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兴师问罪
    ,!

    苏家四合院外,往日冷清的几乎看不到几个行人的胡同,今日却停满了各种大部头牌照的公务车,让原本就狭窄的胡同更显拥挤。

    此刻,苏家老宅的会客厅,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一个个几乎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面孔,此时齐聚一堂,一个个脸色都有些难看。

    而身为苏家当代的家长,苏俊毅只是巍然端坐在主座,一双眼睛正专注的盯着手中的青花瓷茶杯,好似里面那极品大红袍好似雕着花儿一般。

    “老大,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给我这个做弟弟的一个交待。”身为苏家排行老三的苏俊杰,此刻第一个跳起来,对着苏俊毅满脸委屈的哭诉着道,“我那个可怜的孙儿……苏云木,你总该记得吧,年夜饭的时候,你也是见过的,多么乖巧听话的一个娃儿?结果呢,被苏灿那个小杂种一碗扣下来,掉了八颗牙,嘴里锋了二十针,那嘴唇都快跟香肠嘴一样了。”

    苏俊毅眉头微微一皱,不知是因为苏俊杰的话,还是因为对手中的茶水有些不合口味。

    苏俊杰的话刚落,下首一个西装笔挺,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老人,就咧嘴呵呵的笑着:“你的孙儿才二十针,我那个孙儿的脑袋,都快被敲成释迦牟尼了,那满头的包,满头的豁口,整整缝了一百多针,而且听医生说,我那个孙儿被砸的脑袋中度脑震荡,这些都好说,不过现在医生说我孙儿精神上受了刺激,能不能恢复还是个未知数……”

    “老苏呐,你那个外孙儿,可真够狠的呐,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能下这样重的手。”老人脸上虽然露出笑容,可是那笑容之中却透着一股寒意,“这明显是把我的孙儿往死里折腾呐。”

    “就是!苏老,你们苏家家大业大,我们自认不能比,但是我们也不能这样被人随便的欺负,我们的孩子,平日里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居然要去吃倒在地上的面……我们这些当长辈的,听着都心疼呐……”

    “……”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让整个会客厅如同菜场一般乱成一团。

    终于,主座的苏俊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那清脆的落桌声,却让原本乱成一团的会客厅都是一滞,一个个眼睛齐刷刷的落向苏俊毅,却见对方悠然的从兜里摸出一个指甲刀,很是专注的修整着自己的指甲……

    ……

    苏灿跟苏明珠和苏山进入苏家大宅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外边庭院里站着的众人,从这些人一副狗腿似的装束,就可以看出这些人不是秘书,就是司机。

    而这些人也是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进入庭院的苏灿,一个个眼神之中都透着不善。

    毕竟,用一句老话来说,主荣臣荣,主辱臣死嘛,他们今天来苏家的目的就是兴师问罪来的。

    苏灿无视周围数十双灼灼的眼睛,悠闲的跟着苏明珠径直来到了会客厅,正好看到苏俊毅放落茶杯令整个会客厅都噤声的一幕,看到苏俊毅拿出指甲刀悠闲的姿态。

    再看看那些因为苏俊毅放落茶杯,而吓的噤声的家伙,此刻一个个脸红的如同猴子屁股一般,却敢怒不敢言,不由嗤笑出声。

    而苏灿的笑声,如同点燃了火药一般,整个会客厅直接炸了,一双双眼睛愤怒的盯着苏灿,而第一个跳出来的依旧是苏家的三爷。

    只见他面现阴沉,双目喷火,几乎气急败坏的指着此刻踏进门来的苏灿:“你这个小畜生,居然还敢笑。”

    首座,正在修理指甲的苏俊毅听着苏俊杰的骂声,手上的动作就是一顿,眉头也是微微皱起,而面对苏家三爷的怒火,苏灿却满脸不在乎的笑容,瞟着面目扭曲的苏家三爷,眨眨眼睛道:“小畜生叫谁?”

    “小畜生当然是叫你。”

    “对,就是小畜生叫我。”苏灿笑眯眯的挺着脖子道,忽然觉得金爷爷这桥段简直太经典了,现在拿来一用,简直完美。

    “你!”苏俊毅被苏灿的话噎的差点儿没晕死过去,一双手颤巍巍的指着苏灿,而后扭头看向了苏俊毅,“你看看,你看看他是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苏俊毅此刻才好似后知后觉的抬起头,看一眼苏灿,目光又落在了苏俊杰的身上:“你刚才说啥了?”

    “你看看,看看他是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不是……是上面第一句……”

    “……”

    苏俊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脸色就开始阴沉了下来,而一旁的苏灿已经开始腆着脸:“三爷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不过我记得,刚才他第一句说的是……你这个小畜生,居然还敢笑……”

    “咳咳,当然这个小畜生骂的不是你,是我!”

    “你骂谁小畜生。”苏俊杰几乎疯了,一双眼睛喷火一般的瞪着苏灿。

    “我怎么敢骂你小畜生,是你骂我小畜生。”苏灿摸摸鼻子,伸手指着首座的苏俊毅道,“不过你骂我小畜生,不就是骂他是个老畜生吗?你骂他老畜生,他跟你是一个老子,不就骂自己也是个畜生吗?”

    “你……你放肆!”苏俊毅感觉自己的心脏病快要发作了,一只手捂着胸口,喘着粗气的指着苏灿,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苏俊毅看着这一幕,脸上却并没有因为被骂了老畜生而恼怒,反而多了一丝笑容:“好了好了,老没老样,少没少相,成何体统?”

    苏俊毅又端起了桌上的青花瓷茶杯,吹着茶水上不存在的茶叶沫沫,眼睛瞟一眼苏灿,声音却悠然的道:“知道这些人来家里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苏灿无视周围那一双双阴沉的目光,眼皮一翻道。

    “哼,小小年纪,忘性居然这么大。”苏俊杰下手李家的老爷子,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道,“我不知道我孙儿哪里得罪了你,居然让你下这么重的手。 ”

    “咦,不知道您孙儿又是哪位?”

    “李翔云!”

    “哟,是他昂。”苏灿点点脑袋,“他骂我了。”

    “就因为骂你了,你……你就下这么重的手。”李家的老爷子感觉自己的高血压要犯了,住着拐棍的手都在直哆嗦,“骂你几句,你能少几块肉吗?而我的孙儿,脑袋被缝了八十多针,还中度脑震荡……”

    “我草泥马。”

    “你说什么?”李家老爷子一副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卧槽你马勒戈壁!”

    “你!”李家老爷子回过神来,接着气急败坏的举起手中的拐杖,“你放肆?你这个小兔崽子,真以为老夫没法收拾你……”

    “你看看,何必生这么大的火,不就是骂你几句嘛,又掉不了几块肉。”苏灿一脸人畜无害的道。

    “……”

    李家老爷子一张脸在这一刻就如同开了染坊一样,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一双眼睛却是阴冷的盯着苏灿……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