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似道非道!
    ,!

    这是要死了吗?

    周遭的一切开始变得虚幻空寂,眼前好似陷入了一片无尽的烟暗,苏灿心中泛起一片苦涩。

    他心中无比悔恨,如果先前自己带着苏山直接逃离,不用去灭杀那群狼牙佣兵,或许也不会被这个死胖子黄雀在后,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不!他不想死!

    他的杀父大仇还未报,自己那帮兄弟依旧还未沉冤得雪,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苏灿愤怒的瞪大眼睛,周遭一切在瞬间再次变的有些清晰起来,而下一刻,他就怒目圆睁,之间那肉山一般的家伙凌空狠狠的扑来,而不知何时,苏山那瘦弱的身子却坚定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面对那半空扑来的一对肥肉,丝毫没有退却半步。

    苏灿眦眼欲裂,一声低沉的咆哮中,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原本躺在地上的身子已经一弹而起,一把推开身前苏山的同时,已经不管不顾的冲向了那半空如同一枚人形炮弹般冲来的胖子……

    最后,两人的身子在半空狠狠的撞击在一起,而那一刻,苏灿唯一的感觉就似撞击在了弹力十足的蹦蹦床上一般,他眼睛甚至能够看到对方那浑身肥肉颤抖晃荡开的层层波纹。

    苏灿身子踉跄的飞退,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蒲扇般的大手再次印落在自己的胸口上。

    一声闷哼,人在半空的苏灿喷出一口鲜血,身子砸在一颗白皮松树干,再被弹回,跌落地面,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苏灿面现不甘的仰起头来,看着那座肉山居然径直向着自己压落,苏灿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无力感,扭头看着不远处苏山那绝望的表情,以及落入耳中那尖叫,苏灿只能努力的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最后如同认命了一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等了许久,想象中那泰山压顶一般的巨力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反而耳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无量特么的天尊!”

    已经闭目等死的苏灿心头一颤,接着飞快的睁开眼睛,却不知道何时,身前站了一个古怪的身影。

    说是古怪,是因为这个应该是男人的家伙,穿着道家的道袍,可是脑门上却是光溜溜的如同一百瓦的白炽灯泡,这是和尚?还是道士?

    不过现在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看似瘦弱的身影,一只手轻松的高举,居然拖住了那凌空压落的那座肉山,而后只是一甩手,那肉山居然没有反抗之力,如同一个皮球一般滚向了不远处的一颗巨松。

    让苏灿目瞪口呆的是,在肉球撞上去的那一刻,足有水桶粗的巨松径直拦腰而断,而那个肉球此刻才发出一声无比凄惨,但是在苏灿耳中绝对无比悦耳的惨叫。

    或许是弹性太强了,那肉球在撞断一颗巨松之后,居然反弹回来,撞上另外一颗松树,如同弹力球一般,在这树林中弹来弹去。

    最后惨叫声终于远去,那个胖子居然没有丝毫反击的意思,借着自己超强悍的弹力,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对方居然就这样逃了?

    苏灿愕然的看着这个给自己莫大压力的肉球居然逃的比猴子还快,不过眼看着这个劲敌消失,绝处逢生的苏灿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最后整个身子无力的软倒在地。

    一旁,近乎绝望的苏山也是错愕的看着这突然的一幕,相比苏灿闭着眼睛,她虽然睁着眼睛,可是在那一刻,她居然没看到这个道士不像道士,和尚不像和尚的家伙是怎么出现在苏灿身前,挡下那个胖子的一击的。

    而此刻看着苏灿昏迷在地,苏山脸色再次煞白,来不及对那个神秘男人道谢,已经扑向了苏灿。

    不过那个男人最终还是比自己快了一步,一只手已经搭上了苏灿的手腕,而前扑的苏山只感觉自己如同撞击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一般,虚空居然荡开层层涟漪,而自己被阻隔在苏灿一米之外,难以靠近分毫。

    苏山脸上已经掩饰不住的焦急,不过看着那个神秘男人似乎对苏灿并没有敌意,而且看着对方的手在苏灿的身上或拍或点,似是在治疗苏灿的伤势,这让苏山也是平静了下来,不过一双眼睛还是忍不住急切的看着眼前生死不知的苏灿。

    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个胖子造成的,而那个胖子跟那个王尚脱不了干系,那一刻,苏山一双眼睛之中透着点点寒芒……

    如果苏灿有个三长两短,她发誓……不管那个王尚是不是真的王上,都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此刻,那个正在拍打着苏灿周身的似道似和尚的男子,手上的动作却是微微的一顿,额头的法令纹愈发的深沉起来,脸上似乎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看着这一幕,原本满面寒光的苏山再次急切起来,不管不顾的冲向苏灿,却见那个男人已经站起来身子,而地上的苏灿依旧生死不知……苏山止不住身子一个踉跄,脸色瞬间灰白,一双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滑落那清冷的脸颊……

    男子见到苏山那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原本凝重的表情却是一愣,接着就明白是这个小丫头误会了,不由咧嘴微微一笑,对着苏山一个稽首:“无量天尊,女施主放心,苏施主无恙,而且似乎有一股力在修复着他受损的经脉,相信很快就会醒来……”

    “真……真的?”原本已经绝望的苏山听到这个男人的话,不由一脸惊喜,不过紧接着又化作了戒备,“你……你怎么知道他姓苏……你是什么人?”

    “贫道……”男人面对苏山的质问,依旧笑的没有一丝烟火气,一个稽首道,“道号……贼道!”

    “贼道?这是什么道号?”苏山摇摇脑袋,如果跟她讨论目前的经济形势,国家的经济增长点之类的,她绝对专业,可是道家道号,以及道家排辈,她还真不知道。

    不过,这个贼道好似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面对有些执拗的苏山,贼道笑着摇摇头:“我欠过一个人的人情,那人说在来燕京之前,需要我护苏灿周全,贫道自然不敢怠慢,而且……我也有事,要同苏施主探讨……”

    贼道说着,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苏灿,那种眼神,就如同一个恶鬼看到了山珍海味,如同一个色琅看到了一个没穿衣服的绝世大美女一般……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