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不请自来的幽冥
    ,!

    晚宴落幕,苏云修在一楼大堂致晚宴谢幕词,在所有媒体记者的镜头下,尽显春风得意。

    拥挤的人群中,苏灿显得并不显眼,对他而言,今晚这出晚宴不过就是这些人的作秀而已,恐怕今天这些募捐的款项,最后真正落入需要它的人手里的时候,又能剩下几何?

    晚宴已经开始散场,最后看被长枪短炮围堵的苏云修一眼,苏灿也准备离开,不过就在这时,他的脚步却是微微一顿,一双眼睛带着一丝疑惑的看向大堂的一个角落……

    只是那里却除了几盆绿植,别无他物。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他先前分明感觉到了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

    说是熟悉,那是因为这股气息,他在琉璃唐十三等人身上感觉到过,那是一种修炼者特有的玄奇气息,说是陌生,那是因为那股气息绝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人……

    苏灿脸上带上了一丝郑重,因为在这漫长的宴会上,他都没有感觉到这股气息的存在,直到准备离开,才感觉到。

    显然这时对方有意让自己察觉到……

    这算是对自己的告诫?还是试探?

    而对方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朝颜如玉?

    带着疑惑,最终苏灿离开了会所,一路上就连钱秧秧、夏雪和苏山等人跟自己道别都没有在意,直到将唐大小姐送回了房间,苏灿反身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不过苏灿的手刚搭上自己房门的把手,他的动作却是一滞,因为他敏锐的发现自己的房门被人动过。

    苏灿眉头微皱,不过接着还是打开了房门,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苏灿的视线一瞬间就落在了客厅沙发上端坐的那道身影之上……

    果然……又有人不请自来!

    不知道何时起,自己这房子简直如同公共场所一般,这些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而且最让他不爽的是这次不请自来的还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男人。

    苏灿随手打开客厅的灯光,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张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好似随时就要挂掉的死人脸,赫然是幽冥。

    此刻,幽冥看一眼进门的苏灿,那张苍白的脸上却是挤出一丝笑容:“你回来了?”

    听着对方的话,苏灿不由一个激灵,接着就是一个白眼:“别说的老子好似跟你是基友似的,说吧,来这里何事?”

    苏灿没有靠近这个家伙,自从自己在秦家书房哪里有了那个揣测之后,他总觉得这个家伙浑身透着一股子邪乎,越来越觉得这个家伙这看似年轻的驱壳下,藏着的是一个老掉牙的灵魂。

    “像你这样不请自来,我是不是可以告你擅闯民居?”苏灿声音清冷的道,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晚的慈善晚宴,这个家伙当时也是邀请过自己去参加的,结果今晚一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见到这个家伙的鬼影,却躲在自己的房间等自己回来。

    让他总有种被这个家伙利用了的感觉。

    面对苏灿的不客气,幽冥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喜,只是习惯性的摸出一放手帕,轻轻的捂着嘴角,声音虚弱缥缈的道:“你可是已经见过他了?”

    “他?是谁?”正从冰箱里拿水,以此借机远离幽冥的苏灿眉头一皱,声音冰冷的道。

    “今晚的晚宴上,难道你没有见到某些特别的人?比如……道长……”幽冥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狐疑姿态,声音幽幽的道。

    苏灿瞳孔微微一缩,只是一瞬间,脑海中就浮起了自己原先离开时,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

    “看来你已经见过了。”苏灿的眼神变幻没有脱过幽冥的眼睛,幽冥脸上也是多了一丝笑意的道。

    “他是什么人?”苏灿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幽冥咧嘴笑着,露出嘴角层叠的褶子:“想来你应该已经知道,苏家的大少苏云修,曾经在武当学艺,拜在武当上一代的掌教真人游云子坐下,虽然只是外家弟子,但是也颇受那游云子待见,毕竟道家在出尘,也是需要俗家之人帮忙处理一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凡尘俗事。”

    苏灿眉头一皱,他确实听过这些,当时在苏家聚餐的时候,苏山曾跟自己提及过。

    不过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自己问的跟这又有何关系?

    “难道是苏云修的那个武当师父出马了?”苏灿忍不住皱眉的道。

    不管怎么样,对方的来头一听就挺牛叉,武当的上一代掌教真人,要知道即便是现在,武当也是当今天下道教的执牛耳者,跟佛教共尊少林一个道理。

    听到苏灿的话,幽冥却是嗤笑着道:“游云子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外门的弟子而大动干戈,虽然游云子不过是武当外门的掌教真人,但那也是一教掌教,也不是谁都能请得起的,苏家那位不过是他的一个外门记名弟子而已,记名弟子之上还有普通弟子,而普通弟子之上还有真传弟子,真传弟子之上还有继承衣钵的关门弟子。”

    “而我们的情报得知,对方情动的是游云子座下七大真传弟子中排行末尾的冲虚道长。”幽冥咧咧嘴道,“半年前的资料得知,这冲虚道长已经半步化神境!”

    “你似乎对武当的情况很了解?”苏灿眼睛微眯,对那个所谓的冲虚道长,他并没有多在意,此时却是冷笑的看着幽冥道。

    苏灿本以为这个家伙会动怒,却见这个家伙依旧摆着一副死人脸,一双眼睛瞟着苏灿一眼,而后声音幽幽的道:“听说你去了潜龙?”

    苏灿脸色微变:“看样子你对我的行踪也很了解咯?”

    “你动了王家的那个小子,自然应该已经注意到他身边之人了?”幽冥继续自顾自话的道。

    苏灿一瞬间就想到了王尚那个家伙身边肉山似的胖子,而且自己当时在丛林中,差点儿没死在对方的手里。

    不过这跟今天说的道士分明是两码事,这个幽冥突然提到这个胖子,又是何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