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赶紧跳吧
    ,!

    “我……我可告诉你,你们讲什么都没有用,我不会听你们那些废话的。”男人一双眼睛盯着苏灿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一脸绝然的道。

    看着作势准备往后仰的男人,苏灿不屑的瘪瘪嘴,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想要跳楼去死,早就跳了,往往喊的欢的都是怕死的。

    女人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那个情绪激动的男人,而后声音清冷的道:“知道你现在站的位置在第多少层吗?知道你现在所在的位置离地面有多少米吗?计算过你跳下去,等落到地面上的时候,会以多少米每秒的速度跟楼下的水泥地面接触吗?想过自己死后,会是什么样子吗?”

    随着女人的话,男人明显愣了一下,一双眼睛偷偷的瞟一眼身后的大楼底部,那些围观者在自己眼中已经如同蝼蚁一般的渺小,心头不由一颤。

    不过紧接着,他又回过神来:“特么的,老子是要跳楼,跳楼懂吗?老子管那么多干嘛。”

    “看来你不懂!我可以告诉你……”女人一双眼睛带着一抹清亮,“你现在站的位置是第三十一层的顶层,而按住院大楼每层两米八的高度来算,一共86米接近90米,而这个高度,你跳下去的话,可以想像一下西瓜碎裂的那种画面……”

    男人一个哆嗦,即便是身边那几个保安,都有些毛毛的感觉……

    “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刚才说的西瓜碎裂的画面,不是指你的脑袋,而是你的身体,很可能你的脑袋……好吧,等医院的人给你收尸的时候,可能已经找不到你的脑袋了,恐怕只能找到你那残缺的胳膊……大腿……躯干……肠子……”

    “够了。”男人一张脸因为惊惧而变得有些惨白,看着女人的时候,那双眼睛之中满是愤怒,“我是要去死,死了一了百了,我管特么的死后是什么样子,老子又看不到。”

    女人眉头微微一皱:“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工作?生活?还是生病了?可是……就算是压力大,你想要死,你想过你的亲人,你的父母吗?”

    “父母?我的父母几年前就死了。”男人有些疯癫的笑着道。

    “那你的妻子呢?像你这个年纪一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你死了,你让你的妻子怎么办?让她以后还有谁可以依靠?”

    “我的妻子?”男人好似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般,“我的妻子肯定不会难过的,她恐怕早就巴不得我死了,我死了,她就可以明目张胆的跟她的那个姘头在一起了。”

    “……”

    “你们还不知道吧?我的妻子特么的给我戴绿帽子!”

    “……”女人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不过还是不忘记纯纯善诱的道,“你可以想象你的兄弟朋友,如果你死了,他们一定会难过的……”

    “难过?”男人笑的愈发的夸张了,“快别开玩笑了,他难过个屁。”

    男人说着,一双眼睛却是已经挤出泪来:“特么的,给老子戴绿帽子的,就是那个所谓的哥们儿,所谓的朋友。”

    “……”女人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在脸上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许久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那你的孩子呢?你总该为你的孩子好好的想想……你难道想让你的孩子以后没有爸爸吗?”

    “爸爸?他绝对不会没有爸爸的!”男人又哭又笑,“知道我手里这是什么吗?这是我刚从医院拿到的dna报告……我的儿子居然不是我的,而是我那个称兄道弟的哥们儿的!我白养了他十五年……我不想活了……”

    “……”

    “噗……”一旁的苏灿再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眼前这男人难道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

    这也太可乐了。

    “你……你笑什么!”原本激动的手舞足蹈,好似下一刻就要跳下去的男人,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讲‘人间杯具’的时候,居然有人发笑,这让他恼羞成怒起来。

    “咳咳……”苏灿看到女人透过来不善的眼神,赶紧收起脸上的笑容,“我没有笑。”

    “你敢说你没有笑?我分明看到你笑了……你们……你们都是骗子……”

    “好吧,我笑了。”

    “……”男人表情一僵,接着就恼羞成怒,“你居然敢耍我……我……我现在就跳下去……”

    “别别别……有……有事儿好好说……”一听男人要跳,一旁的保安头子也是急了,只能眼巴巴的对着身边的谈判专家使眼色,不过女人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了。

    正在酝酿词句,而一旁的这个陌生的男子的声音却带着轻佻的响起:“跳吧跳吧,赶紧的跳,大家都挺忙的,我这等一下还要跟美女喝咖啡呢。”

    苏灿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苏灿,这货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跳就跳,你……你当我不敢昂……”男人梗着脖子,一双眼睛偷偷瞟一眼楼下,却是一阵晕眩,不由狠狠的咽咽口水,“呃……你……你不是谈判专家吗,你居然让我跳楼?”

    “你看看你,老婆不忠,兄弟不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赶紧跳吧。”

    “我……我可真跳了。”男人脸红脖子粗,好似就要松开手一般,不过接着,抓着护栏的手又紧了几分,“你怎么当谈判专家的,你还有没有一点点职业道德昂?你居然让我这么伤心欲绝的人去跳楼?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要投诉你……你也太不敬业了……”

    男人越说越激动,一边就从护栏外爬了进来:“你让我死,嘿,我今天还就不死了!”

    “……”看着此刻已经被一群保安按住的那个男人,女人瞪大一双眼睛,对着一旁的苏灿眨眨眼睛。

    没有想到自己废了那么多口舌,没有劝回这个男人,而身边这个家伙一个小小的激将,就将这个家伙给劝回来了?

    周围一干保安此时也是用佩服的眼神瞟着苏灿,而苏灿只是有些小羞涩的咧嘴一笑,眼底满含笑意的道:“美女,不知可否有幸请你一起喝杯咖啡?”

    “你这是准备勾搭我?”女人抿嘴一笑,并没有明确的拒绝。

    苏灿一看有戏,不由一脸惊喜:“我有这个机会吗?”

    “那就要看本人的心情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