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就是看你不爽了
    ,!

    即便是修养再好,此刻的苏云修也是脸色铁青,一双眼睛阴骘瞟着苏灿。

    而在众人还处于震惊之中时,负责迎宾的寸头男已经快步的冲到苏云修的身边,将苏云修从地上扶起来,一双眼睛满是怒火的盯着苏灿:“你这是干什么!”

    随着寸头男的怒喝,周围那些缩在宴会厅角落,负责今夜安保的保镖已经从四周聚集围拢过来……

    看着这一幕,钱秧秧也是想着苏灿靠拢上来,苏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站在苏灿的身侧,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苏云修。

    即便是原先离开的唐雪瑶,此刻也是回到了苏灿身边。

    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而作为当事人,苏灿脸上神情轻松,没有丝毫的紧张。

    “我需要一个解释。”苏云修强抑着心头的怒火,面无表情的盯着苏灿道。

    苏灿咧嘴一笑,接着一张脸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解释?噢……就是看你不爽了,你觉得这个解释怎么样?”

    “……”

    苏云修俊俏的脸涨的通红,仅仅是看着自己不爽了,所以就动手了?你丫的还讲不讲规矩?

    这混蛋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最让他咬牙切齿的是,对方摆明了车马,自己却有种无法招架之感……

    动手反击?

    陶然居那位王尚,都被这家伙揍的到现在也没见吱声,人家身边的那些保镖都被打残了,自己这些手下上去,不过就是给人家塞牙缝而已!

    可是不反击……恐怕今天过后,他苏云修将会成为整个圈子里的笑柄!

    董家豪只是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明珠来的小子,居然在这样的场面上,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丝毫的顾忌,董家豪自问搁在自己的身上,他没有这样的魄力做出来。

    “你好像很生气?”苏灿看着脸色变幻不定的苏云修,接着一步步的向着对方走去。

    寸头男戒备的站在了苏云修的身前,却被苏云修表情阴郁的拨开,一双眼睛只是深深的盯着一步步走近的苏灿,不言不语。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点点的荡漾开来,身子微微的前倾,在苏云修的耳边幽幽的道:“我的命可不止一千万美金。”

    苏云修瞳孔深深的一缩,紧接着就恢复了自然:“我不懂你再说些什么!”

    苏灿只是咧嘴一笑,眼角余光注意到一侧的董家豪正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对着董家豪道:“董少,我觉得你先前的提议不错,咱们可以合作嘛,我对苏大少的头衔也是很感兴趣滴,回头咱们多亲近亲近。”

    “……”

    董家豪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心中就有种哔了狗的感觉,你马勒戈壁的,老子就是一个围观者好伐!

    看着苏云修那看向自己时阴霾的眼神,董家豪就明白,即便是自己怎么解释,人家恐怕也心生芥蒂了!

    自己被这个混蛋给拉进泥潭,现在黄泥巴掉裤挡,不是屎也是屎了。

    ……

    宴会还在继续,苏云修带着人离开片刻,当再次出现在宴会厅上时,已经恢复衣着光鲜,好似先前的冲动从始至终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过明眼人都明白,今晚这个所谓的资助孤儿慈善晚宴,已经成为了一个笑柄。

    堂堂苏家的长子长孙,未来的接班人,举办这个晚宴的本意不过是想要讥讽苏灿这个燕京城高层都心知肚明的苏家在民间长大的‘孤儿’,结果却被对方当面踹了个四脚朝天,最丢脸的是苏云修居然忍气吞声,没有反击,这其中就有太多的耐人寻味的东西。

    不过这出虽然让苏云修丢尽了脸面,但是整个宴会厅的宾客,都泾渭分明的跟苏灿保持了距离,让苏灿这边的一干人在这宴会上就更显得孤立。

    而对于这些,苏灿并不在意,此刻只是一双眼睛瞟着整个宴会厅,看着那个已经恢复衣着光鲜的苏云修跟那些宾客觥筹交错,不过他身边却没有了那个颜如玉的身影。

    似乎先前自己跟苏云修争对的时候,那个女人是在场的,不过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而现在却没有在场?

    苏灿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就被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吸引住了视线,这两个身影不正是先前那两个要拉着自己一起泡妞的二13小青年?。

    注意到苏灿投来目光,小胖子一脸的尴尬的走上前来:“咳咳!没有想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苏灿,失敬失敬。”

    “再次郑重的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晋省闫老三,本名闫晋,家里排行老三!”闫老三抖着满脸的肥肉道,而后一拉身边的表情猥琐的烟痣男,“这个家伙是我铁哥们儿许亚军!”

    苏灿看着这两个不过只有一面之交,甚至连名字都才知道的家伙,不由微微一笑:“怎么?你来跟我靠这么近,不怕惹得某些人的不喜,回头给你小鞋子穿?”

    “怕。”闫晋犹豫了一下,一脸坦诚的道,接着满脸堆笑,“不过我没准备在体制里混,我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嘛!”

    “对,而且……我们在晋省,山高皇帝远,苏家大少再牛逼,手也没有那么长嘛……”一旁的许亚军一双小眼睛之中透着一股商人的精明劲儿,“最主要的是我们两觉得你比那个什么苏大少更牛逼!”

    苏灿自然明白,这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跟自己靠近,可不是脑袋秀逗了。

    能够在圈子里混的,又有几个人是真的白痴?

    这两人冒着得罪苏云修的风险,跟自己套近乎,更多的是一种大胆的押宝而已。

    两人的目地很明确,不过苏灿并没有觉得厌烦,反而觉得这两个人比更多人老成精的家伙要更坦诚。

    而从接下来的交谈之后,苏灿也了解了更多有关这两个家伙的家世。

    这个闫老三的家里主要是开煤矿的,也就是传说中的晋省煤老板。

    几年前经济景气的时候,煤老板可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房子整栋整栋的买,车子一打一打的扫荡,可以跟温州炒房团相提并论。

    这几年经济不景气,加上国家机器出手,煤矿的产业合并,以及小煤矿的强制关闭,煤老板的日子不好过,当然,那些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一撮人,早已得到风声,转往其他行当,比如闫家,这几年转入房地产,接着房地产的这股春风,混的风生水起,赚的盆满钵满。

    而许亚军,家中虽然不如闫家产业遍地开花,但是也相差无几,在晋省也算是富甲一方。

    两人这次被家里人丢到燕京名义上是读书,实际上家里的要求很简单,两人可以随便的败家。

    没办法,不差钱嘛!

    但是败家的同时,一定要结交燕京这座天子脚下那些有用的‘朋友’,这才是他们燕京的主要目的。

    很显然,在两人的眼中,苏灿就是那种有用的朋友!

    这让苏灿居然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