们的什么机密资料,天可怜见,孙儿我不过是跟友人到秦老家里串门而已,没想到就被他们陷害,半路扣押,而且严刑逼供,这是欺我苏家无人……”

    “放肆!”苏灿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高老就脸色难看的怒声打断,看着这苏老匹夫跟这个苏家小儿你唱我和,眼前形势,对己方不利。

    “你看,老太爷,他们连话都不让孙儿说。”苏灿紧张的闭嘴,不过接着又一脸委屈巴巴的道。

    高老气的胡子都歪了,而此时被血糊住了脸的王尚,面对眼前这一切,却依旧面容平静,丝毫没有一点点紧张姿态:“你说这么多……那证据呢?”

    最快更新,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