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形势逆转……
    ,!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掺和我金蛇郎君的事!”‘金蛇郎君’满脸戒备的看着眼前这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这两个人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威胁,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什么金蛇郎君……不过就是一个化外耍蛇的番僧而已,也配给自己起诨号。”枝桠上,惬意晃荡着脚丫子的女人不屑的瘪瘪嘴,而后冷声的道,“贼道,上去掂量掂量这个印度佬!”

    “得嘞!”原本就道不道僧不僧的贼道此刻却是笑的贼眉鼠眼,不怀好意的就向着那个印度阿三走去。

    两人明明相距十余米距离,可是这个贼道只是轻松惬意的几个跨步间,身子就好似跨越了空间的界限一般,诡异的出现在那个印度阿三的跟前。

    这一幕,不但是苏灿和原本吓的俏脸苍白的罗素素两人长大了嘴巴,就是那个印度番僧,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鼓大了一双灯泡眼,而这时,贼道已经扬起了手,似若无力的向着那个印度阿三干瘪的胸口印落。

    ‘金蛇郎君’想要躲避,却发现那看似无力的手掌,却已经近在咫尺,眼看着那手掌就要落在就的胸口上,他脸色也是变了,不敢再有丝毫的懈怠,深吸一口气,原本挺着的胸膛却是在手掌落下的瞬间诡异的‘塌陷’,想要卸去对方的掌劲,可是他还是低估了对方那一掌之威。

    那原本好似柔弱无骨的手掌,在落在自己胸口之上的时候,却硬如坚钢,他甚至听到了自己胸骨折断的咔嚓声,而即便如此,还是没有卸去对方手掌涌来的那股力量,那股力量涌入身体中,简直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震碎了一般。

    一声闷哼间,‘金蛇郎君’嘴角鲜血喷涌,身子已经狼狈的倒退,一双眼睛却已经如同死鱼眼一般鼓出,满脸难以置信。

    “怎么样?我这一手,您可还看的下眼?”

    “你……怎么也会我天竺柔术!”‘金蛇郎君’拭去嘴角的鲜血,嘶哑着声音道,因为对方这掌法实在太熟悉了,跟自己原先对付那个华夏小子时的柔术一般无二。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对付别人的招式,现在却被别人用在了自己身上。

    他知道,这肯定是眼前这个家伙故意的,用华夏人的话说,那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什么柔术?”贼道不屑的瘪瘪嘴,接着一脸傲慢的道,“贫道这招乃是根正苗红的太极拳之云手,你们那所谓的柔术不过就是杂耍而已!”

    ‘金蛇郎君’一脸迷惑,太极他听过,号称华夏的国术,甚至曾经通过无数的视频研究过号称太极鼻祖的陈氏太极,可是看完之后却大是不屑,这所谓的太极不过就是花架子而已,如何能跟天竺秘术瑜伽柔术相比?

    可是现在对方却告诉自己,那软绵绵却内劲暗藏的掌术居然就是太极?

    不过紧接着,他就一脸怒容,什么叫杂耍而已?柔术是他们天竺密术,毫不夸张的说,柔术也可称之为国术。

    “来来来,这几天贫道对太极十字手颇有心得,正好拿你喂喂招!”面对眼前这个番僧的怒气满面,贼道却丝毫不放在心上,而后不等眼前这个番僧回话,直接上去就开始动手……

    接下来的画面简直太美,让苏灿都不敢去看了。

    这绝对是一边倒的虐打,只见那个原先对自己而言,是不可对付的存在,此时却在那个贼道的手中,如同一只猴子一般,一边嗷嗷痛叫,一边上蹿下跳的躲避。

    苏灿可以看出来,那个印度阿三几次想要逃开,可是那贼道却跟个牛皮糖一般,粘着那个家伙,无论那个家伙怎么躲,他都如影随形,而且那看似缓慢的招数,却一招一式都毫不浪费的落在那个干瘪老东西的浑身上下。

    看的苏灿很是解气,如果不是自己此刻没法说话,他真的想给贼道欢呼加油,要知道先前那个家伙对付自己的时候也跟耍猴子似的。

    不过慢慢的,苏灿神色却是平静了下来,一双眼睛开始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战场,确切说是在盯着那个贼道的身影看。

    他发现那个印度阿三之所以躲不开贼道的攻击,似乎是这贼道正用着一套玄奇的步伐,配合着太极拳,进退腾挪之间,张弛有度,似乎形成了一个领域,掌之所及,他就是唯一的主宰,任何人都难以逃脱其手掌之间。

    ‘金蛇郎君’真的愤怒了,他在天竺的时候,可以说被万人遵从,他本以为此次的华夏之行,以自己的身手完全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却没有想到自己进入华夏的第一站,先是折损了自己千辛万苦培育出来的小金,而且断去一臂,现在又遇到了这样难缠的对手,而且在不远处,还有那个从始至终都没有动手的红衣女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那个女人才是真正危险的存在。

    他此时早已心生去意,自己如果再逃不脱,恐怕自己的老命都要留在华夏这荒郊野岭了。

    ‘金蛇郎君’咬咬牙,再次想要脱离眼前这个家伙的攻势,可是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这让他也是急了,一扬手,自己秘炼五十多个寒暑的白骨棍再次出现在手中,狠狠的向着眼前这个家伙攻去。

    那森白的骨棒在滑过虚空时,居然响起一片淫.靡之音,不过听着这个声音,原本整个心神都沉浸在贼道身法之中的苏灿却是脸色大变,因为他先前就吃过这个白骨棒的亏,这声音都只是迷惑人而已,真正危险的是那个藏身在白骨棒之中的那条红蛇。

    苏灿想要开口示警,可是长大了嘴巴,任由他怎么努力,却发不出丝毫声音来,只把他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而也在这时,果然一道红芒从那白骨棒之上闪现而出,凌厉而刁钻的钻向了贼道。

    这一刻,苏灿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过这时,面对那道红芒,贼道却是一声惊咦,并没有去硬碰硬,而是一个闪身,避开了那激射而来的红芒,不过也因此缓下了攻势,而借着这短暂的停滞,‘金蛇郎君’终于得到了机会,丝毫没有犹豫的转身就逃……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